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那年元夜问花寻柳-> 第二十八章 砸门了
第二十八章 砸门了 作者:莜里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0-12-03
  •     离人归、远方客,难得的一个团圆日,溪府却是一片死气沉沉,就连十分期待溪峰归来的沈听,也不忍再雀跃。众人心思各异,也无人愿去理会娇言娇语的小娘们,当然除去安清明。终于将饭用完,溪留吩咐人将溪寻照顾好,再将各处安排好,便独自出门,在门口碰上了将要离去的沈听。

        沈听道:“夜里的清水湖景色不错,可要上画舫里饮酒去?”

        溪留略微思索,回:“成啊,你我在彼此眼前都不曾饮醉过,正好今晚试试深浅。”

        于是两人就着沉沉夜色往清水湖方向走去,上了一舟画舫,叫了几壶清酒,便举杯喝了起来。这场酒初始喝得极其安静,谁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约莫两人之前的窘迫还未完全消散。不管平日里酒量多好,真正想要喝醉时,不肖多久,还是可以一醉方休。午夜,掌舟的船工已经安奈不住,丢下划杆、将船系好,便自行归家去了。甲板上,七零八落地坐着一堆侍从,显然也是困极,仓里的溪留和沈听终于失掉了六分清醒。大概酒意消磨了一些窘迫,沈听竟然笑着开口:“我见溪少东家风流倜傥的,与我有几分相似,如若不嫌弃,日后唤我哥哥可好?我应是比你大几月。”

        溪留端着一个青花勾勒的白瓷杯,含笑摇了摇头:“我不要哥哥”

        沈听依旧含笑,心里却莫名的大痛。他自诩无心,不是没有缘由,就算他十分在意芸袖,但也仅是心疼芸袖与自己的遭遇太过相似,希望能将她护得好好的,不叫她心里悲苦而已,极少因为两人的遭遇而心生悲痛,但认识溪留起,他时不时就会生出心痛之感,先是如针扎那般密密麻麻的痛,直至今日,如刀绞一般大痛不已,但他仍旧不会因此流泪,他只会喜极而泣,不会因为这些令人难过的事情悲伤。

        他继续含笑发问:“为什么不想要哥哥呢?有哥哥护着你,不好吗?”

        溪留将手里的酒饮尽,将笑意敛了敛,不见难过,也不见开心,她只冷着脸说:“怕会习惯。”说完,惊觉这样的回答有些可笑,她继续解释道:“我想要人护着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现在已然长大,这些小事都受得住的。”顿了顿又扯开笑颜,宽慰沈听道:“你不用担心我,你自己都窘迫不已,操心我做什么?”

        沈听听着难过极了,但又不知道该接什么话,只能僵着嘴笑了一道,后实在坚持不住那诡异的笑颜,将笑给收住,温声问:“阿留,你能告诉我,十几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吗?你看,我也把我的前尘告诉你了。”

        溪留眨了眨眼,淡声回:“不能。”

        就这样,谈话戛然而止,酒场再次陷入沉默,两人各自喝着各自的酒,许久之后,终于醉了过去,默契非常地忘记了喝酒的本意——斗酒。

        这一场大醉,他们仍旧分不清谁的酒量要高一筹。

        溪留连睡了两夜,因为许久不曾醉酒,一醉便伤到了肠胃,醒来时连饭都吃不下去,因此人丝毫提不起精神,好在溪峰已经回来,铺里的事无需她一人担着,因而她有时间调整身体。

        她清晨醒来,十分难受,只好卧在床上休息,谁知院外的人偏偏不体恤她的难受,大清晨便在院里嘻嘻哈哈的玩闹着。雀儿见此,给气哭了,她站在溪留的床头骂道:“这些个没良心的货色,叽叽喳喳的,还是不是人?”

        溪留喝了一口早茶,总算清醒了几分,脑子却还是嗡嗡嗡地叫个不停,她揉了揉发痛的双穴,问:“寻儿怎样了?”

        雀儿回:“早就叫人把二姑娘送回书院里去了,怕她见你喝醉难过。”

        溪留点了点头,哄着雀儿道:“做的不错,雀儿长大了。别管那些小娘,我们不跟她们计较。”

        谁知她不哄还好,一哄雀儿却更难过了,她那眼泪干脆啪啪啪地掉了下来,道:“东家的心也太狠了,怎么能这样对姑娘……”

        溪留头疼,实在受不住她这样折腾,于是安慰道:“父亲这样做有他的理由的,我其实是理解他的,我并不难过,你不要哭鼻子了……”

        雀儿哭得更厉害了,莫名其妙的嫁给这样的人,她才不相信少东家不难过呢,她坚信她不过是强颜欢笑罢了,于是继续抽抽搭搭。

        溪留见此,赶忙转移话题,一脸八卦问道:“沈公子同我一道喝醉的,他可还好?最关键的,那个芸袖姑娘有没有同他闹呀?”

        雀儿对这些个风流韵事最是上心不过,听此,止住了哭声,就要给溪留说说沈家那边的情况……可她还未开口,便听门口的侍从急急忙忙跑进院里来,一边跑一边大喊道:“少东家……不好了不好了……门口季公子砸门了……”

        溪留呛了一口茶,问:“怎么回事?”

        房外的仆人回话:“季公子来势汹汹,说要找少东家,我等见他一脸阴沉沉的,不敢随意让他进来,便同他说您病了,得叫人通报一声,让他稍等,谁知他……他就这样就砸门了,我等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溪留顾不得头疼了,她赶忙起身收拾,吩咐雀儿道:“雀儿,叫人把那些个小娘和安清明关房间里,别让他们见到季公子,省得我后面还得跟她们狡辩是非。”毕了又吩咐门口的侍从:“把季公子请进我院里来,别让他在门口闹,不然又要流言四起了……”

        雀儿和门外的仆人应声而去。

        很快,季柳跨进了溪留的院子,不待溪留说话,他先踢了几把堂上的椅子,冷声问:“溪留,你什么意思?”

        溪留暗示雀儿关门,因这个情况叫别人看到实在不好,见雀儿将门关好,又亲自守在门口。她才道:“季公子,有话好说,您这火冒三仗的,可是谁招惹到你了?”

        季柳双手紧握,极力克制,他压低声音问:“你是不是成亲了?”冷如寒冰。

        溪留哆嗦了一下,后点了点头,答:“算是”

        季柳问:“什么叫算是?成亲就是成亲,没有就是没有,你给小爷说算是?”

        溪留被他的神态冻得心颤,强装镇定道:“父亲带回了一个夫君,说是人少,不必办酒了,我与他直接做夫妻就是,故我才没邀请你们,你也知道,我年纪也不小了,该成亲了……”

        季柳步步逼近“所以,你就这样跟他做夫妻了?”

        溪留点了点头,心有点发虚,又不知为何底气不足,便只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季柳将溪留逼至角落,钳住她的下巴,强迫溪留直视自己,不容她丝毫回避,他音如冰剑,又似寒泉,一字一句,又缓又急:“可你说过,你对我一见倾心,于是故意设计,亲也亲了、抱也抱了,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就这样翻脸不认人?”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