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那年元夜问花寻柳-> 第十七章 生辰宴
第十七章 生辰宴 作者:莜里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2-03
  •     “纠葛不深吗?”季柳是不认同溪留这个定论的,想当初,她不仅给他买了面具,还为他精心准备了一场生辰宴,那也是他今生的第一场生辰宴。

        北疆路上,她与他同行之后,便常跑来找他聊天,从她零散的讲述中,他听明白了她之所以千里迢迢前往北疆,乃是因为她的父亲觉得她还需多加磨炼,于是没待询问她意见便直接当着众人的面宣布道:“少东家近里的事情都处理得不错,但身为少东家,将来需要承受更多,所以下月,将由少东家带领大家往北疆走上一趟,看看北疆的茶路是否应当开通。”就这样,她不得不带着商队走上了北疆的征途。

        她还同他讲,临行时,她妹妹哭得稀里哗啦的,对她道:“阿姐,北疆路远,我拿自己的积蓄给你做了一身衣裳,路上别冻着。”她接过来一看,发现竟然是一身淡粉色罗裙,无奈摇了摇头,心里腹诽,罗裙如何能抗冻,但瞧见她那张可怜兮兮的脸,她还是将罗裙给收了。

        不成想,北疆天气多变,这裙子在北疆竟会有用上的一日,便是在往来镇上元节那一日,她换上了裙装。

        往来镇是他们到达北疆的第一个城镇,是从大端前往北疆边塞之地的重要关口,也是从边塞回南边地区的重要阻塞地。如镇名一样,这个小镇上,人来人往。他们到达小镇时,正是在正午时分,也恰逢一年上元佳节。他们匆忙寻了客栈,而后带着自己的人马各自忙活,将货物清点好,将车马安置毕,再将自己一路风沙清洗干净,各种各样的事情收拾完毕,已经到了晚昏时分。从木廊望去,往来镇上,各家都已挂上了靓丽的花灯,橘黄色的火光之下,各色各样的摊贩开始活络,面具精巧,纸鸢如生,杂耍台下,人群不绝,这是他未曾见过的热闹场面,想必她也未曾见过。

        自记事起,他就被众人奉为少师,他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也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在哪里,只知道,他必须得做各种各样的历练,必须得明白所有的谋划和布局……总之一句话,他只要一个不小心,可能就再也见不到第二日的清晨了,他宛如生活在地下的暗城。而据她所说,她自小,就被父亲定为溪氏少东家,此后,常常身着男装,与父亲一道混迹各种各样的生意场合,从来没有像别的小姑娘那样游玩过。

        那日,她换上了她妹妹强塞给她的罗裙,疏了个简单的女式发式,拿上自己的扇子,后邀他一起出了门,来来回回走了许久后,他们走进了一个酒楼,坐在酒楼二层窗边,安静地观看别人在往来街上戏耍,那是他和她都不熟悉的生活方式,但那时,他并不难过,有人陪在身边,他觉得就这样安静地看着别人,也没有什么不好。酒楼外,圆月缓缓移去,她用双手撑起自己的脸颊,道:“关于上元节,倒是有一首挺好的诗来着。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青衫袖……”

        “问花弟弟,你听过这首诗吗?”她转头问他。

        “读过,不是很喜欢,听着无聊极了。”他答。

        听了他这话,她不再言语,只依旧扶着双颊怅然。

        他不明白她有什么好惆怅的,见她沉思,便咳了两道,再将手上的面具旋了两圈,看着窗外的街市问道:“这诗有什么有趣的故事吗?”

        “故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吧,就是觉得‘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这个意境挺美而已。”她笑答。

        他们在二楼瞧了一个时辰的热闹后,她挥了挥手,叫来了酒楼里的伙计。而后,伙计上了很多精美的菜肴来,菜肴摆完后,又拿来了几昙清酒,香气四溢,如梦似幻。

        她斟了两杯,将其中一杯递与他,笑语晏晏,道:“问花兄弟,生辰快乐。”

        他愣了愣,迟迟没有伸手接过那杯酒,只问道:“你怎知今日是我生辰?”

        她答:“我们同行也有几月了,这点小事,我怎会不知?我还知晓,今年,你刚好满十五岁,说起来可真巧,寻某陪你过的生辰,正好凑个双十五,哈哈哈……”

        他并没有现出开心的神情,只是更加冷肃地问她:“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她笑意戛然而止,端酒的手臂也被吓得微微抖动,少许酒水随着晃动倾出,将她的袖子打湿。于是她干脆将酒杯放在他面前,道:“有一日我去找你讲话,谁知碰见你睡着了,我原是要走的,可你忽然将我拉住,哭道,娘亲,你别走,十五是孩儿生辰,你陪孩儿过完生辰再走好不好……不仅如此,你还将我拉了许久,还讲了许多东西,不过我都记不清了,哦对了,还记得你说过身边有一个人,被称做江先生什么的……其余的便记不得了,你讲的是梦话,乱七八糟的,我也没听懂几个字,只刚好听清了你的生辰,瞧你做梦时双眉紧皱,还泪水涟涟,可怜极了,所以我便想着给你准备个生辰宴,谁知你……你竟还生气了,真是不识好人心……”

        她说话时,语气平淡,但却摆出一副很是生气的神情,便如真的十分生气那般,但他却不信,于是继续质问:“你胡说,我不会胡乱睡着,也不会讲梦话,更不会让娘亲陪我过生辰……”

        她将自己身前的酒饮尽,气着反问:“是吗?你确定你一次都没有睡着过?也一次都不曾讲过梦话?还有,你身边,真的没有人被称做江先生么?”

        他愣了愣,心想,她知道江枫眠,难道真的是自己说了梦话透露给她的,可是……他从没有说梦话的习惯呀,更别提会胡乱睡着了,只有夜真的很深了,深到没再有人的声音时,他才会安心睡觉。

        他继续问:“你那时,是什么时候来找我的?”

        她斩钉截铁,答:“便是我们去看雪山下的大湖那日,那日我们是等到日落,瞧见了湖上的星星后才回的,已经很晚了,那日许多人都休息了,可我在帐篷里不知怎么的,就是睡不着觉,于是便想,我们这才刚回来,你应当也还未睡着,我便过去找你。那时,你帐篷门口的两位侍从也睡着了,我瞧他们守夜辛苦,便没叫醒他们,悄悄溜进你帐篷里去了。”

        他疑惑:“真是如此?”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