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熙贵妃起居注-> 第三十章够狠
第三十章够狠 作者:莫莫不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8-15
  •     “你有什么资格同情她?”

        沈汀年自己抬手抽掉了固发的长钗,满头青丝一铺而下,挂在上面的发饰落在地上发出丁零当啷的脆响,枝芽忙蹲下去捡起来,怕沈汀年一抬脚踩到了,把脚给伤了。

        晓晓懵了下,似乎没料到沈汀年这样反问,她的语气和神态是那种不带情绪的冷。

        沈汀年见一下子就把人吓到了,略微收了收气息,将手里的长钗捏在手里转了转,“收一收你那泛滥的同情心,要用,也至少等你有资格同情别人的时候。”

        这回连枝芽都听明白了怎么回事,所以轻手轻脚的将捡起来的东西搁置回妆台抽屉里,一副大气不敢喘的做派,引的沈汀年翻了个白眼。

        平日里太惯着她们了,倒叫她们如此自信,“闵云,你今天开始专门给她们上课,课题就是当好一个没有感情的石头。”

        闵云抽了抽了嘴角,半响才憋出来一句:“还请娘娘亲自赐教,奴婢并不会当石头……”

        “噗嗤……”枝芽没憋住,爆出一声笑,之后就跟开启了关卡一样,笑的腰都直不起来。

        沈汀年气结不已,“你给我过来,好叫你知道嘲笑主子的下场。”

        屋里正闹着,没人察觉外头静悄悄的,有人/大步而行,止住了通传,径直入了后院,跨门进来就看见沈汀年挥舞着手里的长钗,跑的外披倾斜,裸出整片肩膀,视线往下一扫,竟还赤着足。

        “你们在做什么!”

        濮阳绪一声冷斥,惊的屋内几个侍女慌作一团,沈汀年不慌不忙的丢了手里的追杀枝芽的凶器,又拉了拉肩头上的外罩,只是薄纱根本遮不住什么。

        “你回宫啦。”沈汀年用惊喜的语气,又配上一个笑脸。

        这惊喜太过拙劣,笑容也假的很,濮阳绪分明很清楚,可此刻他偏偏气不起来,他想把这个粉粉/嫩嫩又活蹦乱跳的女人包起来吃掉,那种恨不得其他都不要看见的占有欲,前所未有。

        他眼神从进来就不单纯,几个小姑娘看不懂,闵云却很敏锐这种目光,立即一手扯一个的把枝芽和晓晓都带出去了。

        沈汀年余光里瞧见,莫名的生出艳羡之心,她其实,也想逃走。

        上次在千秋殿真的被濮阳绪欺负惨了,以至于见到他,后脖子都发凉,她脚趾扣着地面,还在思考应对,欺近的男人目光凝在她那可爱的同地板较劲的脚趾上,眼色越发的深浓。

        “我……我身体不舒服!”

        沈汀年缩了缩脚,但是灯笼裤是束在小腿肚上的,根本遮不住什么。

        濮阳绪站定在她身前,依旧背着手,但是眼神已经把人从头到脚蹂/躏了一个来回,他凉凉的道,“是这屋里的冰供太冷了,撤了你就舒服了。”

        “……”够狠——沈汀年立马脚也不缩了,外披也不拽了,像乳鸟投林一般,扑进他怀里,“看到殿下马上又好了。”

        濮阳绪垂眸看她,她也仰着头,近距离的对视,能看见彼此瞳孔里的光影,沈汀年发现他眼里有血丝,后知后觉感受到他透出的疲惫,以前她从来不会发现这些细微的东西……渐渐地,彼此的心跳都有些不规律。

        “你……”

        “你……”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停住。

        等了一等,沈汀年主动先说,“你心跳的好快。”

        濮阳绪哼了一声,终于肯屈尊动手将她抱住,“你先照镜子看看自己的脸红成什么样子。”

        矫情的沈汀年说什么都不肯照镜子,濮阳绪就偏要她看清楚,妆台旁专门安置一个照全身的铜镜,他把她压/在上面,不仅要她看清楚,还要她全程看清楚……她是如何从脸红到全身泛红的。

        时隔一个多月不曾亲近,耳边响着他的低沉的喘息声,沈汀年无法骗自己一点不想他,心里不想,身体却诚实的出卖了她,哪怕闭着眼,什么都看不见,有些东西却会从四面八方渗透进她的肢体,是他的声音,他的气息,还有那熟悉的……她双手撑着光/滑的镜面,指甲没有着力点可以抠,只能一遍遍的来回滑/动。

        ###

        屋外头守着的陈落等到天黑了才听见些动静,他忙招了招手,那些早就等着的宫女便都来了精神,端水的,奉衣的,还有等着信儿就跑去传话,准备上晚膳的……好似一个指令之后,周遭就全是活人在走动,分明之前静若无人。

        果然,濮阳绪很快就叫了水,众人鱼贯而入,准备妥帖,陈落一直在外间指挥,等濮阳绪沐浴更衣出来,一照面就惊了。

        濮阳绪下巴上一道浅浅的伤,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指甲刮的。

        “殿下,奴才这就去……”

        “不许去。”

        濮阳绪许久没有这般睡了个好觉,只觉得浑身轻盈,心情也十分舒朗,至于被猫儿抓了一把根本没放心上。

        “那,晚膳……”

        “就摆这儿吃吧。”

        陈落再度觉得意外,幸而他也交代了下去,临时调了几名厨子来畅心苑,连食材都是直接从御膳房运送来的。

        濮阳绪心情好胃口就好,等他一顿饭用完,陈落心里已经将沈汀年称赞了无数遍。

        漱口净手之后,濮阳绪起身看了时漏一眼:现在这个时辰,回千秋殿还能处理一批折子,都道皇宫养的全是富贵闲人,事实上也的确如此,除了太孙殿下这个特例。

        他被册立为皇太孙之后就脱离了富贵闲人的行列,向过往享福的日子告别了,每天要上朝听政,要上课,文治武功都要学,课程比以前多了许多,全部以储君的标准来,简单来说就是以前上武课,就在练武场上耍两套拳就可以走了,现在还要练到一个时辰,然后学习兵法……等他勤奋努力的把太孙这个身份当要做的都做好了,皇爷又病了,让太子监国。

        太子惯会贪图享受,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这个你去找太孙啊。’让他监国,就等于让太孙监国,所有的政务琐事都压到他这,若非朝中还有一些能臣干将,他也很难在短短半年就撑起来一国重担。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