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熙贵妃起居注-> 第四十七章忌惮
第四十七章忌惮 作者:莫莫不停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2-23
  •     濮阳绪难得的轻笑了一声,“此行漫长,若不带你,岂不太过无聊。”

        “臣之幸也,谢殿下恩准。”江科预想过许多应对,循旨而行这点虽然是意料之外,但也不算出奇,濮阳绪睿智非比常人,一定是有更重要的考虑才会决定出京。

        在刚经历过皇权交接的关头离开,确实并非濮阳绪所想,可事已至此,他明白两相权其重,他愿意让步,换取对方的心安。

        两人再谈了诸多出行细节,临到告辞江科突然想起一事,问道:“殿下此行可携女眷?”

        濮阳绪提笔的手一顿,他侧首问早已送人回来的陈落,“沈河到了?”

        陈落没防备被问及,忙回神答道:“回殿下,沈侍御史已候了片刻了。”

        “传他进来。”说完回头见江科还一脸认真的等着答案,濮阳绪不由喟叹一声,“你自行安排,若方便,便带一个吧。”

        江科眼睛一亮,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他自然希望濮阳绪能带女眷,不然他这随行的如何能带夫人同行。

        ###

        “娘娘,太子那边已经开始收拾行程了。”

        闵云有几分犹豫,“这一去短则数月,长则半年,娘娘不想要随驾吗?”

        沈汀年才用完膳,正给兰草除湿,用干土换湿土,春日多雨水,叶子黄了许多,她细心照料了许久才好,她看了闵云一眼,还没说话呢,枝芽已经替她摇头了,“这事争不过呀,昨日你是没瞧见,在皇后娘娘面前那几位明里暗里争得,就差没打起来了。”

        “管她们作甚,主要还是看娘娘想不想去,若是想,咱们就要行动起来,事在人为。”

        开口的是沈汀年晋为太子婕妤之后分配来的中官柳嬷嬷,比起其他人她是后来的,如今正努力想要获取沈汀年的信任,也是自从她来之后,畅心苑就能很快获得外头的消息,她知道闵云等人专心侍候沈汀年,自己要立足须得另辟蹊径,就致力于开拓人脉,不惜倒贴月俸通关系来买卖消息。

        “娘娘肯定是想去的呀,如果可以出宫,那多好玩……”

        “慎言!”闵云和柳嬷嬷同时喝道。

        枝芽吐了吐舌头,不敢说话了,守孝期间,不可嬉闹,她刚才的话若是被有心人听见,禀到皇后那,少不了一顿罚。

        沈汀年心里多少有数,任她们说了够,才缓缓开口:“随驾的人他既然没有立即定下来,便是要看各宫行事,这段时间畅心苑如常行事,别惹事情。”

        沈汀年虽平时不管事,但是她身份使然,态度一摆,事情就此定论,其他人都要听命行事。

        大抵是众人都知道太子婕妤性情冷漠,宫里那些贯会溜须拍马的内侍,奉官,黄门没有来畅心苑找门路的,所以畅心苑内没有得力大太监,跑腿的太监都进不了内院。

        内院里都是女人,绣衣服的,煮茶的,除尘的各司其职,沈汀年翻着书,眼睛累了就抬头看看她们干活,节奏缓慢而安静。

        就这么平静到徐肆登门,带来了太子命她随驾的口谕。

        “太子点了沈婕妤随驾?”赵婧仪听到赵娉来报,眼睛微微一眯,随即笑道,“我知晓了,退下吧。”

        半响,研磨的赵婷惊叹起来:“娘娘画技不错。”

        赵婧仪搁了笔,蹙眉,“你也会取笑我了。”

        哪里叫不错,她六艺里面就属画技最差。因着差才会时而多加练习,要在这一群美貌而又兼具各色技艺的女人中不被淹没,她自然需要下点功夫。

        赵婷沉默了一会儿,应该是太子收了沈汀年的画之后,赵婧仪才开始日日练习作画,她突然停了手,看着赵婧仪极为认真道:“奴婢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赵婧仪挑眉,眼一扫,房内别无他人,赵娉都不在,许是忙活晚膳的事宜去了。

        她点了点头,露出了然的笑,柔和温柔的脸上一对小小的酒窝,眼神带着点冷意,赵婧仪身边的人都是精挑细选的,赵家身为她的娘家,担负的是其他家族不能担负的责任,也承担着旁人无法想象的风险,她不喜欢愚笨的,自然也不喜欢太聪明的,所谓功高震主,奴悍欺主,不是没有道理的。

        “娘娘不必担心奴婢忠心,从赵大人将奴婢买下之后,奴婢生死皆系主子之手。”赵婷依旧是平静而坦诚的语气,“奴婢在这宫里活着就是为了娘娘。”

        无头无尾的一句话,却成功的消散了赵婧仪眼里的冷意,面色沉凝下来。

        “奴婢旁观者清,看的比一般人多,也比一般人真切。娘娘可知,太子是什么样的人?”两人靠的近,所有神情眼色都看的太清楚了,赵婷也不指望她回答,只是缓缓说道,“他其实并不懂情爱。”

        “太子曾经喜欢的那个女人是先帝亲下旨意赐婚给琮王的,据闻那个女人一开始也是极其喜欢太子的,但是她不可能入宫,而先帝也不会允许有人能左右太子……”赵婷娓娓道来,言辞犀利:“他自小就被先帝作为储君培养,无论以前多么宠纵,还是以后坐拥天下,却独独不可能爱一个人。”

        太子身边会有各色各样的女人,不会为任何一个人羁绊。

        赵婧仪微微一震,爱……这个词,她碰不起。

        “想要稳坐六宫之主,以娘娘的手段,不过是早晚,但是要想,太子的爱,绝无可能。”

        为了说明这件事,赵婷提起了一件绝密之事,“就连先帝功垂千古,也孤独终老……”

        仁武帝刚登基那会儿很是宠爱过一个妃子,那女人貌若天仙,手腕也不差,最终的下场却让人咦嘘不已。宠冠六宫之后就如达到一个顶峰,至此就开始走下坡路,直到跌回谷底,被人推下万丈深渊。

        “有人说那个女人并没有死,一直就在京城,便是那极负盛名云方师太,”赵婷叹着气摇头,“绝不可能是那人,那个女人是前皇后,因为前太后遗命之故,先帝没有杀她,最后却要她殉葬。”

        先帝走之后殉了不少妃嫔,唯独那人是被点名一定要死的,曾经的一朝皇后沦落到放刑,育有皇嗣还要殉葬……这座城有太多活生生的例子,太多无辜的红颜被断送,为何薄命,就因为花未凋残雨露断,终究不过零落成泥的下场。

        赵婧仪僵硬了好一会儿,才软下身子,躺在软暖的美人榻上,心神恍惚。赵婷的话对她的触动是极大的,这个女人在最恰当的时候点醒了她。

        因为她刚才确实动了杀心,她忌惮沈汀年,毕竟太子对她,未免太过特别了。

        赵家需要母仪天下的赵氏女,有些事情旁人做得她却不能,有些东西谁都能奢望她却不能碰。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