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那年元夜问花寻柳-> 第十五章 溪流山
第十五章 溪流山 作者:莜里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2-03
  •     溪寻于是道:“阿姐你瞧,别处就没有这样的规定,你这规定又是从哪来的?”

        溪留瞧见几人皆是一番苦大仇深的模样,忍不住笑道:“不过就是雾气重了些,又不是什么上刀山下油锅的事,你们没必要这样咬牙切齿的吧?”

        季柳答:“露重本不是什么大事,清晨山间也算新鲜,但是溪姐姐,你不觉着你家的山风吹得严厉了一些么,加上这露水寒凉,打湿人的衣裳后,可真是,比秋冬还要难耐。”

        溪留忽地想到,在和风轩见季柳、江风眠两人时,两人皆是坐在室内紧裹大氅,怕冷极了。于是她笑了笑,吩咐雀儿道:“雀儿,回院里去找林婶拿两件父亲的风衣来给两位公子。”

        雀儿应命而去。

        季柳这才龇牙咧嘴朝溪留道了声谢。

        众人拨开云雾,爬过遍地茶树的山腰,到达山顶时,天空终于迎来了从山凹处爬起的太阳,一时云开雾散,天地苍苍,天气暖和了许多。

        溪留从篮子里将纸钱拿出,分给几人每人一杳,后众人将纸钱一一撕开,再将撕开的纸钱均匀贴在各处的坟暮上,再差人去砍几根细竹来,将细竹插在坟头上,用白纸裁剪成的坟飘挂于竹尾,任坟飘随风飞扬。坟上的纸钱铺好了,接下来,便是将剩余的纸钱撕成一堆,置于墓前的香炉里,再将祭祀的食物摆在墓前,后用火折子将纸钱点燃,将祭香置在纸钱堆起的火焰上,将香点燃,便可以祭拜了。溪留又将一把大香分成多份,给众人递去,而后众人一道拜了三拜。

        纸钱翻飞,香烟袅袅,给四处碧绿的山头添了一抹簌簌萧寂。据说,将食物摆在坟头,将纸钱铺于坟上,再插上一杆挂这坟飘的竹竿,活在地下的人,便会收到人世给予的钱粮,吃穿不愁。

        溪寻牵着遛遛将山头的一片墓地给逛了一遍,后道:“阿姐,我看纸钱和香都还有许多,我们找个土堆给夫子和季公子他们亲人也烧一些吧。”

        溪留正在收拾吃食,答道:“可以呀,你拿去吧,叫他两同你一起烧纸,等香好了,叫我去拜就是,我先将这肉切一切。”

        溪寻答好,随后将遛遛交给雀儿,便将盛放纸钱的篮子拿了过去。

        她走带江枫眠面前,道:“夫子,这纸钱和香火还有许多,阿姐说,我们给你父母亲以及季公子先去的祖先都给烧一些。”

        江枫眠答:“替我谢过溪姑娘,但……不必这么麻烦了,我们那边没有这个规矩。”

        溪寻抿了抿双唇,道:“夫子,不管有没有,今日我们在溪留山上,你们祭拜了我们的家人,自然,我与姐姐也该像二位的故去略表敬意才好,夫子不是也常教我们来而不往非礼也吗?”

        江枫眠抬眸看了一眼溪留,依旧冷漠道:“不用了。”说完径直起身离开。溪寻提着篮子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原坐在江枫眠旁边不知目落何处的季柳见江风眠离开,于是疑惑地将头转回,他嘴叼着个狗尾巴草,原是没有什么过多的情绪,他瞧见将要哭出来的溪寻,温声笑道:“溪二姑娘,江风眠就是这样的人,冷漠得很,你不要理他。他不愿祭拜他家人,季某倒是觉得将些之前烧给我那故去的家人们都是挺好的,不如,全给我吧。”

        溪寻点了点头,将竹篮放下,然后和季柳一起撕起纸钱来,眼神却时不时还是瞟向离开的江风眠。

        季柳眯了眯眼,道:“溪寻妹妹,你该不会,瞧上江风眠那个冷漠脸了吧?”

        溪寻脸颊通红,道:“没……没有。”

        他将嘴里的狗尾巴草抬了抬,道:“真的假的?我同你讲,瞧上他呀,不是什么好事,你最好不是。”

        溪寻问:“为何瞧上江夫子就不是什么好事呢?”

        季柳愣了愣,答:“他那人……总是摆着一副臭脸,从没有给谁好脸色过……”

        溪寻再问:“季公子,你怎么知道他没有过好脸色?”

        季柳将嘴上的狗尾巴草扔掉,道:“我同他一道长大,十多年来,不曾见他笑过,反正就是严厉得很……”

        “你怎么同夫子一道长大,夫子不是从京城来的吗?”溪寻疑惑。

        季柳答:“他呀,算是我家亲戚吧,我小时候常常见到了,对了,我还知道他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呢,你若想知道,我可以同你讲,不过嘛…”

        “不过什么?”溪寻连忙追问。

        “你也说了,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要拿秘密来换。”季柳一本正经道。

        “可我没有什么秘密呀,你想知道什么么,我都同你说便是。”

        季柳犹豫了一会,道:“这样,你同我讲你姐姐从小到大的事,我同你讲江夫子的事,这样愿不愿意?”

        溪寻犹豫,正要点头时,溪留忽来到他们身边,道:“寻儿,你同我一道去溪边洗点青菜…雀儿她们忙着架火烧水,没有闲暇。”

        溪寻满脸不情愿道:“阿姐,我们这边,还没将余下的纸钱撕完,夫子和季公子的家人还未祭拜呢。”

        季柳也附和“正是正是。”

        溪留瞧了眼季柳与溪寻中间的纸钱堆,都过去那么久了,他们那个纸钱才撕了十来张,这哪是在认真撕呀,俨然对这纸钱并不上心,再左右瞧了一眼,江风眠站在田埂上四处眺望,闲暇不已。

        溪留看着这游手好闲的三人,无奈摇了摇头,她将菜篮子拿上,往江风眠那边走去,她道:“江夫子,我们这边的乡俗,不干活的人没有饭吃哦,快同我一道洗菜去吧。”说着不待他回答,将粘满泥泞的菜篮子直直往他胸前送去。

        江风眠一时没反应过来她说的什么,只见菜篮子被急急送至眼前,之后溪留的手便做势要松开,他只好连忙双手将篮子抱住,以免菜篮子打翻,因此,顾不得篮子上的泥土,洁白的衣裳就这样被染了急道脏污。

        江枫眠的脸比之前更沉了几分,正要呵斥,便听溪留先道:“夫子不会是想吃白饭吧,怎么还没跟上来,快点啊,再晚到时候洗菜回来肉都煮烂了。”

        江风眠气愤,他当时究竟是发了什么疯,竟然同意跟他们一道来溪留村。

        只记得当时,季柳破天荒的来他院子找他,之后溪寻便匆匆忙忙跑了过来,还不待溪寻说话,季柳便将他拉至一旁,小声道:“江风眠,等会溪姑娘会邀你一道去溪流村,你可一定要答应。”

        他不解反问:“我为何要答应?”

        季柳答:“你若是不答应,我便想方设法弄死那条小白狗,看你到时候怎么风晚交代。”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