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熙贵妃起居注-> 第二十五章苦夏
第二十五章苦夏 作者:莫莫不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8-15
  •     当天晚上,赵婧仪就得到了答案。

        百年前,沈家也是盛极一时,出过一任权倾朝野的女宰相,不仅长达十数年的霸占帝王的宠爱,还将大周皇权把弄手掌间,野史上至今还有记载,称那段时期为‘沈氏皇朝’。据说之后数十年皇室都严格规范选秀制度——杜绝沈家入宫为妃嫔,这个不成文的规矩,直到皇爷还是藩王时打破了,他同其他人不一样,马背上走天下,好战好胜,极其霸道,看中什么女人,就直接丢进后宫,从不会管她什么身份,后来登基为帝,稍稍收敛,但由礼部挑选出来的秀女,已经开始有了沈氏女。

        太子就更不用说了,早在皇爷还未登基时他就已经成亲,太子妃贤良淑德,把太子后院管得很好,却管不住他的那双腿,见了女人就软,什么人都敢往后宫里纳。只不过太子妃手腕非常,哪里会容沈氏女生存长久。

        这些,赵婧仪也都影影绰绰地听说过一点,但是从没往沈汀年身上想过,她之前也晓得,太孙是被皇爷宠着长大的,没人能强迫得了他,而若不是皇爷身体不好了,他大抵还不愿成婚。而她们这些女人入宫后也都没人能博得特别的恩宠。

        今日一打听才晓得些内情,唯独沈汀年,她是太孙亲自写进中选名册的,也是他的第一个女人。

        太子妃对沈汀年的不喜,从前隐藏在不闻不问间,如今听了,见了,就展露了端倪。

        “娘娘,奴婢还打听到一件事情。”

        赵婧仪收回思绪,脸色平静的端坐着,点了点头。

        赵娉便将事情也一并说了。

        原来上回刁难沈汀年的太子嫔何氏娘家舅舅同太孙昭仪束氏娘家结了亲,两人虽在宫里不曾往来,但是到底有层关系在,暗中有没有往来就很难说清了。

        ###

        一转眼又是半个月过去,天气越发炎热,宫里陆陆续续上了冰供,也只有那些数得上名的贵人才排在前头安排上,内省府的人堪称宫里的实时鉴别员,谁贵谁次最是清楚。

        后宫现在的主理人是娴妃娘娘,目前算宫里仅存的从潜邸时就跟在皇爷身边的一位,皇爷一共册封过三位皇后,前一任的皇后三年前病逝了,之后就由这位娴妃管理后宫妃嫔,她是出了名的和善,不仅对新入宫的妃嫔一视同仁,对宫人都十分宽厚,又因膝下无子,过继了一位公主在宫里养着。

        娴妃娘娘分外喜欢太孙,自然对太子宫和太孙宫都格外照顾,之前太孙生辰,皇爷忘了,她却让人给太孙宫里送了许多贺礼,哪怕御膳房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怠慢太孙,她却总会嘱咐御膳房,给太孙殿的东西都要最时鲜的。

        太孙宫里上一年有四处地方上了冰供,太孙住的千秋殿,太孙妃住的鸾仪宫,太孙侧妃叶氏姐妹二人住的胧月阁,太孙昭仪束氏住的妍秀宫。

        今年也是如此安排。

        畅心苑竹林。

        沈汀年自小就不怕冷,但是耐不住热,早上走了一趟鸾仪宫请安,整个人都跟缺了水花边都枯卷起来的花一样。

        枝芽和晓晓轮流给她打扇,但这竹林也就早间还算凉爽,巳时过后就待不住了。

        “娘娘,巳时了,该进去了。”

        闵云端了一壶放了冰的凉水过来,先给沈汀年倒了一碗,枝芽和晓晓也各自分了碗喝。

        宫里没有什么别的活动的话,生活大致上是很无聊的,请安吃饭睡觉。

        而最近的一次活动是端午,沈汀年躲在畅心苑里没出去。

        下一次的活动是六月六天贶节,宫里人这么多总不能成日里闷着,闲了就要娱乐,所以各种节日都会过。

        一碗凉水喝下去,也只撑着她进了屋,短短一小段石头路都热的她后背全湿了,没办法,又换了一身衣服。

        薄如蝉翼的白纱裙穿在身上还算沁凉,沈汀年瘫在凉水浸过的竹榻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往年我怎么不记得有这么热啊。”枝芽进出搬了一趟水,热的头发都在滴汗。

        沈汀年十分认同的点了点头,这还没到大薯,她就已经觉得难熬了。

        晓晓接过枝芽桶里的水,一遍遍的撒在屋内,如此总算凉了几分。

        没过一会儿,沈汀年翻了个身,她朝在忙活改制夏杉的闵云招了招手,显然连话都不愿说。

        而闵云放下活过来,轻声道:“怎么了,还是太热了吗?”

        “把牌子递出去……”

        沈汀年趴在竹榻上,半眯着眼,日子过不下去了,就得想办法。

        ###

        夏天人人都倦怠,沈汀年是不喜欢夏天伺候人的,而显然太孙夏天也不喜欢被人伺候,所以每年夏天也是他最少踏足后宫的时期。

        天贶节这天,各个宫里都分发了过水凉面,消暑甜品,有的宫里就开了宴,一群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宴上行酒令,宴后玩投壶的,押小钱猜大小的……一派热闹自不必说。

        太孙宫里也设了席面,赵婧仪不常召集众人,这偶尔为之,大家给面的都会来。

        沈汀年晚上没睡好,早上起迟了,来请安赶上鸾仪殿内布置宴席,就被赵婧仪留下了,所以太孙嫔等人来吃饭的时候看见她竟也在,三五人都围上来打趣。

        “这位妹妹瞧着眼生,莫不是新来的。”太孙嫔大嗓门一开口,引的几人齐齐笑出声来。

        沈汀年穿着嫩绿的百叶裙俏生生的站着,未施粉黛的素颜白的细腻又有光泽,若非天生的美人坯子,谁敢这样就出门。

        她挑眉勾唇的笑了笑,“是来乘凉的。”

        万不料她竟还会笑,朱唇皓齿,纤眉大眼,太孙嫔等人当即就笑不出来,刚走近的太子侧妃陈氏倒是诧异的多看了沈汀年一眼,大抵是没有想到她会自嘲畅心苑没有冰供,来鸾仪宫乘凉。

        同为被苦夏困扰的陈氏一直觉得这件事是极其难堪的,太孙嫔叶氏姐妹娘家有钱用得起冰,太孙昭仪束氏家世摆在那,吃穿用度比得上太孙妃赵婧仪,唯独她,空有太孙侧妃的虚名。

        “难怪婕妤妹妹这样出门,敢情畅心苑热的妆都挂不住。”太孙美人于氏佯装天真的眨了眨眼,“不如搬到妍秀宫来住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