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熙贵妃起居注-> 第三十一章陷害
第三十一章陷害 作者:莫莫不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8-15
  •     鸾仪宫。

        一上午过去了一半的时候,司药姑姑过来给赵婧仪请安。——她是有品级的女官,又是太子妃派来为她请脉和调理身体的。

        赵婧仪对她一直很客气,不让司药姑姑给她行礼,而是站起身来,虚扶住她双臂,才让司药姑姑在她对面坐下,笑着问,“司药是从母妃那过来的吧,稍后在鸾仪宫用过饭再回去。”

        司药姑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娘娘客气了,时辰尚早。”

        一边说,她一边示意赵婧仪把脉门给她,扶了一会脉,让她把舌头吐出来瞧过了,方才沉静道,“娘娘这几日睡眠不好吗?气息微促,舌苔泛黄,肝火燥热……”

        赵婧仪平静收回手,用袖子遮住手腕,旁边的赵娉地上来一块湿巾给司药姑姑,后者接过去擦了擦挥手,嘴里却没有停,“若是我没记错,娘娘的小日子又乱了吧。”

        “司药姑姑,娘娘这几日食欲不好,晚上又总惊醒……”赵娉适时的开口,将赵婧仪的情况解释了下,尤其是昨日吃的好好突然干呕了,听到这司药姑姑本来还算淡然的神色,彻底沉了。

        “昨日娘娘吃了什么一样一样说清楚。”

        赵娉吓了一跳,见她神色如此严肃,忙把昨日三餐的食单都说了一遍,全是正常的菜蔬和瓜果,平日也会吃的。

        司药姑姑摇了摇头,“不对,只是吃了这些东西,不会食欲不振,月/事紊乱。”

        “可真的就只吃了这些啊……”赵娉急了,她无时无刻不是在赵婧仪跟前的,最清楚不过了。

        “好了,你急着什么,有话好好和司药说清楚,”赵婧仪其实并未觉得身体不适,入夏之后她胃口本就不甚好,偶尔吃不下东西也是正常,至于小日子总不准时……那更是体质缘故,“司药的意思,莫非我是误食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吗?

        司药姑姑点了点头,“具体什么还有待查证,此事并非我小题大做,而是昨日陈太孙侧妃请脉,犯得就是呕吐,她的症状明显严重许多……”

        “难道不是她——”赵婧仪神色微变,女子呕吐最先想到就应该是有了身孕才是。

        “并没有。”司药姑姑叹了一口气,“刚才我已经和太子妃详细禀报了,呕吐症形成的原因有很多种,很难断定,但是怀孕的脉象我绝不会诊错的。”

        宫里没秘密,更何况还是太孙宫的事情,太孙侧妃陈氏因为无缘无故犯呕吐请了司药诊脉,这事很快就传到了太子妃耳里,所以才会特意唤她过去问话,赵婧仪肯定也是听说了,如此司药便也多解释了一遍。

        赵婧仪说不出情绪有多复杂,她自己怀不上孩子,竟也指望旁人也不要怀上吗?……可不是决意要顺应天意,无论谁怀上太孙第一个孩子,她都要坦然接受并且将这个孩子留下吗?听到消息的时候,她本该松快的心却到底有些不是滋味……

        司药姑姑双眸通透的望着她,并不打断她的思绪,静静的等着。

        许久之后,赵婧仪抬手揉了揉额头,苦笑:“让司药见笑了……”

        她若不是正妻,担着嫡长子的担子,若不是赵氏女……

        “娘娘无需羞愧,人之常情罢了。”司药姑姑说着,从宽袖中抽出太孙宫的记档,比起上次,夏天的记档次数要少太多了,太孙毕竟是储君,事关皇室血统的事情总不能随意,所以除了专门记档,还由主宫妃嫔监察,而这个规矩也只限于太孙宫和太子宫,若是皇爷,这种记档是极其隐秘的,除了皇帝本人,其他人是没有权利调档查看的。

        赵婧仪翻着册子,大多是空白的,偶尔才会有一两个勾红的记录,等到翻到底,脑海里也就记住两个名字,太孙美人于氏和沈汀年。

        她指尖抵着桌面,神色如旧,将册子归还后,又说起了太孙侧妃陈氏的事情,“依司药看,陈氏的病该当如何治?”

        “找出病因就迎刃而解了,这个单子上的东西是我所知的与呕吐症有关的诱发药材或是制药粉的药引,”司药姑姑事情办完,就无心多留,她站起来,欠身行墩身礼,“此事还需要娘娘协助,太子妃那边发了话,缘起太孙宫自然从内部寻找了。”

        赵婧仪明白太子妃是给她脸面,让她出面自行解决了,莫要闹到了台面上,传出去让其他宫里看笑话。

        等司药姑姑一走,赵婧仪捏着她留下的单子,脸色就沉了下来,“来人,去吧各宫的主子都请来,等她们进了门,你们就带人挨个搜,凡是这单子上的东西有一个算一个,全部拿了来。”

        ###

        京城城防营圈了一处球场,供军人们闲暇时玩玩,既可以锻炼体力,又能开个局赌赌小钱,今儿个的场子尤其的热闹。

        禁军的球队和城防营的球队杠上了,两队的队长分别是禁军统领束泰和太孙。

        京城的秋天虽然来得早但是气温还是高热,风大,吹久了脑袋晕,濮阳绪略有些气喘,一个球传走之后,在原地歇了口气,迎面冲着他而来的束泰朗声大笑:“怎么了,这就虚了,殿下是昨儿个掏空了身子底了吧。”

        “哈哈哈……”

        周围的将士们都发出男人们才懂的略显猥琐的笑。

        濮阳绪也笑了起来,下巴上的爪印还没消,刚才下场的时候脱了外衣,锁骨处还有好几个完整的牙印,被束泰这个军痞子看了个正着。

        蹴鞠实在太过耗体力,濮阳绪球技再好,在这群人高马大的军人堆里都不够看,身姿飘逸不管用,人家实打实的撞上来又或是厚实的肉墙往前面一堵,他为了避开都要更灵活的闪躲,时间一拉长就有些吃不消了。

        场外的徐肆看时间差不多,适时的吹了哨子,两步的比分正好是太孙赢一个球,观战的士兵们都齐声高呼太孙威武,城防营的主场自然是人多势众,场上的城防营球员也都簇拥着太孙下场,男人们雄浑的笑闹声传的远,让整个营地都显得分外欢乐。

        本来只是来巡察的太孙,又不得不留了些时间陪着众位将士吃了顿午饭,不过军规严格,所有人都没有饮酒。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