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人间情暖皆是你-> 第一百零八章 你是谁?
第一百零八章 你是谁? 作者:引碟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3
  •     云泉水水温很凉,颜色随着温度变化而变化,随水温度变冷而逐渐变深,水温升高水颜色变得更加澄清,此时早已经变成了淡淡青色泉水。

        “死丫头,你放弃吧,我快有两个你重了,你不怕把我拉起来,你落进去了?”风楼似乎并未有意识到泉水此时早已经将他下巴淹没了。

        唐羽涅大眼睛

        “那我要是掉进去了,你不也救我吗?况且我还等着你上来后给我弄些吃的呢。”

        唐羽涅说话间已经跳到最近地一块石头了,站在石头上看着他在水中冻得发青地脸色。

        “等我死后,你一定记得去多给我烧一些好香,多烧些纸钱给我,我还没买房子给你师姐呢,哦,对了,最好烧一辆跑车,我还可以带你师姐去途游世界。”

        “嘭”地一声,站在石块上地唐羽涅,将手中的黑色石头扔在风楼地前面,溅起了一阵水花。

        “你要谋杀也得等我闭眼了啊!”风楼眨了眨眼,将脸上不小心溅起地水花抹掉,满脸地想揍她模样。

        “你最好淹死在这里,回头我就给师姐介绍比你好几百倍的男人风风光光的将她嫁了,至于婚礼方面,你放心凤冠霞帔,十里红妆,该有的都会有,一个都不会少的。”

        唐羽涅看着风楼,眸色都是一副你放心去死的怂恿表情。

        “......”

        “对了还有,师姐那么美的一个女孩子,上次我跟她偷偷出去的时候,就有很多人找她要微信,要联系方式,请她吃饭,让她做女朋友之类的,你在那边的世界上,一定要放心哦,这样我们才能放心。”

        “......”

        “至于师父他老人家,你也不用担心的,我会带他走,我们去一个海岛方便他老人家静养身体,一定会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忘记曾经还有你这么一个短命徒弟,尽快了却悲伤的事情。”

        唐羽涅站好身体,也不再一个劲的往他这边费力气,给他留下足够的去死空间与去死的时间。

        “死丫头,你现在有空的话,拉我上来吧。”风楼收起那副吊儿郎当的神情,面色一改之前。

        唐羽涅笑了笑,掏出包里面的金丝绳子,用力朝他身上挥去,绳子一接触风楼的身体就紧紧的将他身体缠绕住。

        风楼感受到自己身体被金丝绳缠绕住,目光一冷,“死丫头,别死脑筋使蛮力,将绳子系在石头上就可以了。”

        唐羽涅看了眼远处的绳子,将金丝绳甩向石块,刹那间金丝绳便紧紧的缠在上面。

        最终,风楼衣服全湿的爬到地面,转头发现唐羽涅还站在远处的石块上面,眉色一冷。

        “死丫头,上来啊。”当看到唐羽涅身上的绳子已经被石块的一角磨断时,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

        唐羽涅将身上早已经断了的绳子拿开,扔到水里面,减少一些钟重量,面色平静的看着周围颜色越来越深的泉水。

        以她的身高如果掉进水里,直接淹死都是有可能的。

        唐羽涅看着这深不见底的泉水,身体不自觉地往前倾了倾,拧着眉头看着颜色越来越深地变色水。

        脚边地石子往水里面滚落了好几颗,在落水后一丝声音都没有发出,就好像从未发生过的事情一样。

        远处地风楼看着唐羽涅几乎要发疯了,眼中浸满了红血丝。

        距离很远,只要落入水中很难再爬起,如果没有外人地帮助下。

        唐羽涅看着这段有些远的距离,屏了屏息。

        站在对面的银色面具男人看着女孩的动作,一直未出声的他,抿直了唇,在任何人都未注意的情况下,长腿往前走着。

        光线幽暗,脚步却没有一丝停顿。

        唐羽涅很快就跳到离她最近的一个石头上面,喘了口气。

        时间已经不知不觉中过去了三个小时,岸上的一群人也皱眉头看着正在泉中央的黑色面具女人。

        只是不同于以往,此时尽管依旧处于一众敌对关系,他们的眼中竟然出现一抹敬佩。

        这种敬佩,无关输赢,无关是否为同类人,只是对女孩身上那股救人精神的一种油然而生的敬重。

        唐羽涅哪里知道自己现在在对面一群人心中的变化,只是看着眼前最后一个较远距离,狠下心。

        她不怕死,更不怕受伤。

        从13岁那个冬季,她就知道自己的未来一定是很坎坷的。

        那一天,她的身份不再是唐家二小姐,这是唐爷爷和唐奶奶对她的保护。也在那一天明白了,为什么唐父和唐母一直要求她学习一些繁琐的规矩,还有那些亲戚不算很友好的目光。

        那一年的那一天,是她13岁生日,她独自一人走过了南城的大街小巷,结束了8岁醒来的这段短暂被她们维护的五年。

        “死丫头,你在发什么呆呢,还不快过来!”风楼看她的表情,面上一副看破世间万事的样子,还以为她要跳水呢。

        早知道,死都不让这小丫头过来了。

        唐羽涅最后看了一眼距离,身体使出最大的力气。

        还是差了一点距离,那距离就像她每次寻找自己的身世一样,无力去跨越,怎么也找不到来源头出口。

        “死丫头!”风楼瞳孔瞪得很大,看着唐羽涅差的那一小段距离,痛恨自己为什么要跟着过来,添麻烦不说,还让她一个女孩子救下他。

        唐羽涅估算了下自己这样落入里面,恐怖除了有人能飞起来拉她一把,不然她的后果只能是掉入这泉底,作为里面的鱼儿和虾米的养料了。

        当她以为自己就要掉下去时,忽然手臂被人紧紧拉着。

        “老大,这什么情况?”男子满脸惊奇的看着自家老大在这女人入水的最后一刻,握住了她的手臂。

        唐羽涅只觉得自己的手臂忽然被一股很重的力道紧紧拉着,被拉的很疼。

        抬眼,发现银色面具男人拉起最后一刻快要入水的她,有些茫然。

        “你?”

        男人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将她的胳膊拽着,那力度在外人看上去不是很沉,但对于当事人唐羽涅而言,只觉得就差那么几秒可以看到一只手臂被他完整的卸下来。

        “老大,怎么会就那个女人,他疯了?”男子面色狐疑,似乎是怎么也想不明白。

        风楼也怔怔地看着,似乎对眼前地一幕也不敢相信。

        唐羽涅也发觉这个男人是不是跟她有什么深仇,救人救救人,非要将她胳膊拽的这么疼吗?

        照这样的救法,她谢谢的话就不必说出口了。

        两人到了岸上,唐羽涅立马与他隔了一段距离,走到风楼这边。

        “喂,我们老大救了你,你不说声谢谢?”男子看到唐羽涅直接转身,并未有丝毫的谢意,开口拦下。

        “不必了。”银色面具男人忽然出声,声色中也没了之前那份凉意,但那身上散发出来的嫌弃意味唐羽涅还是能清清楚楚的感受的到的。

        “喂,谢了,你救了我家小丫头,我在这里代她谢你。”风楼站起身,理了理衣服,朝着银色面具男人拱了拱手。

        唐羽涅手臂上似乎还有着他刚握她的温度,微微疼痛,她好看的眉在面具里,皱了皱。

        银色面具男人没有说什么话,目光带着些审视的看着唐羽涅,仿佛要透过她的面具看到她最原本的长相。

        “咳咳,你这样看着一个女孩子,不好吧?”风楼将唐羽涅往身旁拉了拉,想避开些男人的目光。

        之前唐羽涅和他的对峙,他站在一旁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对于这样极其危险的男人,还是要远离些比较好。

        “我若是想伤她,你觉得你此时还有机会站在这里?”银色面具男人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唐羽涅,语气却是对着风楼。

        “你!”风楼见他眼神一直看着唐羽涅,整个身体都挡住了唐羽涅。

        银色面具男人嘴角似乎轻笑了一声,长腿抬起,在空中荡起了一个很好看的弧度,缓缓地朝唐羽涅走来。

        唐羽涅站在原地看着男人一步步地走来,眼睛稍低了低,手中的银针早已全部准备好了。

        “你紧张了?”男人以身高地优势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余光注意到她手中的银针,眸底瞬间开朗了些,似乎明白了什么,聚集在眼中的笑意更深了。

        唐羽涅隔着面具都能感到男人眼中地笑意,身体稍稍侧了侧。

        “你让开些。”风楼手指着他,准备警告他。

        银色面具男人身影一闪,风楼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忽然动不成了,脚步在原地上一步也移动不成,脑中似乎有几秒中的眩晕。

        风楼竟然往身后退让,离唐羽涅越来越远。

        “师兄!”唐羽涅一枚银针刺到他身体里面,风楼却什么感觉也没有,只是往后退。

        唐羽涅欲再使出银针,却被男人拦住,银色面具男人走到唐羽涅面前,没有做出什么举动,静静的看着她。

        唐羽涅亦抬头看着男人,“你是谁?”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