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那年元夜问花寻柳-> 第二十一章 集会下
第二十一章 集会下 作者:莜里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2-03
  •     溪留答:“茶水虽没有柴米油盐要紧、也没有珠宝玉石珍贵、也不同酒家、食点、瓷陶、绸缎……但上至王侯将相、下至百姓平民、谁家不备一盏茶水、以待来客?如何不能互惠互利?”

        有人又问:“我若给少东家降下粮价,少东家又能给我什么呢?降下茶价么?可我家一年所备的茶叶,包括送人的,哪有少东家一家一年所食的粮食多?”

        溪留回:“您一年所备的茶叶不多,那您一年所用的绸缎就有一年所食用的粮米多吗?先生,我虽年轻,但也知晓,入商部,不是为了你我之间降价的这点蝇头小利。而是你若要修路,可找我溪氏合作,我要装船,可找您共同拼这水上的路费。我若加入商部,您的路费便会少一些,我的船费也会少一些,同时,还给标队添上许多生意,如此,何乐而不为呢?”

        “好听的话谁不会说、设想里的事自然是怎么想怎么好,但这生意么?都是实际上的事,总得让我们看到一些实际的好处不是,我这做衣裳的铺子,谁知道啥时候才会修路装船呢?溪少东家讲话也忒空了些。”一个身着青黑色衣裳的老板扯着一口糯糯的南水话摇头晃脑接道。他年纪尚小,身量也不高,着了一身青黑色衣裳,便如小孩偷了大人的衣裳穿上一般。

        沈听在上首笑问:“颜老板,您倒是说说看,什么才叫实际的好处?溪少东家可是给商部送了两百白银,够商部拿来置办许多东西了。”

        颜玉欢回:“两百量么,修个阁子就用完噶咯,还能分到我铺子上么?”

        颜氏东家颜玉欢,南水里最小的东家,虽不如季、吴、沈名声那般大,但是颜氏衣铺嘛,在南水也是闻名遐迩,生意红红火火。溪留眯了双眼,心道:“这个颜玉欢年纪轻轻,倒是一点也不好糊弄。”

        于是她道:“哪能拉着颜东家同我一道开路装船?您也知道,我溪家的商队,没有什么本事,就是走的路长,什么赛南呀、北疆呀、夜郎呀,颜老板若想要一些特别的绸缎,我到时候给您捎回几匹,价格好商量,这可算实际的好处?”

        颜欢玉笑着点头:“这样哪,那真是有劳溪少东家咯。”

        溪留抿笑举杯,心里松了一口气,终于有人同意她入商部了,万事开头难,接下来一定会更好的,但她也知道她不能再这样被动下去了,要是每个人都提个条件才能让她进商部,那她溪氏茶铺恐怕得被薅得一毛不剩,那进商部还有什么意义,她原只是想蹭一丁点路费和资源而已。于是她笑问:“季公子,要给你家带一些稀奇的玩意么?“

        溪留在心里算了一下,首先,沈氏这边肯定没有什么问题了,沈听同她说过,沈家的老板们已在他的劝说下表示同意让溪氏进入商部,再加上一些与沈氏联系密切的老板,已经快有三分之一的人数了,再拉一个季家应当就差不多了,季家在商部,就是一堆人的风向,只要季家表态,那同意的人差不多就达到一半了。

        季柳刚要回话,便听坐在他对面的吴昭盈道:“我来商部,其实不太合规矩,但我家叔叔说,吴家人不多,这以后么,得需要我来帮忙打点许多家里的生意,所以偏生让我带着学习的心态来听诸位老板谈事,我并无经商经验,原是不想开口的,但我家叔叔常言,这做生意呀,就跟做人一样,不仅要用心,还得心怀善意,少玩一些花架子,脚踏实地。我听说溪少东家已经二十了,仍旧勤勤恳恳,为做生意,都不曾谈婚论嫁,谈得上与婚事相干的,也就是上次踩着季公子的帕子,听说都要说上亲事了,可惜帕子是假的。我是诚心佩服溪少东家这样勤奋刻苦的,二十岁还不成亲于姑娘家来说很是不易,诸位老板该多帮衬些才对,若不是叔叔嘱咐我不论什么都得问过我身旁的先生才能做决定,我定会同意溪氏入部,可惜先生不同意,我也是无奈得紧,溪少东家这样诚心,诸位老板可得多多支持她呀……”

        吴昭盈一堆话语讲完,众老板开始沉思。

        “少东家,这话……怎么越琢磨越奇怪呀?”坐在溪留一旁的雀儿皱眉问道。堂上的众人也先是一片雅雀无声,后一阵议论纷纷。

        有人站起来说:“在商言商,吴姑娘无需借别的事来替溪少东家拉人。帮助是她朋友要做的事,姑娘心善,无可厚非,但生意么,谁家身后都有许多张口等着吃饭的嘴,哪能这般随意。”

        有人大声不满:“踩帕子不就是为了攀附季家搞出来的名堂么,不就是花架子么?老子最烦的就是这些弯弯绕绕的事了,能行就行,不行就滚,女的又怎样,不行就别来捣乱。”

        有人不耐道:“大伙心里都有底了,沈公子,开始决议吧。”

        沈听微微皱了眉目,后甜甜笑道:“哪~诸位哪能这么着急,商部有商部的规矩,必须留有一定的时间给大家商议,才公平公正。说起来也奇怪得很,诸位老板怎么突然就这么暴躁了,在商言商,哪能为了不是商事的事情添上情绪,何况,不就是一场误会嘛,人家溪少东家和季公子都泰然处之,诸位怎的这般心浮气躁,这不是我们商人该有的心绪呀。”

        听此,吴昭盈也开始慌乱道:“诸位老板别议论了,是我无知,想着溪少东家十分诚心,便心生敬佩,才这样招呼诸位的。溪少东家才不是为了博名声故意踩季公子帕子呢,上次我才瞧见沈公子同溪少东家一道游湖,真真是丽影双双,溪少东家才不会为名声糟蹋自己与沈公子的情意呢……”她颤颤巍巍、潸然泪下,一副我原是好心、怎么突然就搞砸了的模样。

        众人动静更大了,“沈公子这么护着溪少东家,原是有私情么?可这里是商部,我们讲的是生意哪,那些个卿卿我我的事,要考虑场合子啦……”有人严肃,有人开始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场面一度陷入混乱。

        “他……娘的……”溪留心里忍不住骂人,说实在的,她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但这个事吧,你不知道怎么解释,一个不好就会越抹越黑。溪留心里紧张,情急之下也没能想出什么办法来,只能抿嘴含笑、使劲戳自己手上的扇子,开了又关、关了又开。她从未想过,自己准备了许久,最后因为这些个是是非非陷入的僵局。

        沈听不能黑脸,只好朝溪留无奈直笑,他也不想辩解,只戏谑道:“溪少东家,这可怎么办才好,误会大了哪~不如你干脆嫁我算了,我未婚、你未嫁,年纪也都不小了,刚好合适。这样,也就刚好抵消了许久的辛苦。我可是检查你家的账本检查到昏天黑夜,好不容易游趟湖吧,还得满嘴商议事情。这般辛苦,若是最后啥也成不了,也太不值当了哪,诸位老板说是不是?快帮我劝劝溪少东家,她若是不嫁我,我沈少这回可得气吐血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