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熙贵妃起居注-> 第三十五章扑朔
第三十五章扑朔 作者:莫莫不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8-15
  •     入秋之后很快就落了一场雨,太孙宫的太孙侧妃陈氏越病越重,之后怕她过了病气给身边人,到时候影响到太孙殿,赵婧仪在请示了太子妃之后,就安排人把她挪出太孙宫,安置到一处偏僻的宫室静养。

        太孙侧妃陈氏不肯走,她怕这出去了就回不来了,哭着求着要见太孙,但是这个别说见太孙,就是话都不可能传到他那的。

        赵婧仪把事情交代给赵婷,之后也考虑到陈氏的身体情况,特地以自己的名义去请了太医院的御医,去给陈氏请一回脉,她也不愿落了恶名,总要把事情做得体面。

        “我就是死,也要死在太孙宫里……你们别想把我弄出去。”

        陈语意已经虚的出气没有进气声大了,一张脸惨白的渗人,她本就体质差,当初也是这样病娇娇的样子像极了卫初筠,才会入了太孙的眼,被纳进太孙宫来。

        赵婷忍着心中的不满,板着脸,示意小黄门把御医给领着退出去了,自己回过身,向床榻上的陈语意冷笑一声,“这样不吉利的话娘娘以后还是不要说了,知道你病糊涂了,奴婢就不多说什么了。”

        “来人,你们几个去把娘娘请上车撵。”

        说是请,实则两个大力婆子合力一抬就把人搬出屋了,那伺候陈语意许久的贴身宫女个个不敢言语,只不落忍的抹眼泪。

        赵婷办事十分干脆利落,提前让人清了一条小道,避人耳目的把人弄出了太孙宫,等到了地方,她也没有进去,就在屋外头交代了几句,原先陈语意住的地方是正常规制的人员分配,四个嬷嬷,四个大宫女,六个太监,但现在愿意跟着出来就只有一位宫女。

        赵婷顾念着太孙妃名声,考虑到一个宫女多少不成样子,养病不成倒是把人生生耽误了,便强硬的命令原先伺候的嬷嬷留两位,又是一番敲打恩威并施,防着这几人奴大欺主,最后她安排了一位鸾仪宫的小黄门留下来做跑腿,也是做了个眼线。

        “娘娘,该喝药了。”

        太孙侧妃陈氏从昏沉中醒来,就嗅到了浓重熏鼻的药味,她顿时一阵恶心,呕的全身痉挛,又脱力的瘫倒回去。

        站在床侧的宫女冷眼看着,手里稳稳地端着一碗药,也不在意陈氏呕出来的黄水溅到裙摆。

        “陈凤,我把你带进宫来,你原是恨我的?”陈氏幡然醒悟,若不是身边人有了异心,她如何会被人算计,拿来做筏子去对付沈汀年。

        可笑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沈汀年在漩涡里滚了一圈,挥了挥衣袖就出去了,片泥不沾身,还成了太孙宫‘清傲孤高,洁身自好’的标榜。

        以后若要对付她,普通的动机根本没有人会相信了,沈汀年就是把‘不争’‘不求’几个字写死在了脑门上,现在连太孙都信了,她越是不要,他倒越不舒服了。

        “娘娘,该喝药了。”陈凤又平静的重复了一遍。

        “你什么时候投靠的束又莲,她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叛主,我们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你还姓着陈呢?”陈氏一反之前的虚弱,连声诘问。

        时间过得有些久,外头负责盯梢的嬷嬷不再偷听,站正了,敲了敲门,“药喝完了就出来了,尚膳司放饭了。”

        陈凤把药搁下,低垂着头转身出去了。

        门开的那瞬,陈氏没忍住又发出撕心裂肺的干呕,整个身体都匍匐在床沿发着颤。

        动静传到外头,看院门兼顾跑腿小黄门伸长脖子往庭院里看了眼,又转过头去,继续打盹。

        ###

        天气一凉,撤了冰供之后,沈汀年整个人的精神就提起来了,窝在廊下听雨声打在雨篷上,看着院里的花换了一茬盛开。

        凉风吹的久了,闵云就怕她着了风寒,叫她进屋又不肯听,只好拿了披风给她搭在身上,又在竹榻上垫了一层雪白的软绒。

        “娘娘,今日沈大哥有口信,奴婢不知道该不该传……”

        枝芽从外头进来,被雨水淋湿了绣鞋,寻常她肯定是第一时间就跑回屋换了,但今天她见到沈汀年的哥哥沈斌,对方要她给沈汀年带话。

        他们两人也算接触了有段时间,奈何枝芽对他的厌恶越积越深,对他说的话也是存疑的很。

        “他说什么了?”沈汀年回过神,拢了拢袖子,探出手去接檐角滴下的雨水,冰冰凉凉的沁肤。

        枝芽看了一眼闵云,她还是心思太浅,眼里藏不住情绪。

        沈汀年抬眸,目光来回扫了一圈,大概是上回鸢尾花的事情后遗症,两人竟然闹了矛盾。

        原是枝芽她见到过那个带鸢尾花进来畅心苑的小黄门同闵云说过话,所以她怀疑闵云知道这件事,两人私下里吵了这事,当然是枝芽单方面吵吵,闵云很坦然和冷静的告诉她,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沈汀年,绝无二心。

        枝芽性子耿,非要她说解释清楚,不然就不相信她。

        然后闹到沈汀年这要她评判,结果被她一句‘我相信她’打发了。

        “奴婢去厨房看看,午膳安排的怎么样了。”闵云自觉地走开,神情是有种老母亲管不住熊孩子的无奈。

        “娘娘,你看她,到现在都不跟我认错,明明是她不对。”枝芽说着埋怨的话,眼里却全是委屈,显然这段时间也不好受,她怕自己冤枉了闵云,又更怕自己没冤枉她。

        “等你什么时候学会遇到事情不掉眼泪,她就会跟你解释了。”

        沈汀年也浅声叹了下,“枝芽,珍惜有人保护的日子,等以后你要学会保护别人。”

        尚且十四岁的姑娘哪里懂那么多,不是每个人都像她沈汀年,七岁就学会了遇到事情不哭不闹了。

        枝芽愣了下,默默的在心里记下了这句话。

        “沈……斌他说什么了?”

        说起这事,枝芽神色更复杂了,这应该是她有史以来最考验她记忆力的时刻。

        “他情绪有些激动,反复说了一个名字,但是我听不懂他的口音,就说见到‘啷个’……”枝芽竭力把那个名字复述出来,但是十分拗口。

        但是沈汀年猛然翻身坐起来,抓住她的手,几乎把人拉的撞上了竹榻,“你别发出声,就用口型模仿他说的那个名字。”

        “……”枝芽紧张的咽了口水,乖乖的张口做了一遍。

        很短暂的一瞬,可能是挨得太近,她第一次从沈汀年眼里捕捉到震惊的情绪,甚至无意识的捏的她手腕骨头都疼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