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穿越后变成了农家老太太-> 第025章:你胜之不武!
第025章:你胜之不武! 作者:小窥吃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2-02
  •     “你要是真有诚意,那就拿出一两来!”陈三石冷笑,“不然,就别在这里聒噪,跟苍蝇似的!”

        “我说你们,别不知好歹!”范掌柜有点压不住脾气了,“我好心跟你们求购,给的价格也是非常可观的,你们就这个态度?”

        “是啊!我们就这个态度,不服?”陈三石抬起一只手,在范掌柜面前捏了捏拳头,痞态尽显,“若是不服,那就来揍我啊!”

        范掌柜:“……”

        看这家伙痞里痞气的,他也不敢招惹,只得压住脾气,道:“说真的,四百文,除了我之外,没人愿意出!错过了这个村,可没下个店!”

        “没有就没有了,哪怕低价卖给别人,也不卖给你!”陈三石故意道。

        范掌柜:“……”

        这对母子,可真是油盐不进啊!

        “行,那你们就继续抱着这一两的报价吧!看谁会那么蠢,愿意花这个价钱从你们手中收购!”

        他真的生气了!

        甩着袖子离开!

        见他终于走了,陈三石不由朝他走去的方向吐了一口唾沫,道:“谁稀罕卖给你啊!”

        对此,苏映巧也不觉得遗憾,市场价即使真没自己想象的那么高,但是,真要拿去卖,四百文肯定还是能够卖出去的吧?

        范掌柜能喊四百文的价,肯定还有愿意出这个价的!

        甚至,会有比这个价更高的!

        总之,她不愿这么稀里糊涂的卖了。

        至少,也得去了解了解县城的行情。

        至于府城,有点远,就没必要去了。

        等回到家,天都快黑了。

        “娘,那紫乌藤的块根,卖掉了没有?”见他们回来,陈大石问。

        苏映巧摇了下头,道:“没遇到合适的价格,就留下来了。等明天去一趟县城,看看能不能卖掉。”

        见陈大石皱眉,陈三石在旁道:“大哥,你不用担心这块根卖不出去,今天可是有人报价了四百文呢,我们只是觉得能卖更好的价格,所以,才没有卖的!”

        闻言,陈大石大吃一惊,张大嘴巴,“四……四百文?”

        一副没有想到的样子!

        他以为,这玩意,估计也就能卖个几十文,顶多一百文。

        然而,竟然有人出了四百文的价格?

        母亲居然还不卖?

        刚好经过的吴氏也听到了,不由停顿下来,诧异地望着老三,下意识地道:“人家都出四百文了,居然还不卖,留着下鸡蛋吗?”

        “是啊!留着下鸡蛋,然后卖五百文、六百文、七百文……甚至一两,怎么了?”陈三石冷眼扫了过来!

        吴氏觉得有点可笑,道:“能卖四百文已经不错了,居然还想着卖一两,疯了吧?小心卖不出去,到时还囤坏了!”

        “咳!”苏映巧忽然咳了一声!

        吴氏刚刚只是看见陈三石,没注意到母亲也在,听得咳嗽,这才看到母亲,想起自己刚刚说的话,背心顿时一阵凉!

        “我、我做饭去了……”她赶紧逃之夭夭!

        苏映巧不再提紫乌藤的事,转头问陈大石:“对了,今日你们带旦旦下地干活了没有?他都干了什么?”

        陈大石摸了摸头,道:“娘,今天本来让他与清清去割草的,结果,他一个不小心,把手割到了,然后,就让他休息了。”

        “割到手了?”苏映巧倒是有点担心,“重不重?”

        陈大石摇头,道:“小伤而已,没事,已经弄了些草药给他包扎了。不过,就那伤口,估计,这两天都不能下地干活了。”

        苏映巧皱了皱眉,转了一下眼珠,就要去找陈旦旦。

        陈旦旦正在后院那里拿着个破碗与陈清清在斗蟋蟀,而且已经到了尾声,看那样子,是陈清清的蟋蟀要赢了。

        “耶,我赢了!”看到弟弟的蟋蟀被打败了,陈清清不由高兴地跳起来。

        “哼,不玩了!”输了的陈旦旦看样子不太高兴,“我的这只蟋蟀,根本就是只病的,你的蟋蟀胜之不武!”

        陈清清嘟了嘟嘴,道:“你别不服,输了就是输了!”

        陈旦旦一脸不悦,而且很不服气,道:“十次才赢一次,还是碰到了一只病的,有什么好高兴的?”

        陈清清怕陈旦旦一怒之下将她的蟋蟀踩死,赶紧将那个破碗拿到一边,用手护住自己的蟋蟀,道:“反正我赢了,我就高兴!”

        苏映巧靠在门板那里,看着他们两个在那里斗嘴,觉得挺有意思的,都是小孩子脾气,吵吵闹闹,很是正常。

        所以,她也没管,就在那里静静地观望着。

        陈旦旦与陈清清并没有注意到奶奶的出现,依然在那里拌嘴。

        陈旦旦道:“等我下次弄只强壮的来,非要弄死你的这只蟋蟀不可!”

        陈清清护着自己的蟋蟀,白了弟弟一眼,道:“你尽管去找,反正,我若输了,也不会像你这么找借口!”

        陈旦旦道:“我哪里找借口了?我说的是事实好吧?我刚刚的这只蟋蟀,状态那么差,肯定是生病了,不然你怎么可能赢?你忘了自己输了多少次了吗?”

        “我输了,都认了啊!”陈清清道,“哪里像你,输一次就输不起了?还找这样那样的借口?”

        “我没输不起!”陈旦旦否认,“我只是陈述事实而已,你敢说,我的这只蟋蟀,不是病的?”

        跟着又摸了摸那根卷了一圈白条的手指,“还有,我手指伤了,从而影响了我对蟋蟀的掌控,所以,才让你赢了。”

        陈清清眼里闪过鄙夷,“你的蟋蟀打不赢我的蟋蟀,与你手指有什么关系?”

        陈旦旦噘着嘴,“当然有关系!这涉及到战术好不?不然,你觉得,我们用草驱动它们的意义何在?”

        “意义就是让它们打起来啊!”陈清清道,“难不成,你觉得,拿根草在那里挑动,就能左右战局?”

        “当然能了!”陈旦旦语气肯定地道,“不然,为什么我总是能赢?就是因为我会挑动它们的意志,释放它们的战力,然后一口气把对手干掉!你连这个都不懂,也难怪老是输!这次能赢,完全就是走运而已!”

        陈清清抿了一下嘴唇,若有所思,道:“就算是这样,可是,你就伤了一根手指而已,能有多大的影响?你的另一只手,不是没事吗?话说,刚才挑动蟋蟀的时候,你用的也不是伤了的那只手吧?”

        陈旦旦稍稍支吾了一下,然后道:“反、反正,就是有影响!”

        陈清清又递了他一个白眼,道:“就你这伤,我以前割草的时候,就没少被割过,是怎样的感觉,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行了,就算我胜之不武,总可以了吧?”

        她到底是姐姐,也不想跟他争那么多。

        见姐姐居然承认自己“胜之不武”了,陈旦旦倒是有点怔愣,似乎是没有想到她会这么的毫不在意。

        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