小说者-> 宫廷争斗-> 熙贵妃起居注-> 第十九章生辰
第十九章生辰 作者:莫莫不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8-15
  •     枝芽是藏不住事的,心眼实在,若不是她一心向着沈汀年,闵云都不大愿意培养她,这会儿她见沈汀年进来了就忙给对方递了个眼神。

        奈何,媚眼抛给瞎子看,枝芽一股脑儿全跟沈汀年说了,连不晓得哪只脏手掐了她屁股都说出来了。

        沈汀年听完,眯了眯眼,闻着青草膏淡淡的香味,视线从枝芽涂着水润膏药的手转到她红彤彤的眼,“内省府发放俸例的管事,是哪个?”

        “本名叫什么不清楚,听说是托的太子妃身边的嬷嬷关系进的宫,当了几年采买,今年才调到内省府的,大家称他一声菜管事,背地里唾他烂菜头。”枝芽仍有些忿忿不平,这会儿才瞧见闵云冲她皱眉,下意识的瞪了瞪眼。

        两人正打着暗号,沈汀年撑着桌子起身,大抵是夏日倦怠,总觉得郁燥的很,“这个月的俸银,等过了月中去领。”

        ###

        五月初七,皇太孙二十二岁生辰,他嘱咐过内省府不办宴,因为皇爷入夏之后身子不爽利,又病了,所以连朝臣贺寿礼物都不收,太孙宫里也不许办宴。

        但最后还是太子妃做主在自己殿里摆了桌,算不得开宴的规格,也严格控制了人数,除了他们太孙宫的几个有名分的女人参加,太子妃连太子都没叫来。

        濮阳绪从尚书房下了课就得了消息,先去皇爷宫里请安,照例被问了课业,陪着吃了上午茶,临到午时才离开。

        这两年皇爷的病情反复,也是年纪大了,积累的老毛病也多,有时候连事情都记不得,稍有不顺心就暴怒,底下人换了一茬又一茬。

        今日竟然连是他过生辰都忘了。

        濮阳绪进东宫时,心情沉重,他自记事起就被皇爷亲自教养,祖孙感情深厚连太子都比不过,仅次于生母太子妃,这一次,他是真正的感受到,皇爷老了,他不记得事了。

        太孙身为储君之一,吃穿用度的份例自不必说,比太子妃等级都要高,加上天气热起来了,人都有几分厌食,所以入席后,濮阳绪半点胃口都没有。

        倒是抬眼一扫,瞟到了坐在下首挨着门边的沈汀年。隔了一个月没见了,他这一眼瞧过去,眼神就收不回来了。

        沈汀年这个小婕妤穿的藕荷色素裙,在一众人里面素素净净的本不打眼,但是素色的衣裙将她精致的脸衬的极白,偏她带了一对红珠子耳环,在脖颈处晃啊晃,濮阳绪眼睛都被晃晕乎了。

        沈汀年在小方桌上挑选了半天,只有一道醋溜黄鳝鱼入了她的眼,她往左边侧了下脑袋,眼神示意枝芽,后者便利索的替她剃了头尾,去了躯干,再放入她的碗里,便是一根骨刺也没有的鱼肉。

        全程低着头吃鱼的沈汀年完全没有注意到濮阳绪盯了她好几回。

        他并未露出痕迹,同他挨着近的太子妃察觉出他心不在此,只当他因为皇爷的病情反复而担心,这样的场合也不适合问及皇爷的事情,便同他聊些日常。

        在濮阳绪右手边坐着的太孙妃敏锐的捕捉到几次,她不动声色的看在眼里,也耐得住性子不说话,偶尔等太子妃问话了,才会开口,端的是温婉大气,沉静有度,与上首的太子妃如出一辙母仪天下的风范。

        自有等不住一直坐着吃东西,连太孙半个眼神都得不到的人,主动起了挑子。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