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嫁恶婿-> 第777章 荒谬
第777章 荒谬 作者:蝈小猫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2-23
  •     小卓子被拖出去的时候,还不住的求饶道:“公主饶命,公主饶命啊……”

        李元清却是觉得吵嚷,他越是这么喊,那两个太监便将他拖得更快,没一会儿的工夫,便在李元清的视线里消失不见了。

        而池映寒却是怔在原地,有些发愣。

        下一刻,李元清突然发问道:“怎么?觉得可怜吗?前一刻刚帮完的人,下一刻就被本公主杖毙了,会不会觉得本公主残忍?”

        池映寒听闻这个问题,一时有些纠结。

        在他

        而李元清却是主动解答了池映寒这个疑惑。

        “所以说别充什么好人,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回事,你帮他一遭,受累都是活该。”

        确实,池映寒到现在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卓子跟他说,他是被人污蔑的。

        但到了安阳公主这里,安阳公主说的却是——小卓子就是个喜好偷鸡摸狗的,而且还偷到了她的头上!

        夹在中间的池映寒只感觉自己帮他这么一遭,实在是多此一举,甚至还耽搁了回去看妻儿的时间。

        他也不知道李元清还要跟他说些什么,心里一直想着该如何同李元清阐明——自己还想赶紧回去看妻儿呢!

        而这时,李元清突然开口问道:“对了,王雅兮最近还好吗?”

        这宫里的人一口一个“王雅兮”的,惹得池映寒每次听闻这名儿,心里都得翻译一下,方才能反应过来这是问自家媳妇呢!

        池映寒遂回道:“好多了……”

        “别说得这么笼统,直接回答怎么个好法儿?是不像之前那样经常昏迷了,还是已经能下地走动了?”

        池映寒回道:“能走动了,但是身体还是不及往日……”

        “那就行!她也是个有才的,要是就这么死了,还真是怪可惜的……”

        池映寒:“……”

        行罢!池映寒方才是想多了,原来这位祖宗纯是惜才呢!可能顾相宜本人在她心目中还是一只土里土气的山鸡……

        这些话,池映寒自是没说出口,只听安阳公主又道:“不过话说回来,本公主就不明白了——王雅兮这是什么眼光?怎么嫁给你了?”

        池映寒尬笑一声,心道:他怎么了?他是缺胳膊还是少腿了?

        “你说你长得也不好看啊,而且脑子还缺根筋,什么蠢事都干得出来,她嫁给你是图个什么?”

        听闻这话,池映寒赶忙打断她道:“那个……殿下,下官的长相虽是入不了您的眼,但是您也不能这么说……我媳妇在家对我这张脸还是挺满意的……”

        “所以说你们南阳这地方还是太小了,她这眼界太窄,就你这也相貌能满意?果真是眼光不行!”

        池映寒:“……”

        杀千刀的,这还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听见有说他长相不过关的!

        惹得池映寒不得不驳道:“殿下,这话真不能这么说……毕竟咱们这种啥本事都没有的纨绔子弟,基本上就剩下一张脸了,您不能再往下贬了……”

        池映寒这实诚的话,倒是将李元清逗笑了,道:“所以她就图你这张脸?这太荒谬了!不行不行!池议郎,既她现在能走动了,那她能来宫里吗?本公主想见见她!这么长时间没见,都有点想她了……”

        池映寒眨了眨眼。

        他该说能,还是不能呢……

        可别再答错了问题,惹得小祖宗更加讨厌他了……

        池映寒只得叹了口气道:“下官也不确定她能不能来,毕竟她这次生产,折损太严重了……”

        “这点本公主知道!但她有什么不能来的?需要本公主派车接她,还是八台大轿抬她?怎么着都能把她接过来了!所以这事本公主算是定了,过两天让她过来啊!顺便看看本公主的夫郎!”

        池映寒心道:这是准备当着她的面在拉踩一波?

        不管怎么说,这安阳公主确实是个能作妖的!

        不过说到安阳公主的夫郎,池映寒忍不住问了一句:“敢问殿下的驸马是哪位啊?”

        李元清闻言,却是惊道:“敢情你还不知道呢?”

        池映寒回道:“下官确实不知道啊!”

        李元清说起自己的驸马,既是骄傲,又是幸福。

        “自是这次殿试的状元郎,安瑾瑜啊。”

        池映寒:“……”

        在听闻这个名字后,池映寒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我的天爷呀!

        安瑾瑜这厮到底是什么命格?命怎么这么硬?都被抄家了,还能翻身崛起当驸马爷?!

        而且……

        这就是安阳公主的品味?她瞎了吧?那安瑾瑜可是他家小祖宗死活不嫁的呀!

        不过,倘若池映寒不知道也就罢了,现下他知道了,定不会让李元清也被祸害了,遂道:“殿下,您怎么就看上那安瑾瑜了?那安瑾瑜是南阳的,跟我们是一个地方的,您不知道,他在南阳那可是……”

        “本公主知道你要说什么!不就是在南阳城被抄家,众说纷纭吗?本公主问过他,他被抄家的事儿根本就是一桩冤案,早在上个月,本公主就下令彻查了!不论是十三卫、刑部还是大理寺,都得去给本公主重新调查这案子,本公主定要查出真凶,还安公子一个清白!”

        池映寒听着她的话,当场震惊了。

        他顿时明白,为什么四房会死得那么彻底了——敢情是三房在此之前便知道朝廷要重查运盐一案,而在两家争执过程中,三房虽未插手,但明确知晓了这件事是四房干的!

        所以,后面发生了什么糊涂账,池映寒都不记得了,只知道这件事搞得他有些背后发凉……

        而李元清在说完这话后,发现池映寒并未回她,遂道:“怎么?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了……”

        “没有了就好!既没有了,那今后便不许侮辱驸马爷,你当驸马爷是你随便能侮辱的吗?你以为王雅兮能罩你一次,还能接二连三的罩你吗?告诉你,不存在的!等王雅兮过来,本公主就得跟她讲清楚,以后你再犯事,本公主直接找她问话!”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