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九零之明姝发家记-> 第四十五章 来信
第四十五章 来信 作者:简·凡雪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1-14
  •     堪称宝藏的药材,

        “为什么不叫我。”这太遗憾了,他竟然没有参与过。

        “别废话,赶紧炮制,不然就不值钱了。”

        当然做事的是她哥她姐,她就是甩手掌柜,谁让她手脚酸软无力,用不上劲儿。

        时间也不知不觉的过去,进入九月份,杜明姝再次收到来自安德烈的信,听到喇叭赶紧去拿回来。

        “国外又来信了,到底是谁啊,你们家在国外还有亲戚?”李村长好奇的不行。

        上次就想问了,但杜奶奶说没有,他将信将疑,这次又寄来一封,他就不信了,老杜家不实诚啊,这有什么好瞒的。

        “怎么没寄给你爷奶或者你爸妈他们?”

        杜明姝是第一次自己来取信,抱着信还有包裹笑嘻嘻道:“不是啊,是我朋友给寄来的。”

        “什么朋友,你认识外国朋友?”

        “就是朋友啊。”

        第一次收到他的来信是在八月中,但可惜她并不认识俄文,只会说而已,他家的地址也只是勉强记下来,想要写信交流还是很困难。

        她的回信甚至都是用画儿来表示的,幸好她学了一手,不然可能就只能回寄一张白纸。

        这次不知道里面写了什么,真的不认识俄文啊,难道他没看懂她的画?

        回家打开一看,幸好没写字,也是画的画,他表示,这些书籍是让他学习俄文的,学会了他们就能更好的交流,还有如果可以的话,让她寄一些中文书。

        还有随信而来的钱?

        可能是俄国的货币,叫什么来着,卢布好像。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卢布长什么样。

        “姝姝。”齐悦蹦蹦跳跳的来找她玩,看见信封就很感兴趣:“这是谁的信啊,是那个穆清野吗,他写了什么,你不认识字我帮你看看。”

        伸手就要拿她的信,杜明姝躲开:“不是他写的。”

        “不是他还能是谁,姝姝你别骗我了,我又不跟你抢他,给我看看嘛。”齐悦嬉笑着要看。

        才不信她说的,除了穆清野她还认识谁,需要写信的。

        真羡慕,竟然有人给她写信,为什么没有人给她写信。

        如果穆清野认识她的话,会不会也给她寄信。

        “信不信随你。”

        杜玉元跑进来:“哼,你干什么,抢东西啊。”

        “我没干什么啊,就是想看看谁给姝姝写了信,她肯定不认识字,我帮她念,你干什么,杜玉元,这么凶,想打架吗?”

        “关你什么事。”杜玉元不喜欢齐悦,最近她跟杜珍珠他们几个走的那么近,他们是一伙的。

        小孩子最喜欢搞小团体,就像杜玉奎那拨人不喜欢他一样,他和他的朋友也不喜欢杜玉奎他们几个。

        和杜珍珠他们走的近,他就不喜欢齐悦。

        “再说了,谁说姝姝不认识字,你才不认识字呢,我们认识的字肯定比你多。”

        齐悦不信:“不可能,你们都没上学,怎么可能会认识字。”

        其实她自己也不认识字,但她看到信封的时候下意识的忘了,就是拿到手里她也不知道里面写了什么。

        “呵,你不认识,我们认识啊,字典上的字我们已经认了一大半。”杜玉元得意,给了她一个王之蔑视,再不是那个一学习就头秃的家伙了。

        齐悦心里不舒服:“你们认识字又怎么样,又上不了学,后天我就去上学了,你们就只能在家里待着。”

        说完得意的看着杜玉元:“我爸爸挣了好多钱,能送我上学,还能给我买好多好东西,一个也不给你们玩。”

        杜明姝淡定道:“不给就不给。”本来也没想玩那些东西。

        话题就这么歪楼了,齐悦最后也没能看到兄妹俩羡慕的眼神,气呼呼的离开。

        要不是听说杜明姝又收到信,她才不来呢。

        “怎么样,谁给她写信?”杜珍珠在胡同里玩,看见齐悦出来就问。

        “我怎么知道。”齐悦咬咬嘴唇:“肯定是穆清野,哼。”

        她就是听了一耳朵这个人,长的什么样也不清楚,许多还是杜珍珠和杜熹贞说的,对这个人越发的好奇。

        如果是她先认识的穆清野,他肯定不会理杜明姝。

        以前怎么没觉得她那么讨厌呢,认识新朋友竟然也不叫她,亏她还把她当成朋友。

        任他们猜测,杜玉元急火火道:“姐,我们去找韩相宇玩吧。”

        韩相宇,他们兄妹几个这一个多月都认识了,杜玉元尤其喜欢,因为他的一门独门绝技,草编蚂蚱。

        他虽然年纪小,只有六岁,比她和杜玉元只大一岁,但他的手是真的灵巧,编出来的蚂蚱活灵活现,把杜玉元给收服了,时不时过去听听歌,学学编蚂蚱。

        “不急,时间还早。”杜明姝慢条斯理的把信收好,书放到抽屉里,钱夹到里面,脑子里想着这笔钱该怎么办。

        数目不算大,但也有五六十卢布。

        不知道汇率多高。

        “晚到不如早到,反正也没什么事。”杜玉元瞥了眼像假钱的卢布:“这个东西有什么用,一点也不好看。”

        “这是钱。”杜明姝看傻子一样看了眼弟弟。

        “钱?你别驴我,钱才不长这样。”

        “这是卢布,俄国的货币。”杜明姝警惕道:“你别给我弄丢了,这可是几十块钱,弄坏弄丢别怪我辣手摧花。”

        “这么多?”杜玉元惊讶。

        他这几个月勤勤恳恳,也赚了十几二十几块钱,但可惜被爷爷奶奶发现给帮着收起来,手里是一分也没有。

        看到妹妹有这么多,就有点眼红:“哼,我也有。”

        杜明姝放好东西,跟着她哥往林子走。

        今天她姐和她朋友一起去玩了,就他们两个过去,韩相宇已经在那儿了。

        “我就说要早点来吧。”

        “没事,我也才刚刚到。”韩相宇就地坐下,在四周拔草,一点一点的编织,一边给杜玉元兄妹俩讲解。

        普普通通的绿草在他手里转啊转,最后变成一只绿色的兔子。

        杜玉元和杜明姝也完成了,但这兔子软趴趴的,虽然也有形,但还差得远。

        “没关系,多练练就好了,我也学了很久才学会。”韩相宇安慰两个人:“这个你们谁要?”

        “我。”

        “我。”

        两个人一起举手,杜明姝眯眼,杜玉元瞪她:“你要它有什么用,不准跟我抢。”

        韩相宇见状急忙说:“你们别争,我再编一个,一人一个。”

        “哼。”

        编完兔子,韩相宇又拿了根草直接吹起来,音乐缓缓流淌,环绕在山间。

        杜玉元跟着学,很快就学会,但杜明姝就不行了,她就是个五音不全的,怎么也学不会,最多就能吹出个响儿来。

        “哈哈哈,笨死了,这都不会。”

        杜玉元欠揍的嘲笑,杜明姝扯着他的两颊:“让你笑。”

        分开的时候,彼此依依不舍,约定后天见面的时间,才分开。

        回去的路上,杜玉元还在吧啦吧啦的说:“韩相宇要是在我们村就好了,到时候我们就能天天一起玩。”

        “这样隔着铁丝网,好多游戏都不能玩,太可惜了。”

        “而且他唱歌好好听,像百灵鸟一样,不知道为什么他家里人不喜欢,害的他要躲出来偷偷唱。”

        “你好啰嗦。”杜明姝嫌弃道,扯着衣服:“好热。”

        今天的天气很闷,温度也很高,在林子里还好,一出来就闷的慌,这么一会儿功夫,她就觉得浑身粘唧唧的。

        “我们去河里洗澡吧。”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