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熙贵妃起居注-> 第三十四章旧怨
第三十四章旧怨 作者:莫莫不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8-15
  •     从太孙身上抠钱,连皇爷都不会开口,而为弈棋奖金这事,叔侄两差点在御书房里打起来,俗话说姜还是老的辣,最后太孙还是被琮王拿住了卫不鸣调职离京还是官降一级的处置问题,只能自己认了这事。

        从私库里取一千金这是要割太孙身上的一块肉,陈落和徐肆都还记得当时他回来之后那气急败坏的样子,那时他们都在想为卫不鸣花这么一大笔钱,太孙是不是后悔了,早知道一开始人就不救了。

        ###

        鸾仪宫这边盘查到入夜了总算放了各宫的主子回去,但是事情并没有水落石出。

        将鸢尾花带进畅心苑的小黄门已经在自己住处自尽了,后续的追查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有结果的,内宫里的案子绝大多数都是这样,查着查着就搁置了。

        沈汀年本来也一点不关心后续,但是有人却拿这件事来向她投诚。

        虽说转眼就入秋,但是白天里的温度一点没有降,御膳房送来解暑凉茶,据说是特制御贡,也就是非同一般的贵人才能享用的。

        沈汀年恹恹的躺着,旁边执扇替她扇风的两个宫女站的笔直,屋里一点不热,收拾的也清爽,桌上瓜果香味浅淡,不像别的宫熏得乱七八糟的香味。

        她在鸾仪宫发表了一番‘清清白白’的言论,内省府给畅心苑的规制提高了好几个等级,重新又配了两名大宫女,两名嬷嬷,四个太监,连俸例也加了不少。

        “这茶很爽口。”

        胡玉春喝了半杯茶,缓解了下心头躁意,绣帕扇了扇,热辣的脸慢慢恢复过来,沈汀年瞧见她那动作,不动声色的侧头看了一眼闵云,后者立马起身接过一宫女玉扇,细声与那人耳语几句。

        那名宫就站过去替胡玉春也打起扇了。

        而胡玉春脸上的笑便也真了几分,“左右有些无聊,不如陪你下一局?”

        自从她上门来求见,并告诉沈汀年陷害她的幕后主使是妍秀宫的太孙昭仪束氏,沈汀年见了她,就是接纳了她的投诚,她便时常登门,其心可见,古语说的好:单丝难成线,多个人总能帮衬点,只是沈汀年是没指望谁能帮衬她,闵云问她为何与这个没背景的小门户出身的美人交好,她只随口说了句,谈不上交好,不过是树友不树敌罢了。

        然而真正打动沈汀年的是,她以为胡玉春会颓丧下去,最后会无声无息的溺死在深宫的这摊泥沼里,但是她没有。

        沈汀年其实是没精神下棋的,可也睡不着,整个人疲乏而无聊。

        半盏茶功夫,一局胜负已定。

        “你棋艺甚佳。”沈汀年把玩着手中白子,玉手纤细,几乎与白玉般莹润。

        “不及娘娘半分呐。”胡玉春摇头,倒是第一次输的这么快,停了下,又随意道,“这后宫里棋艺最精湛的,当属太子妃了,据说她的师傅是大周最厉害的棋手。”

        沈汀年倒是不知这事,颇有些兴致的看她,后者会意,自然便多少了几句。

        胡玉春虽进宫不比她早,但是因为地位低反而和宫女们相处好,自然是听得多,见得多的,这也是沈汀年会与她喝茶下棋的原因,最近这段时间,太子嫔和太孙侧妃陈氏也偶尔会来畅心苑拜访,沈汀年都没那个心思应付,可见是看不上的。

        她知道这两人打的什么主意,双方都想拉拢她。

        “不过,现在太子妃可是不及太孙,听她们说与太孙对弈不相上下的唯有琮王,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琮王还是太孙半个老师哩。”

        颇有感叹的意味,胡玉春垂眸允了一口茶,再抬眼见沈汀年神色怔松,手中捏的白子不慎跌落,砸在桌几上,叮咚作响。

        太孙棋艺不输琮王……她记得隆泰二年‘琼林诗案’一事就是始于文字案终于弈棋大赛——这件事当属那一年最热闹的一件事,掀起了好大一阵风浪,当时好多棋手名师愤慨发声斥责卫初筠的父亲,说他写的讽刺诗简直是对他们棋手的莫大侮辱,后来太孙亲自出面处理这事,特地办了一场盛大的弈棋大赛……沈汀年之所以这般清楚的记得这件事,是因为她也参加了那一次的弈棋大赛。

        也是这次的大赛,她记住了那个夺魁的少年,他告诉过沈汀年,他师从琮王学弈。

        “娘娘,你怎么了?”闵云轻摇扇,很敏锐的察觉到沈汀年脸色不对。

        沈汀年摇了摇头,她无意识的又抓回了一手的棋子,一定是自己想多了,以太孙的身份不会下场弈棋的,他又不缺那万金。

        然而这个念头一起,就很难消下去,她又鬼使神差的想起去年冬天的时候因为南方雪灾,朝廷发放了赈灾款,国库资金流动紧张,皇爷就下旨内宫月俸延迟发放,可这一延,就拖了两个多月,最后没办法沈汀年厚着脸皮求了太孙借她十两银子,当时开口那瞬,她很确定从太孙眼里捕捉到了戒备神色,彷如不小心踩到了他,以至于他本能的想跳脚。

        最后钱要到了,她被他压着磋磨了好一顿,若不是禁期护体,她怕是皮都要刮下来一层偿还那十两的银子。

        还有就是最近来畅心苑采摘花卉的宫侍说什么奉太孙的命令要把院子里的花都采了,还不肯再记账,分明是打算白摘了不给钱……以前从未有过赖账的行为,若不是太孙的命令,给他们胆子也不敢。

        胡玉春察觉到沈汀年神不思蜀,便主动告辞回去了。

        闵云也将几个新人都遣退,她没再主动多问,就等沈汀年自己想明白了,自然会开口。

        半响之后,沈汀年果然开口吩咐她事情。

        “新来的两位嬷嬷,其中有一个好打听事儿,你安排她去各宫走动走动,我想知道一些关于太孙的事情,尤其是隆泰三年之前……”

        她特地没有将隆泰二年这个时间点说出来,好教人猜不到她的目的。

        闵云当即就笑着应了,但凡沈汀年对太孙的事情上点儿心,她都是乐见其成的。

        若是她知道,夺金之仇比天大,沈汀年是在寻仇……大概就笑不出来。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