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熙贵妃起居注-> 第二十九章贪凉
第二十九章贪凉 作者:莫莫不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8-15
  •     沈汀年从路中间挪了两步靠边,再走到赵婧仪跟前,见礼之后也丝毫不挡着路,随行在侧,落后两步的距离。

        这种细节很少会有人去做,而做了也很少会有人去留意,但是今天跟着赵婧仪去长春殿的大宫女赵婷留意到了。

        她和赵娉都是赵婧仪从赵家带进来的侍女,两人寻常不在一块当值,而是轮班,堪称太孙妃的左膀右臂。

        赵婷面貌普通,也寡言少语,同赵娉的区别还是很明显的,沈汀年甚少见过她,眼风里扫了两眼,暗道这宫女气质有些独特。

        等回来畅心苑,她便问闵云,“鸾仪宫的有个宫女,有几分特别。”

        闵云将整理好的畅心苑日常花销的账册递给她,答道:“赵婷,太孙妃的心腹,最受信任的大宫女。”

        沈汀年下意识蹙了下眉头,不知是为她的话,还是眼皮底下的厚厚的账册。

        “此女心机极深,娘娘先前应当是没有听说过她。”

        闵云简单的说了一件事情,赵家遴选的陪嫁太孙妃的侍女说是百里挑一,而这百人又是历经七年以上的培养和层层筛选,可见一斑。

        沈汀年听完倒是蛮欣赏这人的,她简单的翻了翻账册,看似无心,但一目十行,很快就发现了几个问题,但是她平静的眸光自始至终都没有丝毫波动。

        闵云立在一侧,早已习惯她这种敷衍的检查,在她眼里,这种翻页的速度是根本不可能看出问题的。

        “我累了,进去睡一会,”沈汀年一翻到底就飞快的丢开账册,彷如耐心耗尽,她起身往内室走,还留下一句哈欠,“账做的很好,辛苦了。”

        “奴婢应该的。”闵云拾起桌上的账册,捏在手里,也不知道想什么,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出去。

        懒散的横卧在竹榻上,沈汀年并未入睡,她从刚才账册的新添花木一栏中看见了品种鸢尾花,她记得园子里只有鸢尾兰,一字之差,却是不同的花品。

        普通人很容易误以为这是同一种东西,她抬手又掩唇打了个哈欠,可稍微读点书也不至于会被糊弄吧。

        沈汀年慢慢的入睡,让她装瞎还不算为难,她总不能顶着饱读诗书的沈家女的名头装文盲吧。

        鸾仪宫。

        赵婷洗干净双手之后亲自为赵婧仪疏松绾的结结实实的发髻,出门打扮体面就要吃几分苦头,头上朱钗配饰戴久了整个脑袋都发沉。

        “你觉得沈汀年怎么样?”赵婧仪靠着椅背,渐渐放松身体,连带着思绪也发散了。

        “一个不容小看的女人。”赵婷将刚才看见的细节说了出来,然后补充一点评价,“你无法喜欢她,但是又无法讨厌她。”

        赵婧仪笑了起来,“你总是懂我,我确实没办法讨厌她。”

        笑着笑着她又长长的叹了气,赵婷知道她为何叹气,是羡慕,沈汀年身上有她想要的那一份真实。

        她看着冷,待人也疏离,其实是不屑于做戏,归根究底,她们这些女人都彼此嫉妒和忌惮……甚至彼此打压和陷害,每一张笑脸下面掩盖的可能是你想象不出的狰狞。

        可人实在是太擅于伪装了。

        “娘娘有没有想过,我们看见的沈汀年,也是她想给我们看的样子。”

        赵婧仪摇头,她似乎很笃定,但是没有解释。

        等重新绾了个简单的发髻,换了一身松便的夏裙,赵婧仪打算去补个觉,但是她才刚起身,鸾仪宫的管事嬷嬷就进来了。

        之后一通的事情要忙,想睡一觉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

        太孙具体哪天回来的沈汀年不知道,等她知道的时候,漫长的夏天进入尾声了。

        旁的地方最关心太孙的动向,哪个妃嫔得宠了立马就成了众人背后议论的话题人物,而畅心苑同它主子一样,有一种花自独开,蝴蝶爱来不来的神奇姿态。

        这种姿态独特之处就是谁也模仿不来,除了沈汀年,没有任何人耐得住一两个月不伺寝,还能淡然处之。

        胡玉春用尽了法子都没能有机会见到太孙,去鸾仪宫见不到,去凉亭守了十来天也没有撞见过一回,去太孙回千秋殿的必经之路上蹲守……等到晚上宫禁也没等到过。

        她使了银子问那些消息灵通的小黄门,打听到太孙回来十来天了,都睡在自己殿里,也没有招人,据说这次出宫是为琮王送行,谁都知道太孙曾经惦记过琮王妃,此次一别,大抵这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见面了。

        如此又过了半个月,胡玉春没有再出去寻找机会了,她已经做好了不受宠的准备。

        进了太孙宫七个月了,没有伺寝,从开始得知太孙美人于氏被招寝了,她就开始等,可等了几天,于氏又被招,她便有些慌,接着又等了一个多月,于氏第三次被招……太孙不招她,胡玉春开始绝望了。

        她要这样一直到老吗?

        一个人的精气神一旦垮下去就很难不憔悴,一个夏天过去,胡玉春整个人都瘦了一圈,双颊凹陷,两目无神,行走间带着一股能被风刮跑的脆弱感。

        沈汀年拐过小路的弯,迎面看见她,胡玉春也只带了一个小宫女。

        沈汀年等她行过礼,才点了点头,环视着周遭的景色,往畅心苑回,她每天也就请安会出门走一走路,她的神情容色,恍如这一片都是她的花园,自在又惬意。

        “等等……”

        沈汀年还没反应,跟着她的晓晓却下意识的停住,回头去看胡玉春。她很少有机会跟着沈汀年出门,所以极其戒备的瞪着胡玉春。

        “你能……帮帮我吗?”胡玉春只站在原地,盯着沈汀年依旧没有回转的身影。

        那短短的一瞬,承载了胡玉春所有的希望和期待,阳光照着她惨白的脸色,连晓晓都生出了同情,然而沈汀年的脚步并没有停下来。

        ###

        畅心苑。

        “娘娘……”晓晓也是憋不住事的活泼性子,因她长的伶俐乖巧,闵云对她也颇为喜爱,又同枝芽相处成了姐妹,所以沈汀年偶尔才会带着她出去。

        “你同情她?”沈汀年接过枝芽端上来的茶,又转了下身,方便闵云在后头帮她除去外裙。

        枝芽已经取了她常在屋里穿的薄纱外披,沈汀年十分贪凉,粉绿色的肚兜外就罩着这么一件衣服,底下是同色同料的灯笼裤,鞋也不穿的在地上走。

        为了她的安全,几个伺候的天天盯着地上,怕有东西硌到她的脚。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