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熙贵妃起居注-> 第三十三章洗脱
第三十三章洗脱 作者:莫莫不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8-15
  •     “说这些呢,就是为了告诉大家,我只清清白白一条命,没那心思也没有条件去作妖。”沈汀年收拢手臂,稍稍侧身去

        陈落来之前已经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所以畅心苑的小喜子来找他的时候,他是有所考虑的,他估摸着太孙对沈汀年是有几分喜欢的,是凉亭养了几十只雀儿其中有一只活泼灵性就难免看着顺眼的那种喜欢。

        “陈公公,沈婕妤说的可是真的?”赵婧仪对陈落这位千秋殿的管事太监是很信任和客气的,换了其他人,哪怕是徐肆,她都会存几分猜疑,但是陈落不一样,他除了照顾太子从不掺和其他人的事情,连太子妃都对他十分信任。

        陈落先从袖中抽出一个册子,再双手托着呈递,“回娘娘话,沈婕妤在迁宫至畅心苑时,曾托奴才处置原居所的花品,因千秋殿也有一处花圃,奴才就做主将那些花挪移过去了,后又因畅心苑的花养格外得好,便时常遣人去剪些新鲜的花枝给太孙殿装饰之用……”

        一来二去的沈汀年就不乐意了,她费了心思养的又大又漂亮的花,总被人剪去了,她本来想开口叫千秋殿的人别动她的花,后来考虑到这事还不值当同陈落搞坏关系,毕竟是太孙身边第一红人,思来想去,她就想了个招,剪她的花可以,千秋殿得每个月交买花钱,也不多,一个月一两银子……

        但是她万万没想到陈落竟然以京城花市的价格来同她算,一个月一两太贵了……讨价还价到最后,千秋殿按花市行情价格根据每日所需购买,而畅心苑月底一并收钱,如此,便有了这么一个事关双方利益的账册。

        “此册乃奴才亲自登记,绝无作假,畅心苑共有花品三百二十种,兰科类最多,其中有鸢尾兰,”陈落等赵婷接过册子,又站直身子,指着那盆鸢尾花道,“此乃鸢尾花,虽一字之差,但是科种不同,品相更是千差万别。”

        “若是大家还有疑问,奴才可唤千秋殿负责每日花卉采摘和搭理的宫女进来问话。”

        这是人证物证俱全,任谁也挑不出刺来。

        “不必了,此事已然明了,是有心之人嫁祸畅心苑,却手段拙劣,贻笑大方。”赵婧仪当即下了结论,又命人去查问今日一早到她下令搜查这段时间谁曾来往过畅心苑。

        无论是畅心苑里头的人还是外面进去的人,将这盆鸢尾花带进去总不可能不留痕迹。

        沈汀年洗清了嫌疑,又百无聊赖的坐回去了。

        陈落出来之后,却略有些心跳不齐,默默地跟着太孙后面回了千秋殿。

        果然,一进门濮阳绪就指着他鼻子道:“平时是怎么教你的,采她几朵花你还要付钱,你可真是能耐!”

        他觉得一张脸都要被陈落丢没了。

        陈落有苦难言,不是他能耐,是摊上了两个太能耐的主了,一个穷的敢从堂堂太孙身上抠钱,一个富的不容一分钱被人赚了去。

        “那片花养在谁的地上,主子是谁?你们但凡有点脑子,怎么会付钱?”濮阳绪也不知道如何就生了一肚子气,他脑子里一遍遍的重复刚才的那一幕,沈汀年张着手朝着众人转了一圈,她的那姿态,像是朝世间宣告,‘她不带什么来,也不带什么走,她什么也不求,什么也不怕’。

        那一瞬,他莫名的有一种这个女人只是寄居在这里,她从来不属于这里。

        越想越不舒服,濮阳绪进书房前,狠狠地丢下一句,“明个儿起你就奉我的命去把她院里的花都摘一遍,不许记账,不许给她一分钱。”

        陈落应答完,骤然对着书房的门无声的笑了起来,躲着后头的徐肆这时候蹿上来了,兑了兑他的肩膀,“笑什么?被骂傻了……”

        “我只是想起了一点事情,刚才太孙气急败坏的样子,像极了几年前……”

        隆泰二年因卫家牵扯进‘琼林诗案’,卫初筠的父亲卫不鸣被关进了刑部大牢,濮阳绪要为心上人营救她父亲,自告奋勇的在皇爷跟前抢下此事审理权,当时的他少年意气,不可一世,皇爷扛不住他一直求,便真的应允了。

        后来事情越查越深,从简单的文字案发展成了党派之争,掀起的风波也越来越大,涉事的官员不下三十人……濮阳绪知道再查下去也无济于事,反而搅浑了朝堂的水,令卫不鸣陷入更深的困局脱不开身。

        他不得不另寻蹊径解救卫初筠的父亲,最后绞尽脑汁想出来个法子,从琼林诗案的源头下手,起因是卫不鸣与同僚吟诗,诗中有讽当朝士人弈棋做局,以赌资行贿赂之事,被人拿做话柄,用来弹奏,以至于陷入了党派之争。

        濮阳绪暗中安排了一位棋手发声,自称是卫不鸣诗中所嘲讽之人,要求卫家赔偿他的名誉损失,他的目的是将此事的性质从朝局中拉出来,成为单纯的个人恩怨,继而又鼓动其他知名的棋手声援,很快就闹的轰轰烈烈,京城最不缺的就是看热闹,和喜欢掺和一脚富贵闲人。

        最后濮阳绪以朝廷的名义出面,一则让卫不鸣赔偿,二则为了平复大周棋手的怒气,特开弈棋大赛,夺魁首者奖励万金,并在京城开弈院,供棋手们弈局之用,如此盛事前所未有,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等他们兴致勃勃投入其中,早已忘了卫不鸣的事情因何而起,又是怎么结束的。

        陈落已经许久没有想起太孙被册立前的事情了,大抵这两年他跟着太孙身边也太过忙碌了,这乍一想起,只觉得恍如昨日又远如隔世。

        “你怎么会想起这件事,太孙把事情解决的多好啊,哪里气急败坏……”徐肆声音戛然而止,显然是想起了什么。

        本该圆满结束的事情谁知最后有心之人会插一脚。

        在濮阳绪和皇爷禀告前因后果的档口,琮王不知道因何出来跳出来不同意用国库的钱来支付弈棋大赛的奖金,又说此事是濮阳绪自己个想出的法子,谁捅娄子谁负责,这钱得他自己个儿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