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熙贵妃起居注-> 第二十二章指点
第二十二章指点 作者:莫莫不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8-15
  •     沈汀年并不展开画卷,待陈落下来接了画,她便以身体不适为由请求告退,太子妃微微笑着应允,而太孙目光牢牢地锁着她,沈汀年朝他稍稍欠身行礼,便转身的干脆利落,红珠子耳坠在空中划过一道线。

        她一向不合群,众人对她离场并不上心,待画卷同其他礼物一样被陈落收起来,准备拿走,濮阳绪却换了个坐姿,抬了下手。

        陈落立马将东西奉上。

        濮阳绪打开一看,面色有微妙变化,双眸落在画中人身上,眼底不受控制的露了笑意。

        靠的近的太孙妃微微一怔,她提醒道,“沈婕妤素专书画,不知是何等画作,能得太孙喜爱。”

        濮阳绪闻言回神,一面收起来画卷,一面朝太孙妃道:“不过是一幅画像,算不得什么。”

        说着站起身来,却是耐心告罄要走了。

        “母妃,儿臣那还事,就先回去了。”

        “才得了这么多礼物,就急着走。”太子妃这下笑的略有些无奈,捏着帕子的手拭了拭嘴角,“也罢,去吧。”

        濮阳绪说要走,太孙妃没吭声,其他人就更加自觉了,他来时空着手,走时背着的手里捏着画轴,谁都不瞎,心里自然敞亮。

        “这沈汀年……怎么总是让人喜欢不起来。”太孙嫔声音不小,她的语气都有些淡淡的酸味,但是她一双眼瞧着的却是对面脸色难看的太孙昭仪束氏。

        显然是故意酸她的,束氏冷冷的瞪了她一眼,两人素来不和,论嘴刀子从未赢过,但是她拳头硬,真打起来,她们叶氏姐妹花加起来都不够用。

        ###

        沈汀年鲜少出门,路也不太记得,走在前面岔路时停住了,后头的枝芽气喘吁吁的跟上来,“娘娘,走这边,奴婢伞都拉下了……”

        日头直照,虽算不得太热,但是女人没有不怕晒的,尤其肌肤娇嫩的极容易晒伤。

        沈汀年却不当回事,径直往前走。

        两人拐进来燕和殿,没走多久就看见了蹲在路边树旁哭的胡美人。

        沈汀年身形一顿,放轻脚步,准备绕过去,谁知还没转身,哭声就停了。

        胡美人起身要走,抬头就看见了沈汀年,确切的说是先看见枝芽盯着自己看,再看见的面无表情的沈汀年。

        “你是不是在笑我?”胡雨春问她。

        沈汀年摇了摇头。

        胡雨春点了点头,“你今日坐的那位置本来是我的,但是你还没来,她们就把我叫过去坐了你的位置。”

        她其实是不想坐的,但是她更不想惹太孙昭仪生气,然而,就算她听话如此,人家也没有当她是个人。

        一个没有伺寝过的美人,还没开始就已失宠,她不想哭,可是今日她没忍住,“我也不想这样做,你们这些出身好的人怎么会明白下等人的苦楚……”

        “小门小户选出来的上不了台面,那当初为什么要开放选制,我爹也是个秀才,我们家世代清白……”

        与京城不一样,小地方的人有一女中选,整个一片都轰动了,莫说家族中人各方亲戚,街坊邻里,就连当地的县官土绅都对胡家开始攀附,所有的事情都变了样,只有翻了倍的好处落下来。

        既得了好处,就要去承那该担的责,胡雨春知道自己家的情况,若她在宫里不思进取,迟早会淹没的无痕无迹。

        胡雨春一边流泪一边擦,十五岁的姑娘受了委屈会哭会闹,倒不像她,自记事就不曾如此,沈汀年默默地听着。

        小门户出身不是原罪,她今日受到这样的侮辱也是因为她自己想要攀附太孙昭仪。

        “我理解你。”

        沈汀年将手里的帕子递过去,待她接住,近距离的看着胡雨春的眼睛,极其认真的对她说,“但你用错了方法。”

        胡雨春讶异的张了张嘴,她人不笨,自然听出她话中指点之意,当即眼泪都凝住了。

        “太孙妃贤惠淑良,主持中馈,陈氏怯怯懦懦惹人怜爱,叶二温婉聪慧能让太孙妃有危机感,太孙嫔张扬活泼能解闷,束又莲文采不足却武艺上佳。”

        沈汀年从来没有说过这么长一段话,枝芽都听呆了。

        “你要找出你有旁人却没有的地方,太孙就能接纳你。”

        胡雨春思索着,却摇了摇头,“真这么简单,太孙宫就不止这么几个女人了。”

        “那是因为你们已经有一个千万人都没有的优点了。”

        之前沈汀年并不知道,今日却好像明白了,她用手虚点了点胡雨春的细眉,“你的眉毛长得极美。尤其尾角的小痣。”

        胡雨春茫然的抬手摸了摸眉头,“太孙昭仪好想也说过这话……”

        沈汀年不再说什么,微微的叹了口气,突然像卸了身上的东西,脱力般的松快却没有想象中那么让人愉悦。她一边往畅心苑走,嘴里疲累的吩咐枝芽备水。

        她想要好好的洗一洗,洗去身上的尘垢,也洗去不该有的想念。

        胡雨春在原地又默默的想了一会儿,四下里又看了一圈,她好像觉得自从沈汀年出现后就有人在看着这儿,想起宫人们私下传的宫里遍布暗卫,她不禁打了个冷颤,忙匆匆往住处走。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影子因日光偏移而斜着露出树荫外。

        濮阳绪薄唇紧抿,俊美冷然的脸,眉头锁着,不知在想什么。

        等日头再偏了些许,他背着手从树丛后走出来,望着畅心苑的方向,眉头皱的更深,声音冰冷,“你去查,她如何认得卫初筠的。”

        “是。”

        随行的太孙宫侍卫长应答后,飞快的离开了。

        ###

        枝芽在外屋打着瞌睡,醒来时悄悄进去看了眼,沈汀年闭着眼,似乎睡得不太安稳。

        她轻轻地垫着脚,不声不响又出去了。

        走到门口,枝芽一抬眼,就见闵云从门外跨了进来。

        两人不作声的比划了几下,换了班,畅心苑里大宫女两个,小宫女四个,粗实婆子四个,还有两跑腿太监,那些下等宫女及守门太监等不进内院的不算,如今惯常在沈汀年身侧的就闵云与枝芽,还有个比较机灵的小宫女晓晓。

        枝芽回住处换了身衣裳,正好看见晓晓端了吃食要往前面送。

        “娘娘还在睡,东西拿回厨房温着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