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熙贵妃起居注-> 第二十六章乘凉
第二十六章乘凉 作者:莫莫不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8-15
  •     这位美人沈汀年有点儿印象,是闵云同她提的那位新人,现在打眼一看,轮廓和鼻子很像卫初筠,也是这近一个月来唯一被太孙招过的女人。

        怪不得以前跟在太孙昭仪束氏身后好歹会看眼色说话,今天直接越过束氏半个身子就敢来嘲讽沈汀年了。

        这种角色根本不值得一看。

        沈汀年瞥了两眼就挪开视线看向落在最后面话都不敢说的胡玉春身上,两人隔着人群巧合的对视上了。

        沈汀年是有些疑惑的,这两位新人论相貌,胡玉春五官要更精致些,为何让于氏占尽了风头。

        “既然都来了,就先入座吧。”

        赵婧仪作为主人出席,自然盛装打扮,深红色的对襟长裙,腰间宽系带上绣着金丝牡丹,衬的身姿玲珑,又贵气端庄,她莞尔笑着招呼众人按次入座。

        这一回挨着门边的是两位太孙美人,沈汀年的座次排在太孙昭仪束氏旁边,两人基本无交流,各坐各的,等开席了也一样,两不相看。

        沈汀年知道自己被人讨厌,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是这不影响她的心情,难得吃一顿饭没出汗,替她布菜的枝芽也眉眼带笑,为她许久不曾这般有胃口。

        一顿饭主仆尽欢,这份愉悦持续到太孙嫔提议玩投壶游戏,她惯来好玩,也懂很多消遣乐子,简单的投壶游戏被她拿来作乐,少不了要添彩头,一开口就是十两银子投一把。

        枝芽没忍住暗暗先翻了个白眼,再一看沈汀年神色,心里颇不是滋味,她昨儿个才把沈汀年这个月并上个月的月俸送出宫了。

        有些事情并不是秘密,沈汀年因为被克扣了俸银便冒出来正面得罪太子妃,想来是十分爱钱也缺钱,这其实与她清冷孤傲的性子并不符。

        太孙嫔就是头一个不相信的,就冲这两年沈汀年不屑搭理自己,而且也从未见她对贵重珠宝玩物有想法。

        沈汀年眼看着太孙嫔领着人朝自己走近,搭在桌沿的手一下一下点着桌面。

        枝芽紧张的站直了身子,她对沈汀年的性子已经有了些微了解,心情好的时候得过且过,心情不爽了,什么都敢做。

        “娘娘,太孙那边传了话过来,要招太孙婕妤前往千秋殿。”

        传话的是太孙殿的跑腿太监,急匆匆的进来,满头的汗,乍一看众人还以为他的走得急,可他神情太过惶急,瞬间将殿内的气氛搅乱了。

        赵婧仪蹙着眉起身,问了一句:“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那太监一边拭汗一边打了个战栗,“回娘娘,奴才什么都不知道,倒是前边传出来消息,琮王即日起离京前往北峰封地,无诏不得回。”

        赵婧仪心一刹那跳的极快,琮王离京……必然是皇爷圣旨,在他病情反复的这个关头,将最宠的幼子遣去千里之外的封地,也就意味着,绝了琮王争权的可能。

        而今在京的皇室众人,已无人能觊觎太子之位。

        这分明是极大的好消息——然而转念间赵婧仪就明白了,不是对谁都算好消息,至少对太孙而言,算不得。

        赵婧仪眼眸流转看向了沈汀年,太孙这时候招她……难不成是打上瘾了?

        沈汀年对上赵婧仪复杂的目光,面无表情的欠了欠身:“嫔妾先行告退了。”

        她也从传话太监的一句话中明白了太孙招她绝无好事。

        老天还真的待她不薄,绿头牌才递上去,就给她翻了。

        ###

        沈汀年一脚迈进千秋殿,凉气扑面而来,她两条胳膊上瞬即起了一层疙瘩,不由得在门口处停了下,缓了缓不适。

        后脖子上的热汗很快就凉了,黏在身上也很不舒服,可这些都顾不上,她望着满地狼藉,脚步就迈不动了,引路的侍从已经逃生去了。

        空荡荡的大殿内生出一股沉寂,沈汀年渐渐静下来心,她其实很熟悉这种沉寂,是挖空了的胸膛,是抽干了记忆的脑袋,是活着的空壳死去的魂灵……

        大抵是突然动了点情绪,沈汀年见到濮阳绪的时候,生出一股感同身受的悲戚。

        呆坐在地上的濮阳绪木愣愣的看着头顶的房梁,搭在膝盖上的左手垂着,不知道被什么划破的手指,一道小口子正在渗血,积累多了就滴落在他衣服的下摆上,泅出一点点的红。

        沈汀年敏锐察觉到,或许太孙此刻的情绪不单单是琮王离京引起的,以她这两年对他的浅薄了解,当不至于如此。

        她悄悄的在他身边跪坐下,拉起他的左手,用帕子裹了一下捏了捏,疼痛的刺激让濮阳绪手指本能的动了动,他人还没回神,身体就先动起来。

        右手箍着她的腰往身上带,再一反身就把她压在了深灰色的地面上,嫩绿色的纱裙不堪一撕,他单手就将她剥了个干净……过重凉气侵染的地面大理石又凉又硬,沈汀年右手下意识的用力捏紧他的手,隔着锦帕掐他的伤口,她不是个挨打不还手的人,她痛,也教旁人跟着痛。

        但她哪里抵挡得住男人的暴戾施为,最后不堪忍受的仰起脖子咬住他的肩膀,厚实的腱子肉咬起来也是硌牙,不过留下一口齿印,她腮帮子都酸了。

        “呵——”

        这时耳边还传来敌人的嗤笑声,简直如烈火烹油瞬间就点炸了沈汀年残存的理智,她挥舞着拳头砸到他胸口,嘴里狠狠的骂:“你个猪……”

        濮阳绪俯身堵住她的嘴,两人又打起来嘴仗,沈汀年屡战屡败,到最后双手锁着他脖子后头,想勒死他的心都有了,奈何力不从心。

        取得碾压性的胜利的男人单手撑地起身,带着挂在他身上的沈汀年往殿内大床而去,显然是不打算就此休战了。

        ###

        沈汀年在千秋殿乘了一夜一天的凉,除了皮肉疼,骨头酸,被喂了两顿燕窝,一切皆好。

        而外头都在传她又被太孙打的下不来床了。

        这个流言最先传出来的版本是太孙在畅心苑发了一顿火,接着没多久司药司传出消息沈汀年的侍女来配过伤药,到后面枝芽用过活血化瘀的青草膏被人发现,种种迹象表明,沈汀年挨打真相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