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大漠谣 作者:莜里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2-03
  •     堂上只余下季柳和溪留两人。季柳温声道:“就算你没有将我故意设计的事情说出去,他也会知道的,所以我还是会记恨你。”

        溪留不解:“我刚刚说的事,大街小巷的人都知道,他知道了有什么关系?”

        “大街小巷都知道的事,他会不知道吗?他问你只是想确认传言是真是假。如若是真的,那自然就是我季柳设计的了。因为他知晓,季家根本就没有什么手帕训。不过你也算聪明,找他摆平这件事,绝对比找我有用,估摸两日不到他就会给你解决好了。”季柳斟了两杯茶,邀溪留坐下。

        溪留应邀入座,犹豫片刻,还是问道:“他为何会对你家之事如此熟悉,且…………对你,对你

        “他是我父亲派来监视我的,我父亲担忧我在外边任意胡闹,特意遣了这么一个凶神恶煞的大人物来。”季柳淡淡答,却并不在意。

        “这样说来,季公子也是不容易得很,不过是出门习个书,您父亲还专门遣人来看视,想必,该是对您给予厚望的。”溪留端起茶杯,胡乱应付,心底却在想:“这季家,不简单。”

        “谁说不是呢?他们待我,不如你待溪寻一分,偏偏期望我将来承得大事。”季柳也端起茶杯,慢慢抿了几口,神情落寞,眼带忧伤,不肖一瞬,便立马将眼帘垂下,再睁开眼睛,已是不见了那落寞神情,若不是溪留一直在暗暗观察他,想必也捕捉不到他那一瞬即逝的忧伤。

        “那公子……究竟是因何不痛快了,非要那样捉弄我一场。”见季柳那般神情,溪留不忍心再问,只换了一个话题。

        “这个啊……记不清了,许是那时,你为了溪寻,将我贬低之时叫我给听到了吧,我这人小肚鸡肠,便给气着了。你那会不是说……既然季家公子有污点……这话你说了吧?”季柳抬眸盯她,长长的双睫下,目光深长,水光潋滟。

        溪留连忙转过脸去,避开他的目光。她歉意十足,道:“那事,的确是我做得不对,在这里给季公子道声得罪了,我当时听旁人那样嘲讽寻儿,便一时心急,还望公子海涵。”

        “嗯。”季柳垂眸,答了一声嗯,对溪留的道歉不置可否。

        见他如此反应,溪留心里不安,便出言道:“季公子大人大量,可否原谅溪某一回,日后,不会随意出言诋毁了。”

        “我这人,小肚鸡肠,怕是大度不了。”季柳回。

        “那……你究竟想怎样才肯罢休。你我相欠原就不多,加上,你胡乱设计,早就两相抵消了。我同你道歉,是为那时道歉,不是现在,现在公子也有做得不对的,您还未同溪某道歉呢?”见季柳紧抓不放,溪留冷声回他。

        季柳听此,忽然征了征,眼漏迷茫。是呀,他究竟想怎样才肯罢休?

        与她相识那日,她先取了一杯凉茶,自己饮下,表示此茶无毒。之后才又取了一杯,端来给他:“小公子,赏个脸吗?”

        良久,他才从她手上接过凉茶,饮下,道:“好茶”

        得到暗示,亲卫们悄悄将身边的长刀隐下。

        她再问道:“小公子可是要前往北疆?”

        他反问:“这条路还能去别的地方吗?”

        被直接点出自己的明知故问,她神情有些窘迫,但愣了愣,便以一串轻灵的笑声掩下,附和道:“这倒也是。”

        他懒得再回应,只大口喝着她递来的凉茶。清凉可口,解了不少大漠上的炎热。

        一小会后,她继续试探道:“小公子可是前往北疆看望重要的人?不然,您这样小的年纪,何必千里迢迢、风餐露宿的要走这么个危险的路途呢?”

        他转头看了她一眼,咧嘴一笑,答:“正是,姐姐也是吗?”

        她顿了顿,回:“啊我呀,我不是的,我是带着父亲的命令前来办一些家里的小事。”后继续道:“听闻,北疆大漠天气多变,凶险非常,这些日子与你们相伴而行,我们心安许多,小公子,不如,接下来的路,我们继续同行,相互有个照应?对了,同行的话,你们会每天都有免费的凉茶喝哟。”生怕他拒绝,她用自己唯一的优势做饵。

        他听此,抬首,转头,后眯眼瞟了她一眼,再之后,笑着点了点头。心道:“原来,是因为害怕才跟了这么许久啊。还以为他们图谋不轨呢,倒是高看了这些人。”

        “我叫寻柳,请问该怎么称呼小公子呢?”目的达成,她非常开心。

        “问花”他答,之后咧嘴一笑。

        就这样,她和他相伴行了北疆的路途。一起走过由黄沙堆成的高坡,一道游过草叶青青的绿洲,以及沙漠尽头,高耸的雪山之下,杉树成荫的深林。幽深的林木中,蓝碧色的湖水星光闪闪。

        他也不知晓自己怎样才肯罢休,就是不想就这样放过她去。她越是心烦,他越想纠缠。只是也不知道原由为何,怅然无解。

        “那江夫子眼明手快,流言过两日便会解决了,你不必忧心。”季柳心里烦闷,不知作何回答,便不耐烦回了溪留一句。脸上,全然没有了平日里温文尔雅的模样。

        “既如此,溪某告退。”溪留也不再与他纠缠,以季柳那小肚鸡肠的性子,她生怕自己再一个不小心,便惹出诸多事非来,于是起身离开。

        溪留领着雀儿走出和风轩,便急急忙忙往溪寻住处里去,见她已从江夫子那边回来,松了一口气。

        她询问:“那江夫子没骂你吧?”

        溪寻摇了摇头,道:“他没怎样,只叫我将小狗关回笼里,便遣我回来了。”

        溪留后怕,嘱咐道:“我瞧那江夫子着实冷肃,定然不是一般人物,你日后莫要再招惹他。”

        溪寻点点头。

        溪留这才带着雀儿离去。

        来时,溪寻信心满满,觉得今日不论如何,以她的能力,定能将事情圆满解决。可这结果,也不能说不圆满吧,有人承诺出面解决流言。但她总感觉自己的拳头没有打出去,感觉自己更迷惑了,仿佛置身山间,好不容易将挡在眼前的树木砍到,却又迎来了一片汪洋般的迷雾。

        “不行,得抽身才好。”她暗自下定决心,不再思考。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