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子下楼 作者:莜里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2-03
  •     跪地的季夏树还不肯罢休,他继续道:“我知道这一定很为难溪姑娘,但季某就算豁出去这张老脸,也要在这里求溪姑娘帮帮季家。都怪小儿无知,不知轻重,随意就叫人将帕子带走,惹出这样的祸事,老夫在这里季某给姑娘陪不是了。虽然……虽然,我也可以选择打死这孽障,保全季家其余人,但姑娘也知道,季某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实在不忍心。所以还请姑娘可怜可怜老夫,嫁入季家,季家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说完,他立马转向季柳跪着的方向,劈头盖脸的将他给骂了一通。骂完,抽出鞭子,狠狠地打了下去,一边打一边继续骂:“都怪你这孽障,要是溪姑娘不同意,你就给老子死去吧……”

        长鞭入肉,一条条红痕浸出。

        “好了,不要闹了。”溪留揉了揉额头,大喝了一声,叫停了这场闹剧。她心里腹诽:“不就是为了季家,逼亲于她吗?被逼的她都还一句话没说,倒是他们先在这里又打又骂地,倒是诚心得很呢!”溪留看着自家门前乱糟糟的画面,朝雀儿问了一句:“雀儿,几时了?”

        雀儿会意,答道:“回少东家,已经快到辰时了,再不出发,恐怕陶老板要生气了。”

        溪留点点头,道:“很抱歉,季老爷,溪某现下有急事,需要处理一下。您说的事,溪某知道了,容我将自己的急事先处理完,我们再来讨论这件事好吗?您不要担心,事情总会解决的。”她将这话说完,却见季夏树神色阴沉,并没有放她离去的打算。于是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季柳,继续道:“这样吧,您让季公子带人跟我走一趟,这样就不怕我半路跑掉了,这样可以吗?”

        季夏树终于点了点头,点了几个人与季柳一道,才放溪留离开。

        溪留将季柳带上了自己的马车,之后载他去处理了一下伤口,同时吩咐雀儿去给他买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换上。在这过程中,为了防止别人怀疑她跑路,溪留一直和季柳处在一处,只是未与他交流一句。一切收拾妥当,溪留带着季柳一同去见了陶老板,定下出货各种事宜。再之后,她将季柳带到了南水最出名的子下楼,点了一桌丰盛的酒菜,在这过程中,她以自己吃饭不习惯有太多的人在旁边为借口,让雀儿和季柳的侍从都退出了厢房,并悄悄吩咐雀儿,不论听到什么动静,都别让季柳的侍从进来。雀儿会意,带着人出门去。于是,厢房也就剩下了溪留和季柳两个人。

        溪留将桌上的酒斟了一杯,一边给季柳递过去,一边道:“以前我就常听我家父亲说,这南水的酒楼,可不得了,尤其是这子下楼,如仙境一般,总是让人流连忘返。季兄弟觉得我家父亲这样的评价还合称吗?”

        季柳伸手接过酒杯,饮了一口,浅笑道:“在下觉得,伯父这样的评价极其合称,放眼整个南水城,没有哪家酒楼比得上子下楼了。”

        听此,溪留爽朗笑了一串,道:“原来父亲并没有骗我们姐妹,看来我得好好尝尝这里的酒菜了。”说完,她举杯请酒,之后仔仔细细地品尝起酒菜来,好似忘记了早晨的事一样。当然,每每她要喝一杯,必要请季柳一起举杯。时间过去,他们也从一开始的小口品尝,到慢慢举碗饮尽,到最后直接抱着坛子往嘴里灌去,直到季柳趴在桌上。

        溪留长呼了几口气,后实在忍不住,起身找了个木盆,将自己肚子里的酒逼出,才勉强清醒了几分。她回到座位上,问:“季柳,你是不是故意设计,让我将你的帕子带回家的?”

        季柳没有回复。

        她从自己的位置离开,摇摇晃晃走到季柳的位置旁,双手置于他肩膀上,摇了摇,大声问:“季柳,你是不是故意设计,让我将你的帕子带回家的?”

        这时,季柳才悠悠睁眼,先是悄悄勾了一下唇角,后才慢悠悠答道:“哪有什么故意设计,不过是心里不痛快,正好看到别人揶揄自己,就小小地捉弄一场而已。”话语温和,语调惆怅,姿态谦逊,温文尔雅极了。看他神态,便是流言里传的那样,风度翩翩,公子如玉。

        “果然如此,我……我就说怎么这么奇怪。”溪留啐了一声,随后摇摇晃晃拉来一个凳子,将自己置于凳子上,学着季柳的样子,往食桌上趴去。含糊道:“心里因何不痛快了?以至于这样折腾我溪家?”问完,实在是招架不住醉意袭来,她将眼睛闭上,原是想在心里吐槽,因醉得糊涂了,便喃喃自言自语道:“真是大意了,纵横酒场十来年,还不曾见谁能喝得过我,没想到,灌一个小兄弟还把自己给灌成了这个样子……”

        这时,季柳却是坐了起来,他靠在椅子上,神清眼明,完全没有了初时醉酒的模样。他瞧着已经醉得厉害的溪留,神情幽深,淡淡道:“那时因为,我曾经被人灌醉过,后来特意练了一场,才练来了这样的本事……”

        季柳认识溪留,是在他15岁的那年,那一年,溪留18岁。金黄色的大漠上,她身着青蓝色长衫,头戴碧色玉簪,梳着一个时下年轻公子们喜欢的发式,遥遥走来,之后,声清音脆,问他:

        “我叫寻柳,请问该怎么称呼小公子呢?”

        “问花”他答,之后咧嘴一笑。

        事实上,季柳并不是季家的公子,他的真正身份是国师的传人,自有记忆起,便被人唤为少师大人。季夏树也并非季柳的父亲,而是国师阵营里的一个官员,以富商身份作为隐藏,护着他成长。15岁那年,季柳带着亲卫从南水前往北疆历练,路上,遇到了一个商队,奇怪的是,十多日来,那商队一直亦步亦趋的跟着他们,甚至在他们休息的时候,商队也会在距他们不远的地方停下来休息,有时候他们故意将速度放得特别特别慢,商队的速度也会变得特别慢。这让季柳的亲卫们紧张不已,他们开始计划着要将这个商队给干掉。商队的所作所为已经让他们不安,甚至怀疑,这个商队就是敌方阵营派来暗杀少师的。

        某日午是,季柳一行人假意停下来休息,不出所料,商队也停了下来。亲卫们于是用暗语交流,准备开杀。这时,商队的马车上下来了位年轻的“公子”,他下了马车,后朝他们走了过来。那公子身着青蓝色长衫,头戴碧色玉簪,梳着一个时下年轻公子们喜欢的发饰。他的身后跟着两位侍从,侍从的手上各自提着几提盒子。不待亲卫们的长刀抽出刀鞘,就听到那公子笑着朝他们打了招呼:“诸位大哥午好,这大漠天气实在是干燥炎热,我们带了些解暑的凉茶,各位一同饮一杯吧。同行了这么久,我们也算是路友了呢,对了,方便问一下各位这是往哪里去吗?”她边说着,边吩咐侍从们将凉茶取出,摆出杯子,一一斟满,声清音脆,不似男儿。

        那位“公子”,正是身着男装的“溪留”。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