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穿越后变成了农家老太太-> 第038章:心中那个无奈
第038章:心中那个无奈 作者:小窥吃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2-07
  •     “就他干的这种事,不该打吗?”陈大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牙齿咬得喀喀响,一双眼睛像是能瞪死人!

        从来!

        他从来没有这么愤怒过!

        苏映巧这时也赶了过来,看见宋家的房子还在烧着,大火在“噼噼啪啪”的响着,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大老远就可以看到了。

        见陈老太太来了,宋耀飞懒得去管陈大石与陈旦旦,直接朝她走来,毕竟,陈家就是陈老太太做主的,找她才是最有用的,道:“张婶,你来得正好!你孙子放火烧我家的事,你们家必须给个交代!”

        宋耀飞与陈大石是同辈的,所以,才叫她“张婶”。

        苏映巧看了眼被烧的那个房子,不是主屋,而是……

        养猪的那个房子!

        我勒个去!

        要是把他家养的猪都烧死了,那,岂不是得赔死了?

        想到这个,苏映巧顿时冷汗涔涔!

        看着宋耀飞,说话的声音都有点变了,道:“老宋,这……”缓了口气,才问:“你家的猪,怎样了?”

        旁边有人道:“幸好发现得及时,猪被提前赶出来了,倒是没有损失。”

        见有人说了,宋耀飞面皮抽了抽,也就没有再回应,而是道:“不管猪有没有损失,反正,我家的房子被烧了,你们陈家得赔!”

        听说猪没事,苏映巧才松了口气,毕竟,宋家就是靠养猪发财的,猪养了好些只呢,要是都被烧没了,这损失可想而知。

        “赔,当然赔。”苏映巧也是理亏,不好与对方争论,只能认裁了,“只是,老宋,你确定,你家房子,是我们家旦旦烧的吗?”

        “不是他,是谁?”宋耀飞一口咬定,“就是他放的火!跟他一起玩的几个小孩都这么说的,难不成还有假?”

        说着,让人去将那几个小孩子叫过来。

        苏映巧问了那几个小孩,那几个小孩说,他们与陈旦旦一起出来玩,陈旦旦一时兴起,就点了火,然后一阵风吹来,把火吹到宋家的屋顶,宋家屋顶是茅草盖的,而且这种六月天那么炎热,天干物燥,一点就燃,然后就烧起来了!

        看他们说话的样子,也不像是在撒谎,而且,很显然,陈旦旦点火玩,也不是为了烧宋家的房子,根本就是个意外。

        但是,宋家可不管是不是意外,反正,他家房子被烧了,索赔是天经地义的!

        大致了解了情况之后,苏映巧也没什么好辩解的,耳边还响着陈大石在骂陈旦旦、甚至是与吴氏在争吵的声音。

        赔,肯定是跑不了了。

        至于要赔多少,宋耀飞说,等大火熄灭了,清点了损失,再跟他们家具体说。

        这么多人在场,宋耀飞也不怕陈家耍赖,故而也没为难他们,让他们将罪魁祸首陈旦旦带回去了。

        见他们离开,众人不由议论:

        “陈家这下完蛋了!”

        “这房子,肯定要赔不少钱吧?”

        “虽说不是主屋,但少说也得赔几两!”

        “是啊!这可是宋家拿来养猪的,里面不少养猪的器具啥的,也都是损失啊!算起来可是一笔不小的钱!”

        “陈家要是赔了这笔钱,只怕……陈三石的这场婚事,也要跟着告吹了吧?”

        “我看,肯定是不成了!”

        “陈三石好不容易才摆脱光棍,这下……啧啧啧!”

        “指不定,要一辈子打光棍了,反正,以后难了。”

        ……

        苏映巧带着沉重的心情回到家,她也想到了老三婚事要黄的事,心中那个无奈啊!好不容易才挣了这笔钱,够不够赔宋家都不好说,哪里还有闲钱给老三娶媳妇?还是四两!越想就越叹气!

        “跪下!”

        回了堂屋,陈大石拽着陈旦旦,让他在苏映巧面前跪下。

        陈旦旦始终没有说话,此前被父亲踹了几脚,此刻身子还在发颤,在父亲的厉喝之下,老老实实跪下。

        吴氏心疼儿子,但见母亲面色阴沉沉地坐在那里,也便不敢吭声。

        “旦旦啊……”

        沉默良久,苏映巧这才开口,颇为无奈地望着这个孙子,“你怎么老是闯祸呢?奶奶都跟你说多少次了,怎么就没一丝觉悟呢?奶奶知道,烧了宋家的房子并非你故意的,但却是你造成的!”

        “这个事,你得承担!”

        “我们也得跟着承担!”

        陈旦旦只是跪在那里,低着头,说不出话来。

        主要是,他也没啥好说的。

        连狡辩的想法都没有。

        毕竟,他确实知道,自己闯大祸了!

        这样的大祸,与以往欺负别人,是不一样的!

        话说,要不是因为他是孩子,估计,都被宋耀飞打了!

        当时,宋耀飞瞪着他的那种眼神,就跟想要吃人一样!

        见他跪在那里默然不语,身体还一颤一颤的,苏映巧也有点心疼,到底只是个十一岁的孩子,但是,她也明白,出了这样的事,必须是要惩罚的!

        不然,不长记性!

        陈三石也听闻风声急急忙忙地赶回来了,一进堂屋,就见陈旦旦跪在那里,屋里的气氛非常压抑!

        看到陈旦旦身体在发颤,就跟冬天里在外面被冻着似的,陈三石不由道:“娘,旦旦肯定知错了,你就饶过他吧!他最近不是才摔伤了吗?让他这么跪着,不太好吧?”

        “你住嘴!”苏映巧瞪了陈三石一眼,“他今天必须在这里跪着!不跪个一天一夜,休想起来!”

        听母亲说要罚儿子跪一天一夜,吴氏吓坏了,赶紧道:“娘,旦旦知错了!他那么小,不懂事很正常,谁小时候又没犯过错呢?适当的惩罚我没话可说,但,要罚他一天一夜在这里跪着,这……他怎么受得了?他还只是个孩子啊!身体怎么吃得消?”

        苏映巧心是软的,但,她知道,这种时候,决不能心软!换是陈老太太,甚至会鞭抽陈旦旦!

        毕竟,害得家里要赔钱!

        对陈老太太来说,这是最不能忍的!

        苏映巧是下不了那个狠手要鞭抽陈旦旦的,所以,也就只能罚跪了,盯了吴氏一眼,冷冷道:“受不了也得受着!吃不消也得吃!”

        “没我允许,谁也不准让他起来!”

        “不然,就跟着一起受罚吧!”

        说着,从座位上起身,出去了。

        她是见不得陈旦旦在那里跪的。

        “娘,听说,家里出事了?”

        老二也从外面回来了。

        苏映巧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而是道:“地里的活都干完了吗?家里没出什么事,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老二往堂屋飘了一眼,见陈旦旦在那里跪着,却也没有进去,而是对母亲点了下头,便回自己的屋子去了。

        苏映巧看了看老二转身走开的背影,想起村里的那些传言,都说自己偏心老三,对老二不闻不问,也不知道,老二听了这些传言,会是什么心理,会不会怀恨她这个母亲?

        对此,她还是有点担忧的……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