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那年元夜问花寻柳-> 第二十章 集会上
第二十章 集会上 作者:莜里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2-03
  •     商部集会定在望燕阁,此阁建立在清水湖中央的小洲上,乃是南水商部合资而建,便是用来给商部集会所用,闲置时,也常租给别人举办宴会。

        初二这日,众人乘着各色小舟前往望燕阁,湖面上舟来舟往,络绎不绝。溪留着一身绛红色长袍,头戴黑色纱帽,腰系玉带,脚踏金线履,张扬又内敛,显眼而不刺目,翩跹如玉,朗朗似月,偏偏是绛红色,便如藏在盒子里的玛瑙石,正正合适她今日要扮的身份,谦逊,但不是软弱。她立于舟上,因为姿态风流,不免引来许多人的侧目,但又刚刚好,帽檐遮住了她那张清隽又挑人的眉眼,任人怎么望,也看不透彻。这帽子,可比她手上的折扇管用多了。站在身后的雀儿不免感叹道:“少东家,都说这沈公子对衣饰之道最是在行,果然不假呢。”

        溪留也十分认同地点了点头。

        进入望燕阁,将名帖递上,溪留便被侍从引入内院。转过几处亭台,又跨过一处十分宽敞的院子,后沿梯而上,进入到二楼大堂。

        堂内,许多老板已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或攀谈,或吃酒,热闹不已。见溪留被侍从带了进来,不免都侧目打量,毕竟商部里,少有这样年轻亮眼的人。

        溪留朝众人点头,之后随侍从入座,帽檐遮住她的面庞、带出几分神秘,又添了几分气势。众人探寻的目光并未随她将帽檐拉低而收回,甚至,有些人耐不住好奇,举杯而来,踏到她座前、问:“…仄国…小兄弟不曾见过呀,从哪出来的?”南水口音浓重,软糯又亲和,但探寻意味明显。

        溪留举杯相迎,笑回:“溪氏茶铺少东家,溪留,为入部之事而来,望前辈多多关照。”

        这些老板中,有少许老板是溪留曾接触过的人,他们见竟是溪留,不免惊叹道:“还以为是哪家的小公子哪,原来是溪少东家,少东家今日这身衣裳,可真是衬得人俊俏得很……”

        溪留以酒谢过。

        一年一度的商部集会每年都会有新鲜事,但今年的新鲜事比往年都多一些。一直以来,南水商部有种莫名的默契、就是在集会上,众老板都不约而同地身着暗色衣裳,不是着黑色,便多是着青色或蓝色,以彰显沉稳。当然,不算沈听,沈听喜欢着红色,而且是光鲜亮丽的大红色,在哪里都一样。但今年的商会上,除去红蓝黑青,还有黄绿白,缤纷不已。

        溪留坐了一会后,门口跨进来一双碧人,一人着白袍玉带,温文尔雅、如长空皓月;一人着鹅黄罗裙,巧笑嫣然,如蝶舞翩跹,便是季家公子季柳以及吴家小姐吴昭盈。这一白一黄,看呆了场上的许多人,尽管场上,大多数人沉浮商场多年,十分稳重。

        最后进场的人,是商部部长沈听,他着一身碧绿长衫,头着黑色纱帽、帽檐下,红色玛瑙玉朱点缀于左耳垂上,衬得他真正是肤白貌美,宛若一朵盛开的花,花上带血,十分勾人,又十分锐利,纵是溪留着了红色,也绝对夺不了他的光辉去。

        南水三大家,今年都是小辈出席,且都是盛装出席,怎么说呢,这给沉稳的老板们打击不小,一边心里暗暗生气,一边又觉得还挺新鲜,总之,众老板目光凌乱。先前众人便收到消息,今年的集会分为两场,先是商谈商部各种事宜,时间为三日,而后举行一场小宴,增进情谊。众人心想,瞧这些年轻人风采夺目的,不肖到后面的小宴,这正式的会谈便十分有趣。

        众人带着侍从各自入座,最上首乃是沈听,他之下,左右两侧的最前端,分别是一白一黄的季柳与吴昭盈,再往后,是着各色暗色衣裳的老板,溪留坐在最后,紧靠屋角,便如人群之末,点缀的一抹朱红。

        “诸位老板,一年过去,终于再次相聚,这一年以来,诸位生意可还兴隆哪?”沈听开口,音软声糯,还带着浓浓的南方口音。

        溪留听了他这个话,忍不住噎了一嘴茶。上次……之前见他……不带这样说话的啊,官话不是讲得挺好的吗?怎么现在突然就换了一副糯糯的语气?

        然而,除了溪留之外,众人却并不觉奇怪,只七嘴八舌的应话。

        初步寒暄过后,沈听又扯一嘴糯糯的语气道:“说起来,今年与往年不同,季老板与吴老板拖我们大伙对他们家的公子姑娘好生照顾一些呢,啊……对了,季公子丰神俊逸、吴姑娘窈窕婀娜,诸位老板都不成见过吧?来,坐下便分别是季公子、吴姑娘,诸位不妨相互认识一下哪。”

        他话音一落,众老板纷纷举杯,遥敬以示相迎,纷纷夸赞季、吴两家后继有人。其实集会上新来的人有许多,在场的很多老板就带着自家的儿女,但大多只是在他们身旁坐着,少有像季柳和吴昭盈那样,一来就独当一面的。溪留也算一个例外,若是父亲在家,这事,也不会轮到她来忙活。

        开场总算结束,沈听宣布集会进入正题,之后石新将众老板先前上陈的事情一一说来,年岁太平,事情并不算大,无非是哪条道上新添了土匪,谁家的生意做得不厚道,以及官府衙门新发了什么政令,该如何应对等。再后来便是商部里的老板们开始众说纷纭,把各家好与不好,解决不了的纷争,以及一些要紧的情况都一一抛上。商部其实也有几位老板是长年主事的,但总有一些牵涉很广的纷争,得拿到堂上当着大伙的面解决。但就算是些芝麻小事,也够堂上的众人吵了许久,两日过去,事情才堪堪定下。最后一日议的事情乃是接下来一年的新事,譬如新人入部,譬如调整商品价格,譬如什么商品走那条道,给商部内的老板什么样的价格,怎样互帮互助之类的,总之,终于轮到了旁听两日的溪留上阵。

        沈听说:“南水城笑迎八方客,所以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商部自然也期盼长长久久,大家都晓得,有人出,有人进,才能源源不断。沈氏在南水也有些年头了,不仅诚信,其茶叶,更是精挑细选,远胜寻常商家。今年,溪氏有意入我们南水商部,也十分诚心,给商部捐献了两百白银。商部成立,原就是为了利己利人,互帮互助。多一位商家,也就多一分力道。哪~溪氏有意入盟、不知诸位老板意下如何?”说完,他转头,示意石新将溪氏的情况说与大家。

        于是石新再次开口:“溪氏茶铺,东家溪峰、少东家溪留、有店铺十二处、茶厂一处,售往………”

        石新一边介绍,一边吩咐身后的其他侍从将从溪氏茶铺誊抄而来的记项发给众人传阅。

        良久后,有人问:“这茶叶不同于柴米油盐、也不同于珠宝玉石、更不同于酒家食点,如何与我等互惠互利?”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