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穿越后变成了农家老太太-> 第016章:演技还是不够
第016章:演技还是不够 作者:小窥吃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2-02
  •     坦白地说,陈三石对现在的陈旦旦还是挺满意的,毕竟和他小时候很像。

        人嘛,活着,怎么能随便地让人欺负呢?他的理念,就是只准自己欺负别人,绝不准别人欺负自己!

        所以,他教给陈旦旦的理念,也是这样的!

        这个家,陈旦旦受他的影响最大,潜移默化地,也就变成了和他差不多的人。

        不过,对陈三石来说,他并不是在教坏陈旦旦,而是在教他如何保护好自己,不让别人欺负,仅此!

        但是,吴氏可不这么认为,她就是觉得陈三石是在故意带歪她的儿子,愤愤地道:“陈三石,你有没有带坏旦旦,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当我们是瞎子吗?你就是故意的!好让旦旦以后也变成你这个样子!别以为我不知道!”

        陈三石冷笑,道:“大嫂,你别含血喷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旦旦好,不信你问问他!”

        陈旦旦赶紧道:“娘,三叔只是在教我防身的本领,并没……”

        “你住嘴!”吴氏打断他,跟着继续怼陈三石,像是要把积压了许久的怒火全都发泄出来,“老三,你自己不成器也就算了,还想拉着我们家旦旦垫背,到底是几个意思?旦旦以后可是要继承陈家香火的,把他弄成你这样的,你是想断我们陈家的后吗?”

        言外之意,就是陈旦旦要是继续像他这样,以后估计娶媳妇也是困难的!

        也有讽刺陈三石二十二了都还没娶媳妇的意思!

        被这么说,一向大大咧咧的陈三石也有点怒了,竟是一巴掌拍在桌面上,怒道:“吴春梅,有些话,我劝你还是想清楚了再说!什么断不断后的,这种话是可以随便乱说的吗?”

        他觉得,吴氏这是在咒他!

        咒他以后断后!

        吴氏也跟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瞪着一双眼,一副怼到底的架势,“你都敢这么做,我怎么就不敢说了?”

        这个场景,将陈清清与陈旦旦都吓坏了!

        母亲与三叔还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冲突!

        以前虽然也吵过一些,但都没现在的这次激烈!

        “够了!”见他们这架势,就像是想要打起来,苏映巧看不下去了,这一声竟是带着嘶吼,“吵什么吵?还是否将我这个母亲放眼里?这饭还吃不吃了?”

        吴氏与陈三石积怨已深,心中还有很多狠话没放出来,忽然被母亲这么打断,心间的怒火就像是瞬间被掐断了一样。

        她恶狠狠地瞪着陈三石,最终,还是缓缓地坐了下来。

        “我不吃了!”陈三石摞了碗筷,直接出去了。

        估计也是被气坏了!

        一直不吭声的陈大石见了,立刻起身过去拉他,“三石,你嫂子有些言重了,我、我替她向你道歉!”

        “什么我言重了?我说的,都是事实!”听到丈夫这么说,吴氏简直气炸,忍不住朝陈大石吼了一句!

        陈大石脖子缩了缩,不敢回头去看妻子。

        一副很心虚的样子。

        “我没事,你们吃饭吧,不用管我。”陈三石甩开陈大石的手,出去了。

        陈大石站在那里,看着老三出去,竟是有点不知所措。

        夹在兄弟与妻子之间,这人真是难做啊!

        苏映巧发现,自己到底不是真的老太太,竟是没有完全地镇住这个场子,看来演技还是不够啊!

        而且,对于这样的争吵,她觉得真的很不适应。

        在没穿越之前,她就不是个吵架的能手。

        所以,哪怕披着陈老太太的外衣,却还是难以将陈老太太生前的那种气场发挥出来,总体上学得其实还挺像的,就是差了那么一点。

        但也因为差了一点,所以,场面就有点失控了。

        陈三石出去之后,堂屋里,一时间,鸦雀无声。

        苏映巧咳了一声,打破了沉寂,目光严肃地看向吴氏,道:“吴氏,你今晚,吃失心药了是吧?”

        吴氏皱着眉,心中压着一把火,但面对着母亲,并不敢发作,道:“娘,旦旦为何成长成这样,你应该也看得出来,就是老三的错!要不是他带坏的旦旦,旦旦才不可能变得这么调皮!”

        苏映巧正色道:“这个事情,究竟是谁的错,暂且不说。就刚刚你对三儿说的这些,作为一家人,你觉得,合适吗?”

        吴氏咬了一下嘴唇,就知道娘会偏心小叔子,不由道:“娘,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有什么错吗?”

        苏映巧冷着语调,道:“实话实说?也就是说,你是承认,你在诅咒三儿以后断后,对吧?”

        闻此,吴氏面色微变,赶紧道:“娘,我没有诅咒他!你、你误解我了!”

        苏映巧道:“误解?那你为何说,三儿要拉旦旦垫背,意在断我们陈家的后?这话,不是在说,三儿要断后,所以,旦旦要学他,以后也会断后?”

        吴氏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道:“娘,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表达,他带坏旦旦的后果!可能是说得有些急了,所以,就、就说了点糊涂的话……这并不是我的本意!娘,你要相信我,我没有诅咒老三的意思,真的没有!”

        苏映巧哼了一声,端着一副长辈的姿态,看着吴氏,目光凉凉,道:“行了,这次,就当你是无意的!下次要是敢再说这种歹毒的话,看我不让大石把你休了!”

        吴氏委屈得很,低着头,不敢吭声。

        “吃饭吧!”苏映巧拿起筷子,夹了筷菜,尝了一口,发现都凉了,本来就已经没了胃口,就更没胃口了。

        陈大石见状,当即道:“我拿菜去热一热。”

        苏映巧则道:“你们要吃就热吧,我饱了。”

        说完,起身,拿着个凳子,还有一把蒲扇,到堂屋外的屋檐下坐去了。

        担心两个孩子没吃饱,陈大石还是将菜端去热了一下,才重新端回来。

        陈清清与陈旦旦确实没有吃饱,虽然也没多少胃口,但多少还是吃了一些,免得晚上睡觉的时候肚饿。

        毕竟,他们还在长身体,没吃饱的话,是很容易饿的。

        也是考虑到了这点,陈大石才叮嘱着他们要多吃一点。

        吴氏眼里都是怨意,怨恨小叔,怨恨母亲,怨恨丈夫,但身在这个家,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无奈。

        她错了吗?

        她不觉得自己错了!

        要不是家里的什么活都落在她与丈夫身上,她何至于没空管教儿子,从而让老三把儿子带坏了?

        若说有错,那就是老三的错!

        是母亲的错!

        是丈夫的错!

        陈三石倒是没有愤而离家,而是跑到陈二石那边去了,一边蹭吃,一边吐槽着吴氏。吐槽完了,叹了口气,道:“唉,也不知该怎么形容,反正,很是糟心!”

        陈二石看了他一眼,道:“娘要是答应让我搬出去,你就可以搬这小屋来,不跟他们一块住了,这样能减少不少的麻烦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