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熙贵妃起居注-> 第四十章姐妹
第四十章姐妹 作者:莫莫不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08-15
  •     沈汀年“举止不端”被带去宫仪司的消息很快就在太孙宫里传开了,陆陆续续回了太孙宫的几个主子都不急着回自己宫里,全都往鸾仪宫里来。

        太孙侧妃叶氏是被姐姐太孙嫔硬拉着往走在道上的,她略有些头疼,“我们先回去换身衣服,卸了头面……”

        “晚了就赶不上热闹了。”太孙嫔不肯,她最是好热闹,偏偏太孙宫里就缺热闹,她整日的都要闷死自己了,若不是叶侧妃看管的严,她是非要和沈汀年交好的,如今听说她被带走了,指定要闹出什么事来,她哪里忍耐得住。

        “你去了也没用,闹不起来的。”

        “你怎么知道?”

        叶侧妃反手使了力总算把人拽停了,她松了口气,“宫仪司什么地方,顶多管管宫女子,里头最大的女官也是个五品,见了沈汀年都是要行礼的,她们哪里够格问询。”

        虽然传来的消息并没有说清楚来龙去脉,但是叶侧妃能揣度个大概,“这估计是谁使唤着宫仪司的女官来恶心沈汀年,但上次你也瞧见了,沈汀年是会咬人的猫儿不叫唤,这件事,难不倒她。”

        太孙嫔道:“谁没事要恶心她?我记得上回东宫里的那个何氏也是够莫名其妙的,当众那么不给人脸面,都不带正眼瞧我……”

        “你又算什么,人家要正眼瞧你?”叶侧妃温婉斯文,同太孙嫔说话却透着犀利和刻薄,“她在东宫里素来得宠,她的脸面连太子妃都会给几分,你们这些小辈就算没做错,人家瞧不顺眼了拿捏你,你没错也得认了。”

        “我才不要认,我堂堂的一个主子,还要跟个宫女一样跪着认错?”太孙嫔微抬着下巴,十分不能认同,当时受委屈的反正不是她,所以能不惹事就忍下了。

        “若不是因为你这性子,母亲也不会狠了心把我也送进宫来。”

        叶侧妃不带情绪的一句话,像利箭正中靶心,一下就刺的太孙嫔变了脸色,收敛了性子,讨好的冲她笑:“妹妹,好妹妹,我错了,我下次……”

        “叶昕一,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帮你,”叶侧妃抬起手,食指点了点她的脑袋,“只要你牢牢记住,什么都要听我的。”

        叶昕一笑容僵了下,勉强道:“叶诗,你能别和母亲说一样的话吗?听的我想骂人。”

        两人虽是姐妹,却只差一岁,而且还是同父异母,所以从小到大没少吵架,甚至背着大人也打过架,现在的关系看着好,也是入宫之后因为同气连枝,要彼此照应,不得不和睦相处。

        “今时今日,我是太孙侧妃,你是太孙嫔。”叶诗当然知道这句话刺耳难听,可她还是讲出来了,“不是你叶家大小姐和叶家庶女在对话。”

        叶昕一彻底火了,她甚至本能的捏紧了拳头,以前因为是嫡女有多优越,现在就因为低她一等有多屈辱,偏偏她以为这两年对叶诗言听计从,换取了对方真心相待,不再是宫里的那些表面的虚伪姐妹。

        “记住现在的怒火,也记住此刻隐忍的感觉。”叶诗长吸了一口气,又缓缓的吐出来,“比你聪明的比你会隐忍,你不是喜欢沈汀年吗,既喜欢人家也多学学她,今天这样的日子,都能忍着跟人去宫仪司听训,你以为她真的那么招人恨?消息传开了,丢的是她的脸,‘举止不端’这样莫须有的名头,脸皮薄的要羞死,可这事也是唾太孙宫的脸,太孙妃那里是不可能不管的。”

        叶昕一听的有点明白了,火气又慢慢消了下去,不甘不愿的哼了一声,“就这么点时间,你倒是想的真不少——”

        “我想的是你想不到的,而你喜欢的,也不是我喜欢的。”叶诗一言双关,听的叶昕一彻底没了脾气。

        她早就知道叶诗不乐意进宫,进宫后也一直不快乐,而为了两人能在太孙宫立足,叶诗一面同太孙妃交好,一面同太孙昭仪束氏对立,维持着三方制衡关系。

        “我们回去吧。”叶昕一率先转了身,伸手牵住叶诗,用比来时要缓慢许多的脚步走着,叶诗因小时候淋过雨发烧,落得心肺不太好的病根,剧烈的运动会让她呼吸不畅。

        叶诗紧了紧相握的手,慢慢的笑了。

        叶氏姐妹临到鸾仪宫门口又折回去了,而赵婧仪已经在换衣服了,穿了快一整天的大礼服把她累的胸闷。

        等听完赵婷打探回来的一通消息,她这胸口憋闷的更厉害了。

        “这何氏未免也太不把太孙宫的脸面当一回事了。”

        她气的狠了,站不住的晃了一身子,吓得赵娉飞快的揽住她的肩膀往床榻上送,“娘娘,你消消气……”

        赵婷从另一边也扶住赵婧仪,“奴婢已经让人去唤御医来给娘娘扶脉了。”

        赵婧仪才要说不妥,转瞬又明白了赵婷的意思。

        “等消息传到太子妃那,她们自然会以为娘娘是气急了,又思虑过度所致。”

        无论沈汀年被带走时赵婧仪知情不知情,众人只会记着她为这事,请了御医扶脉。

        ###

        这大节下,又是祭祀日,只要不是诚心要触霉头,谁也不会犯事,说简单些,就是有什么仇有什么怨,也不会挑这种大日子来报。

        “她就老老实实还在宫仪司抄宫规?”

        濮阳绪眼底已经聚起了怒气。

        徐肆缩了缩脖子,小幅度的点了点头。

        “什么时辰了?”濮阳绪放下手里批了一半的奏章,朱笔也搁下了。

        “马上戌时了。”徐肆以为他要亲自去领人,忙又补充了句,“要现在去备撵——”

        “谁说我要出去?”

        濮阳绪起身揉了揉脖子,又捶了捶背,好像就是起来活动一下。

        “……”徐肆内心腹诽:也不知谁上次说没空,一转头就去了。

        去了也就罢了,还就在外头光明正大的偷看。

        果然,没等他腹诽完,濮阳绪就活动到了殿门口,脚步一迈,就出去了。

        他是真的不懂这个男人的心。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