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作者:莜里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2-03
  •     溪留拉江枫眠一起去洗菜,其实也是她的无奈之举,谁让他一个人无所事事得那么明显呢。江枫眠更着溪留去洗菜,更是一场无奈,入乡随俗,他总不好因为洗菜这个小事在这里当场跟溪留翻脸。于是他只好沉着个脸,抱着一篮子青菜,不甘不愿地跟在溪留身后。经过季柳和溪寻时,季柳却忽然道:“夫子,你这是要同溪姑娘洗菜去吗?”

        江枫眠瞥了一眼季柳,不说话,但意思很明显:“你没眼睛看吗?”他原就不怎么喜欢季柳,加上这次来溪流村,还完全是被他给胁迫来的,故而,没有给他什么好脸色。

        只听季柳继续道:“你会洗菜吗?”

        江枫眠冷声答:“不会就可以不去吗?”说完还不忘低头瞧了一眼满是泥泞的篮子,嫌弃非常。

        季柳不置可否:“可以呀,你可以同我换一换,你来同溪寻妹妹一起撕纸钱,我去洗青菜。”

        江枫眠瞧了一眼溪寻,再瞧一眼搁在他们身前的纸钱,嫌弃之情更胜几分,道:“不必了。”说完准备抬步离开。

        季柳心急,于是立马站了起来,挡住了他的去路,他小声道:“江风眠,你那小白狗……”

        “你去洗菜吧。”不待他说完,江枫眠便将他的话给打断,菜蓝即刻递到他面前。

        季柳结果,道了声些,便扬长而去。

        江枫眠站在原地,朝他的背影眯了眯眼,才转过身去同溪寻撕起纸钱来。他问溪寻:“你……是不是特别喜欢那条小白狗?”

        溪寻问:“夫子说的是遛遛吗?”

        江枫眠点了点头。

        “嗯,挺喜欢的。”溪寻答。

        “不如,你帮我养它一阵子吧,但是有个条件,不要让季柳碰它。江枫眠道。

        溪寻再问:“为何不让季公子碰到它?”

        “因为,他已经用小白狗威胁我两次了,我深切以为,自己不能再被他威胁了。所以想让你帮我先养着,最好,你拿回溪府养,这样更安全。”江枫眠答。

        溪寻疑惑,为何季公子要那小白狗威胁夫子呢?夫子与季公子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吗?可瞧见江枫眠一副不欲多说的模样,她只好点了点头,没再多问。

        这边,早就下了山的溪留等在溪水旁,却半天也等不来江枫眠和菜篮,心里正气愤,却见季柳包着菜篮从山上下来。

        于是她问:“季公子?你不是,忙着与寻儿撕纸钱呢吗?”

        季柳答:“夫子说他不会洗菜,让我同他换一换。”

        溪留瞧他玉手芊芊,不曾沾过阳春水的模样,忍不住问:“江夫子不会,季公子就会了吗?”

        季柳笑答:“啊……那个……季某自然也是不会的,但是我不想撕纸钱,便只好过来瞧瞧热闹了,顺便还可以学一学新的手艺不是。”

        溪留摇头叹气,这费了半天劲,终究还是她一个人洗一篮子青菜。

        她懒得再多说,只上前将菜篮子接过,置于溪水中,道:“那您看好了,我怎么做,您就跟着模仿便是,洗菜也没什么技能,你将青菜扒开,用水洗净便好。”说着从篮子里拿出一小把青菜,开始洗了起来,偶尔想到什么,便同季柳叮嘱一两句,左右不过是担心他洗不干净,叫他洗仔细一些的这些话语。

        溪寻耐心教他,季柳却没有什么耐心听讲,只蹲在一旁看着她洗,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双手却紧紧缩在风衣里,半点水都不沾。

        溪留气笑了,道:“原来你说来看热闹,竟还真是,季公子,洗菜的热闹可好看?”

        季柳答:“还成。”

        溪留无语,懒得就洗菜一事与他争锋相对了,季柳的为人她也算是有过见识,实在是不想再招惹他过多,于是自顾自的洗着篮子里的青菜。

        可季柳却忽然道:“我听说,溪氏要进南水的商部?”

        溪留抬眸看了他一眼,顿了顿后,答:“是有这么个打算,但是不知道能不能顺利呢?说起这个……我还有一事想要请季公子帮忙呢?”

        她想,原就一直在想,该怎样开口让季柳帮忙约一约季老爷,现下好了,择日不如撞日。

        季柳问:“什么忙?”

        溪留答:“我听人说,季家在南水商界,乃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于是想请教令堂一番,以做准备,不知公子可否帮忙转告呢?要是公子肯帮溪某约见,溪某感激不尽。”

        季柳伸手捡起身旁的小圆石,将红色的石子一块又一块往溪里丢去,神情冷清,问:“非亲非故,我为何要帮你?”

        春日天气转暖,但溪水仍旧寒凉,溪留只着一件长衫,长久将手置于水内,凉意便延着手臂爬来。再加上季柳神情忽的冰冷,一瞬之间,她便觉着自己仿佛置身大雪之中一般。

        她将鼻子吸了吸,道:“公子,助人为乐,福气延绵。”

        季柳不为所动,道:“我本就不是一个有福命,稀罕福气做什么?若是……你许我一些实在的条件,我倒可以考虑一下。”

        溪留愣了愣,问:“比如呢?”

        “比如,你许我为妻,这样,我们便会沾亲带故,我父亲说你要见他,他自然也没有什么理由拒绝了,这岂不是一气呵成,两全其美?”

        溪留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眯了眯眼,笑问:“”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