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那年元夜问花寻柳-> 第二十二章 小宴乱
第二十二章 小宴乱 作者:莜里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2-03
  •     听此,溪留将折扇哗的打开,先是煽掉脸上不安的神情,后学着沈听南方糯糯的语气,笑回:“可不是么?赔大了呀沈公子,我那白银你记得还我,我看,我俩也不用备聘礼嫁妆了,谈一场生意,成一场婚事,如此难得,赶快成婚才好,择日不如撞日,不如,趁现在,诸位老板都在场,好收礼,诸位……”

        溪留和沈听有一种莫名的默契,第一次见面时,他们便一见如故,这种默契不知从哪里来,但从相识之日起,它便一直存在。故,不肖沈听解释,溪留便明白,与其辩驳,不如以玩笑的语气将别人的疑虑打乱,现在万万不是生气的时候。很明显,沈听抛出这么一段话后,效果是很好的,堂上的众人一时都不知该如何接话。溪留也明白要把事情往什么方向引,她只需先接过沈听的话,在话里不着痕迹地表示她与沈听根本没有私情,同时给大家抛个玩笑话,让众人有台子下,后重新将他们的注意力转到入商部之事来便可。可她话还未说完,便听堂上哐当一声响起,众人都给唬住了。

        季柳起身,扯着他那桑温润如玉的声音,道:“呀,茶水太烫,不小心把壶子给打翻了。”

        不待众人接话,他继续道:“溪少东家的话,我仔细思考了一翻,的确,我季家商队走的路是没有溪家商队走的路长的,日后,劳烦溪少东家叮嘱商队的伙伴们给我家带一些稀奇的玩意了。”说完转头问沈听:“沈部长,投签的时间可到了?”

        商部集会,往往由投签来决定结果,绿头签表示同意,红头签表示不同意。

        沈听转头看一旁的石新:“可到投签时间了?”

        石新则是看了一眼燃着的长香,道:“差不多了。”

        于是沈听继续开口:“诸位可还有什么问题想要问溪少东家?没了我们就开始投签吧。”

        众人不答,于是投签开始。不多不少,绿签正好占了一半,溪氏茶铺压着这个一半进入了南水商部。

        将所有事情议毕,便是到了小宴时段,因为大事已经落定,众人在小宴上都欢快不已。小宴与正式集会不同,不仅请来了歌舞助乐,还允许各家带上自己的家眷前来玩乐,当然,宴会上,座位也没有什么特定的,众人都随意得很,有什么相熟的人或者想要认识的人,皆可随意攀谈。小宴那日,溪留原想带溪寻一道去玩玩,但由于书院课业的缘故,溪寻没有空闲,溪留只好带着雀儿赴宴,略显孤单。溪留是商部的新人,原就不认识几位老板,更别提他们的家人了。然而,放眼一看,她原先认识的那些个老板此刻也都十分积极地同别人攀谈着,根本没有她攀谈的位置,加上她也没想好自己是否有需要结交的人,或者说没想好要去结交谁,于是不敢妄动,只坐在自己的小桌上喝酒吃茶。

        小宴设在望燕阁一楼的院子里,院子正中间搭起一个歌舞小台,此刻舞乐正起,正是热闹时候。溪留左右瞧了几眼,瞟见不远处的季柳也是一个人坐着喝酒,并不与他人攀谈。她心里惦记昨儿集会上,季柳帮了自己好大一个忙,于是有心感谢。于是她端起一杯酒,往季柳那边走去,至他身旁、弯腰行礼、道:“季小公子好呀,昨儿匆忙,还……”

        不待她将一句话说完,季柳便起身离去,留给她一个十分高傲的背影。

        溪留窘迫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尖,问雀儿道:“雀儿,我这两日,可有哪里又得罪他了?”

        雀儿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无从知晓。

        见季柳不搭理自己,溪留有些尴尬,但也见怪不怪,毕竟她也知道季柳这个人吧,反复无常。抬头再往两侧看去,溪留发现沈听竟也自顾自地饮酒,于是心里一动,抬步朝沈听走去,道:“沈兄啊,果然是十分靠谱。”

        一边说一边弯腰敬酒。

        沈听自然明白她的意思,这是入商部的事情办好了,她来同自己道谢呢,沈听十分配合地举杯,与溪留同饮,笑道“你也不看看我俩什么交情,小事一桩,不必客气。”

        沈听这话完全没有南水糯糯的口音,而是正正经经的官话,话语带了些傲慢不羁,随性得很,仿佛这些都不是什么事一般,再配上他那双潋滟的桃花眼,以及眼下熠熠生辉的黑痣,在灯火下,忽震得溪留心跳漏了一拍。沈听的美,太张扬了,不管看了多少次,一个不小心,仍旧将人打的恍惚,溪留心想,还好自己定里非凡。忽想起集会上沈听那嘴糯糯的口音,溪留好奇问道:“沈公子,为何集会上,你偏要扯那嘴糯糯的南水话?你官话不是说得好好的么?”

        沈听举杯的手顿了顿、答:“呀,我忘记告诉你一件事了,就是集会上,一般大家都会不约而同说南水话,以示亲近。”

        溪留:……………………

        沈听:“但……你也不会说,告不告诉你好像也没有什么太大干系。”

        溪留心想也是,但是……会不会说是一回事,知不知道好像是另一回事吧,可她又不能责怪沈听不说,只好默默责怪自己不好好打探,一时恍惚,竟撞到了旁边的一位姑娘。

        那姑娘“啊”的一声,随后脚底一滑,直直摔到了地上。她手上的茶壶一抛,直直朝溪留这边抛了过来,刚好抛至溪留肩膀。茶水倾覆,沿肩而下。

        这茶水似是才刚煮沸,泼到人的肩膀上,便让人感觉肩膀里的肉都要给烫熟了,又辣又痛,溪留不得不伸手解开自己脖子上的小扣,将肩上的衣料稍微扯开,深怕肉就给这样黏到衣裳上去。因为那姑娘与溪留离得很近,茶水便也溅了她一身,但肯定没有泼到溪留肩上的茶水那般滚烫。

        她糯糯喊了一声“公子~”之后泪水涟涟,满面委屈。

        身旁的人皆是大惊不已,雀儿不知借来谁的风衣,急急给溪留披了上去。沈听慌忙吩咐侍从将溪留给带下去处理,一边吩咐仆人去寻大夫来,而他则是亲自将那倒地的姑娘扶起,轻轻拍了她的肩膀,安慰道:“无事无事,不要害怕,公子在呢,你可有伤着了?”

        虽然情况慌乱,但溪留却忽地想起,那位被她撞倒的姑娘她曾见过。她第一次去见沈听时,画舫上下来了一批娘子,其中有个人给了她一记冷眼。她也晓得,若不是她及时将头给偏过去,那茶壶泼到的就不是她的肩膀了,而是她的脸或是脖子。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