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熙贵妃起居注-> 第二十一章回击
第二十一章回击 作者:莫莫不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8-15
  •     太孙侧妃陈氏性格怯弱,说话声都是细细的,大抵也是因为出身不显贵,见人总带三分怯,这样的人十分好拿捏,进宫没多久就被出身将军府束家的太孙昭仪笼络的死死地,与叶氏姐妹相互制衡。

        而叶氏姐妹中的叶二也不是个简单的人,她虽温婉娴静,却同沈汀年一样饱读诗书,一点不染叶家商户气息,颇有才名,当初也是太孙妃最大的竞争者,若不是出身稍逊色赵氏,花落谁家还真尤未可知,两姐妹中她才是拿主意的那个,太孙嫔不过是马前卒。

        濮阳绪喝了几口酒,精神略微放松下来,殿内未奏乐,只点了香,加上一群女人一个赛一个香,待久了,他有几分熏意,眼神控制不住的会去看沈汀年。

        尤其她和别人说话的样子,眼睛要么不看人,看人也是一扫而过,又乖又冷,和在他跟前完全不同。

        她也光明正大的看了他好几回,濮阳绪只当没察觉,心里却在计较,她坐的稳稳当当,看来上次打她那顿的伤早好了。

        沈汀年心里存了疑惑,遂看了濮阳绪几眼,然而一个月没见,她一见到人才隐隐发觉,自己是想他的。

        “这是画祖张先生的真迹,《清溪宫仙人图》,另外一幅是陆道人的字,《青溪游记》。”

        太孙昭仪的献礼再度引起众人的注目,不仅是画祖张先生与陆道人流传青史的名气,更因为同时献上的两幅字画极其巧妙,相传,陆道人的《青溪游记》便是为《清溪宫仙人图》而作。

        而且准备这份礼物的人是太孙昭仪,却不是出身书香大儒沈氏的沈汀年,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沈汀年目光定定的落在那副《清溪宫仙人图》上,她能感觉到大家若有似无的视线。

        “束姐姐好生厉害,这两幅字画价值恐怕比我那摆件还要贵重的多呀。”

        太孙嫔看不懂画,却喜欢看热闹,倒不是她平素里多讨厌太孙昭仪,而是身份使然,注定是对头,就没办法和睦,她挑事不嫌大,假装疑惑:“这《清溪宫仙人图》真的是真迹吗?”

        没人能回答她的问题,应该说没有人能轻易辨别出这幅画的真假,民间临摹赝品的书画坊数不胜数,更有那高手十多年才出一作品,仿的与真品难分上下,技艺绝妙,流传下来也是佳作精品。

        沈汀年知道答案,她在沈家的藏书楼里见过《清溪宫仙人图》,如果是旁的画作,她还不能肯定,可太孙昭仪献的这一幅画确实是赝品。还有更深层的一个缘由这幅画的面世与她脱不开干系。

        “自然是真品,我请画院的卢老院长与凤来书院的沈院长鉴赏过。”

        宫里的画院是正经司局,同太医院一样的规制地位,卢院长于画作上的资历颇深,而凤来书院的沈院长与他是师出同门,这两人做的鉴定,众人自然认同。

        太孙昭仪回话时,还特地去看濮阳绪,因为她之前重金购画的事情,他是知情的且一同赏看过的。

        濮阳绪只抿着杯中酒,他是场上除了沈汀年之外,唯二知晓答案的,因为他也看过沈家藏书楼的真迹。

        众人见他还是没什么兴致的样子,神情淡淡的话都不愿多说,不由都有些丧气,尤其是太孙昭仪,她骨子里极其高傲,若不是对他动了心,也不会低下身段入他的后宫,以她的身世与满身武艺,可以翱翔九天,却甘愿折翼。

        如此费心费钱的礼物,也没能博他一笑。

        太子妃将众女的神情看在眼里,心中也是长叹,她的儿子什么都好,就是感情这种事情上走了弯路,她既心疼,又无奈,怕他寒了大家的心,当下便出言赞许了太孙昭仪几句。

        太孙嫔嘴角翘的高高的,她虽然没得赏,但太孙也没多喜欢那些字画,“看来今日诸位姐妹是得不到太孙的赏赐了。”

        太孙昭仪身形一僵,勉强笑着回了座位,挨着她的一位美人忙主动向她递上一份剥了壳的瓜仁。

        美人胡氏本是想讨好她,知道她没得太孙夸赞难受,却不防太孙昭仪最不耐烦旁人来安慰,所以顺手推她回去,不防力气过重,把人推了个仰面倒地。

        一时间惹得众人侧目,太孙昭仪面上讪讪,她飞快的把人扶起来,“坐没坐相,丢人现眼,还不快下去。”

        胡美人失仪本就难过,还挨了训,没脸再坐回去,以袖掩面直接哭着匆匆出去了。

        这一段小插曲看的沈汀年心里不舒服,众人却作壁上观,甚至濮阳绪唇角微扬,露着莫名其妙的笑意。

        “娘娘,这种事情当真不值当你生气,那胡美人也是自找的。”枝芽见她不高兴,忙轻声的劝她,一面把给太孙的生辰礼递给她,示意她上去献礼。

        “我并非生气这个。”

        “那娘娘生气什么?”枝芽见她不接,只好将卷轴再收回身侧,因为已经有下一位上去了。

        沈汀年哼了一声,她满脑子都是濮阳绪嘴角含笑的样子,简直不能更气了。

        她如何能告诉枝芽自己是被太孙气的,那胡美人摔了个屁股蹲,引的太孙发笑的内情,却是月前她被濮阳绪追进内室,躲无可躲,最后被扑倒在床上,他把她摁住狠狠的打了一顿屁股……

        害的她好几日睡觉都趴着睡,现在想起来都觉得火辣辣的燥的慌。

        这样恶劣的行径,她自然没脸让其他人知道,除了替她配了药膏的闵云。

        “把酒给我。”

        沈汀年端起玉杯一饮而尽,回味觉得太过寡淡,瞬即蹙了蹙眉,她的表情太过突兀,枝芽吓了一跳,“怎么了?”

        “宫里的酒都这样的吗?不知道兑了多少水——”沈汀年一抬头发现所有人都看着她,原是献礼的太孙美人要表演独奏,以至于殿内所有奏乐都停了,而在那美人调弦空隙,她一时没压住的声音在整个内殿回响。

        “太孙婕妤喝不惯酒,也不可妄言酒里参水。”对面的太孙昭仪刚好饮完酒,只觉酒水甘醇,是尚品佳酿,便出口驳斥她。

        沈汀年反唇相讥,“太孙昭仪没有饮过嫔妾杯中之酒,又岂可妄言此杯酒未兑水。”

        “你……你的意思你的酒还和我不一样,同一样的席面,怎会是不同的酒水?!”

        太孙昭仪说完就觉得预感不好,她忙看向太子妃和太孙,果然,太子妃和善的笑收敛了许多,而太孙直接冷了脸。

        目的达到,沈汀年不再开口,直等演奏的太孙美人回了席,她便站了起来,又一伸出手,一旁的枝芽递上一卷轴,很轻薄的一幅画卷。

        “这是婢妾自己画的一幅拙作,献予太孙,祝太孙万事顺意,喜乐安康。”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