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穿越后变成了农家老太太-> 第026章:带回来的兔子
第026章:带回来的兔子 作者:小窥吃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2-02
  •     陈清清转身,准备去前院,结果,这么一转身,就看到奶奶靠在门板那里,一双眼睛正在看着他们这边。

        本来脸上还挂着几分喜悦的她,顿时变得有些拘谨。

        也不知道奶奶在这里望多久了,她心中不由泛起一丝不安。

        尽管并没有犯错,可是,面对奶奶,她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忐忑感。

        “奶奶,你……去镇上回来了?”她支吾地问,当是在与苏映巧打招呼。

        苏映巧点头,“嗯”了一声,心中一声叹息:这孩子,怎么每次看到我,都跟老鼠见到了猫似的?

        “我、我去厨房帮忙去。”陈清清找了个借口开溜。

        苏映巧也就没管她,而是朝陈旦旦望了过来。

        看见苏映巧,陈旦旦咧着嘴笑,笑得有点刻意,道:“奶奶,你这不声不响地出现,不会是想吓唬我与姐姐吧?”

        苏映巧走了过来,瞥了一眼他那根受伤的手指,道:“你这手指,怎么回事?”

        陈旦旦低头看了一眼那根卷着白条的手指,摸了摸,叹了口气,道:“今天下地干活,爹爹让我跟姐姐去割草,割着割着,就不小心被割到了,所以,就这样了。”

        苏映巧伸过手,抓起了他的那只手,看了看,道:“平时打架那么厉害,只是让去地里割草,就这么不小心的?”

        陈旦旦苦笑,道:“奶奶,我、我也不想嘛,但都被割到了,我有什么办法?”

        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转,小心翼翼地道:“接下来几天,我应该是没法继续去割草了,奶奶,你看,这个惩罚……”

        显然,他是希望苏映巧能够撤销惩罚。

        苏映巧都有点怀疑,他不小心割伤了手,是不是故意的,以此逃避干活?不过,不管是不是故意,他的手确实受伤了,她也不好不讲情面,继续责罚他。

        想了想,苏映巧道:“那你就休息两天吧,等伤好了再说。”

        说着,放下了他的那一只手。

        闻言,陈旦旦顿时面露喜色,道:“那么,我是不是可以去村里玩了?”

        对他来说,玩才是最重要的!

        苏映巧的面色瞬间变得冷淡起来,道:“玩可以,但,我警告你,再敢招惹是非,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完,转身走开了。

        她回了前院,就见老二这个时候才从外面回来,肩上还扛着一捆木柴,手上……

        竟然抓了一只野兔?

        还是只小的。

        浑身洁白。

        “哇,兔子!”

        陈清清正在院中,看见陈二石手上拎着只小兔子,眼睛不由亮了起来,跟着跑了过来,围着陈二石转。

        陈二石放下肩上的木柴,看见侄女对兔子很是喜欢,就把兔子给她,道:“清清,喜欢吗?送你了。”

        “送我?真的吗?”陈清清既惊又喜!

        陈二石点头,道:“当然是真的,只是,你会养吗?”

        陈清清抱着陈二石递给她的兔子,摸了摸兔子的脑袋,眼里透着犹豫,“这个嘛……”

        她也不确定会不会养,所以,有点担心,万一养死了怎么办?

        “她不会,我会!”陈旦旦不知从哪里蹦了出来,趁陈清清不注意,一把抢走了兔子,拎在手中,笑呵呵地道,“二叔,这兔子,送我好了!我一定会将它养肥、养胖的!等足够肥胖了,以后就吃兔子肉!”

        听说“吃兔子肉”,陈清清不由恼怒,过来抢兔子,“陈旦旦,快把兔子还我,这是二叔送我的!”

        “此外,这兔子,不是养来吃的!”

        陈旦旦身手灵活得很,一下躲开了陈清清伸来的手,一脸得意,“谁抢到就是谁的!你又不会养,给你干嘛,让你养死啊?还有,兔子养了不是拿来吃的,是拿来干嘛的?是要养做祖宗吗?”

        “反正,不准杀!不准吃!”陈清清追着他。

        陈旦旦跑得贼快,一边跑,还一边回头挑衅!

        “略略路!你追到我再说!”

        “站住,别跑!”

        陈二石在将兔子送出之后,也就没再管他们姐弟俩,回屋子忙他的事情去了。

        姐弟俩在院子里追逐了一番,苏映巧看着兔子被陈旦旦拎在手中到处乱跑,看上去挺可怜的,不由走了过来,道:“你们两个,别争了,既然是姐弟,是一家人,一起养不好吗?有啥好争的?瞧小兔子被你们这样拎着,还拎着它跑来跑去的,还没等你们养它,就先被你们弄死了!”

        这么一听,陈旦旦赶紧将兔子放了下来。

        也不再继续跑了。

        陈清清心疼地看着兔子,嗔怪地瞥了弟弟一样,道:“瞧你,拎着它,把它弄得一点精神也没有了!要是出了状况,我饶不了你!”

        陈旦旦不以为意,道:“关我什么事?二叔把它带回来,就是这个样子的!”

        “哟,哪里来的兔子?”陈三石也凑了过来,“这么小一只,至少得养上几个月,才能杀了吃吧?”

        “兔子不能杀!”陈清清颦着眉,语调坚决,“我不准你们杀它!”

        陈三石咧着嘴笑,看着侄女,见她一脸认真的样子,不由道:“不杀不杀,我也就随口说说而已。”

        家里虽穷,但也没穷到揭不开锅的地步。

        所以,不过一只兔子,养就养了。

        小孩子嘛,就是喜欢这种小动物!

        陈三石去找了个破旧、而且已经废弃不用了的箩筐过来,往里面垫了草,让他们将兔子放箩筐里养。

        “三叔,兔子是吃什么的?”陈清清问。

        “当然是吃兔子草啊,外面山里一大把,很容易找的,不用慌它没吃的!”陈三石道。

        听他这么说,陈清清也就放心了。

        看着箩筐里的兔子,又不由喃喃,“只有一只,会不会孤独啊?”

        陈旦旦好笑,“兔子而已,又不是人,懂得什么孤独不孤独的?”

        陈清清瞥着他,皱眉道:“你怎么知道它不会孤独?你又不是它!而且,不是人就不会孤独了吗?”

        陈旦旦回击,“你也不是它,又怎么知道它会孤独?”

        陈清清不知该怎么回应,不由哼了一声,选择不理他!

        陈旦旦则在旁边故意道:“孤独又怎样?反正,等长大了,肯定是要宰杀来吃肉的,谁闲得没事养着个祖宗来供着?”

        一听到这个,陈清清就满肚子来气,捏着拳头要揍人,“你、你敢吃它,我就敢把你揍成胖猪头!”

        陈旦旦摸了摸鼻子,浑不在意,道:“就你,打得过我吗?还把我揍成胖猪头?切!我是看在你是我姐的份上,才只动口不动手的。”

        说着,还呵呵地笑。

        两人在那里你一言、我一句地相互针对着。

        吵吵闹闹!

        苏映巧并不掺和他们的这种事,就坐在屋檐下看着,感受着老年人的生活,不时地回想起自己的小时候。

        话说,她距离小时候,也就十来年而已……

        结果,只是一晃,竟变成了个乡野老太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