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穿越后变成了农家老太太-> 第019章:尴尬的一场戏
第019章:尴尬的一场戏 作者:小窥吃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2-02
  •     让他赔?

        想得美!

        关键是,除了打了这条“狗”,他也没有做别的破坏!

        再说,这条“狗”只是被踹了一脚而已,也不过小伤!

        “不赔也行!”范掌柜冷着声音,“那我只能去报官了,让官府来处理吧!”目光转向伙计,“去报官吧!”

        那伙计赶紧道:“是!”

        就扭身出去了!

        出去之前,还高傲地瞥了陈三石一眼,像是在说:你们完蛋了!

        见状,苏映巧更紧张了!

        这可怎么办哦!

        她走了过来,拉了一下陈三石,低声道:“三儿,要不,咱们赔钱了事算了?”

        相较于坐牢,换是陈老太太,应该也会这么选择吧?

        听母亲这么说,陈三石却是不以为意,道:“娘,我们又没有错,赔什么赔?”斜了范掌柜一眼,“疯狗咬人,还不让打了?”

        跟着又对母亲道:“我们走,让他们去报官,反正他们又不认识我们,我们一旦走了,看他们上哪儿找咱们!”

        说着,就扯着母亲往店外走!

        “慢着!”

        范掌柜挡在了他们身前。

        “怎么,还想拦我们?”陈三石道。

        “你们敢出去,我就敢叫人,说你们抢劫!”范掌柜道。

        “抢劫?”陈三石好笑,“我说掌柜,你说我们抢劫,大家就真会相信你说的话,认为我们在抢劫?”

        范掌柜冷然道:“要不要试一试?”

        苏映巧知道,就他们的打扮,掌柜真要叫人,他们还真有被误会的可能!毕竟,这掌柜在镇上开店多年,人们更是容易相信他,而不是相信他们!

        陈三石琢磨了一下,很快也想到了这个点,微微皱眉,心中道:情况真是有点不妙啊!

        不过,就他的为人,也不惧怕,念头一转,笑道:“掌柜,你敢拦我们,信不信,我敢大声地喊,说你在欺负我们母子俩!”

        说着,转头看向母亲,给了母亲一个眼神。

        像是在暗示着什么。

        苏映巧看了看他给的眼神,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稍稍想了一会,才明白了他的用意,便是让她哭闹呗!

        这个把戏,不就是陈老太太擅长的吗?

        以前,一遇到什吃亏的事情,就撒泼打滚,又哭又闹!

        看来,要想渡过眼下的难关,她只能掏出这门技艺了!

        于是,她酝酿了一下情绪,感觉差不多了,就往地面上滚,然后哭喊着道:“哎哟,抢劫了!掌柜想要我们的药材,却不想付钱,想要硬抢我们的东西!”

        “大家来看看、来评评理啊!”

        “这掌柜,太欺负人了!”

        “我好不容易从山上采挖了一株药材,拿来卖,想挣点钱,哪里想到,竟遇到了这样的黑心掌柜,想要侵吞我的东西,还不让我们走,而且还不付钱!”

        “这可是我儿子未来娶媳妇的钱啊!”

        “没这钱,我儿怎么娶媳妇啊!”

        “哎呀,不、不活了!”

        “没法活了!”

        “让我撞死算了吧!”

        虽然这戏挺尴尬的,但是,既然演都演了,那就要演得像一点!

        所以,她还真的要去撞头!

        一头撞向旁边的墙壁!

        陈三石也是个鬼精,看见了,当即过去拦她,大声道:“娘,你可不能这样啊,不就是一株药材而已吗?给他就算了,何必如此,不值得啊!娘,命才是最重要的啊!而且,家里没了你,可不行啊!”

        因为他们就在比较靠近门口的地方,这样的大呼大叫,自然是吸引到了路过店铺门口的行人。

        很快,就有一群凑热闹的来围观了!

        看着这老妇在地面上撒泼打滚,还说这种诬陷他的话,范掌柜的脸色,那叫一个黑!跟烧了百年的锅底似的!

        果然,人们都是容易站在弱者这边考虑的,毕竟,大部分人本身就是弱者,见得这种情况,很容易引发共鸣。

        于是,不由有人站了出来,指责掌柜,“掌柜的,你怎么这么黑心,人家卖药是为了换取给儿子娶媳妇的钱,你怎么能够凭白抢占别人的东西?到底有没有良心啊?”

        “是啊,瞧这对母子,多可怜啊!”

        “掌柜,要么让他们走,要么付钱!”

        “对!不让他们走,又不付钱,是什么的道理!”

        众人纷纷指责掌柜!

        范掌柜当然也做了辩解,但是,根本没几个人愿意听,一个个先入为主地认为就是他在坑这对母子!

        弄得这位老妇想要寻死!

        不少人在喊着让他道歉!

        范掌柜:“……”

        “你、你们,别演了!”他指着苏映巧与陈三石大骂,“我怎么坑你们了?你们说来卖药材,那么,你们的药材在哪里,我怎么没看见?你们别乱抹黑人,我可什么也都没做!分明就是你们来这里找的茬,竟然说是我想侵吞你们的药材!如此颠倒黑白,太过分了吧!”

        苏映巧可没有搭理他,继续在那里哭闹,还一边寻死,“我们就是来卖药,掌柜的看中了我们的药,却不肯付钱,还威胁着说,我们如果不把药材交出来,就不让离开,还要去报官,说我们是在这里闹事,以此逼迫我们把药材白白给他!”

        “哎呀,这天下,还有没有王法了!”

        “怎么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黑心商?”

        “三儿,你别拦我,让我死了算了!”

        说着,又要去撞头!

        陈三石死死地拽着她,“娘,你可不能死!这人如此欺人太甚,总会有报应的!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会有那么一天的!娘,你就听儿子的一句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看着这对母子演戏,听着众人的声讨,范掌柜简直欲哭无泪!

        怎么会遇到这样的赖皮货?

        真是有一种不小心踩了恶犬的尾巴,然后被咬了一口的感觉!

        “怎么回事?”

        “谁在哭闹?”

        “让开让开!”

        有衙役过来了!

        镇上并没有衙门,但为了方便管理,基本都会设有一个“衙站”,驻守着十来名衙役,负责维护镇上的秩序。

        是那伙计去将衙役找来的。

        衙役一来,众围观的纷纷让开。

        看到衙役,苏映巧可不管,继续装,大哭大喊!

        见状,带头的衙役不由皱眉,瞥了那伙计一眼,“怎么回事,怎么和你说的不一样?”

        因为此前苏映巧就有哭喊过,说掌柜为了药材,刻意将他们拦在这里,还去报了官,此刻见衙役来了,不就等于是验证了她刚才说的了吗?于是,众人纷纷觉得,这个药铺简直太过分了,为了抢夺药材,竟做这样的事!

        这不是明摆着在欺负人吗?

        若是没有众人在这里围观,来了衙役,说不定还真是掌柜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毕竟,谁都清楚,只要不是太大的事,稍稍塞几个钱,这些衙役就会看钱行事,根本不管黑白!

        “大人,你们来得正好,可要为草民做主啊!”

        苏映巧当即过来“哀求”!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