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熙贵妃起居注-> 第二十八章清净
第二十八章清净 作者:莫莫不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8-15
  •     沈汀年在千秋殿住了一日,前脚刚回来,后脚内省府的人就来了,奉皇太孙之命给畅心苑上冰供。

        当时的场面其实并不大,但是整个畅心苑的宫人都兴奋激动的要掀了楼似的,枝芽本来还守着门和晓晓嘀咕,暗暗的骂太孙又把沈汀年磋磨的路都走不稳。

        晓晓却吐了吐舌,“可娘娘面色红润,特别的……嗯,勾人……”

        她到底不好意思说风情动人二字,枝芽不满的话戛然而止,两个未经人事的姑娘对视一眼,气氛略微有些尴尬时,就听见外头的动静,待看到内省府的人抬着冰鱼贯而入,她整个人又好了。

        “天呐,我们也有冰啦!”

        “太好了!”晓晓也激动的一边擦汗,一边拽住枝芽的胳膊,“娘娘太厉害了。”

        屋内的沈汀年昏昏沉沉的补觉,一点没有被吵醒,只觉得梦里荷塘采菱角时热辣的天突然暗下来,乌云盖日,狂风又起,她在久违的凉爽中,越睡越沉,嘴角浅浅的勾着。

        替她涂抹药膏的闵云无声的扬起了嘴角,眼里也溢着欣喜与宽慰。

        ###

        自打有了冰供,枝芽和晓晓就像两只雀鸟,整日不得闲,有时候轮流陪着沈汀年打双陆,但是两人联合起来都打不过,每次都输,所以大多时候两小姑娘自己玩,而沈汀年看看书,下下棋,也是左手和右手下。

        闵云是最忙的,畅心苑的大小一切琐事都是她把着关。

        因为上了冰供的事情,畅心苑在太孙宫一举成名,关注的人多了,牵扯到事情就会多起来,沈汀年可以撒手不管,对那些妃嫔也不搭理,但是闵云没法子效仿,单说沈汀年一个人的吃穿用度,牵扯到的就有御膳房、司衣司、内省府、浣衣局……总要同各样的人打交道,更别说底下还有一帮子的宫女太监要管理。

        沈汀年觉得日子又能过下去了,就开始像之前一样除了雷打不动的去鸾仪宫请安,全部心思就倒腾花草,兴之所至还会教枝芽画画……她是打算低调如故,然而别人却是不打算放过她。

        这天午膳过后,沈汀年没午睡,正在院子里亲自给花浇水,就听见一阵对话从后院传来。

        “哎呦,我的腿……”

        “小喜子你这是怎么了?”

        “枝芽姐姐啊,你帮我敷下药呗……”

        “谁打的你?下这么狠的手……打狗也要看主人呢,他们也太过分了!”

        “哎呦,你轻点声,别跟娘娘说。”小喜子撑在枝芽胳膊上借力,裤腿都湿漉漉的,半边身子都湿的,夏天衣服单薄,隐约露出来的腿染着血色,枝芽看的眼热,两人是一起入的畅心苑,相处关系好,他们还有些旧交情,一道伺候过同一个旧主,枝芽纯粹碰了运气进来,但是小喜子是因记性好,听过一遍的话能在短时间内一字不差复述,才被徐肆挑进来畅心苑,当跑腿太监的。

        “刚才尚膳司吃得好好地,看见尚膳司的女官巧儿刁难一新入宫的宫女……”

        尚膳司是宫女太监们吃饭的地方。

        小喜子觉得冤,他不过是过去看热闹,那巧儿仗着入宫早,身后有人帮衬整日最喜欢拿捏新人,那宫女也是性子强,跟她吵上了,本来也没小喜子啥事,谁知道最后闹得尚膳司的掌勺大厨子出面了,不仅不调和,还帮着动起手来,那宫女挨了打,连衣服也被扯烂了,羞愤的想一头碰死,小喜子正好挨得近,顺势就抱住拦着不让撞……

        “你都入宫多久了,这种事情看得还少啊,那最后怎么就打你了”枝芽听着也气愤,事情没发生在自己身上,也就嘴上说说,到也没多感同身受。

        宫里最苦的可不就是那些低微的宫女太监么。

        小喜子住了口,半响才叹息:“打我的不是尚膳局的。”

        显然是有些疼的厉害,他曾经伤过的腿,枝芽是知道的,现在又是牵连旧伤,小喜子语气也有些悲戚,“就怕我真残了,就干不了跑腿的活计了。”

        两人往远了走了,声音也听不见了。

        沈汀年拎着花壶,依旧弯着腰浇水,只是一壶水浇干才察觉,她起身时抬眸看了眼收在廊檐下的雨篷,复又低头去瞧脚边被水浇灌的花,委实娇艳的过分了点。

        有了庇护才敢肆意生长吗?

        晚膳前沈汀年让闵云以她的名义去司药司拿伤药,当时闵云和枝芽等人面色都有些怪异,沈汀年微微挑眉,“怎么了?”

        闵云笑笑,“没事,是给小喜子用的吧?”

        沈汀年也没多想,点了点头,漫不经心的说了句,“先记着吧。”

        枝芽没听懂,加上脑子里还在转悠旁的念头,沈汀年是真的不知道外头怎么传的,都说她又又挨了打,在太孙殿里躺了一天,晚上偷偷给抬回畅心苑的,而这个时候还去拿伤药,对那些嚼舌根的宫人们来说,简直是打瞌睡送枕头,实锤了。

        闵云点了点头,明白沈汀年是说小喜子的事情,“奴婢省的。”

        ###

        又过了几天,沈汀年才无意听到琮王已经离京的消息。

        她很短暂的想到了太孙,当然不是惦记他,而是担心自己又被招过去。

        如此影响食欲的担忧所幸也没有存在太久,太孙出宫去了,走了两三日。

        而他一走,太孙宫就像白天转入了黑夜,一下子又静又沉,沈汀年走在去鸾仪宫的路上头回感受到了清净的滋味。

        太热天的路边的花花草草也寻到了自由,没了那些涂着香粉女人来践踏,凉亭的雀儿也踏踏实实的在笼子里睡觉,没了那些强行探入的纤纤细手搅扰,燕和殿的主道上也不会有娇柔的宫女晕倒。

        赵婧仪从长春殿请安回来,远远的刚好看见沈汀年。

        她并不是每日都去请安,太子妃对待小辈十分和气,体谅她们年纪小贪觉,早早赶去请安太过磨人,就免了她们日常的请安,但赵婧仪去的并不疏懒,除却大暑之后最热的一段时间,会选择性的每三天或五天去一回,又或是冬天恶劣天气会视情况不去,总体上是得体又殷勤的,这份孝心也被所有人看在眼里,挑不出刺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