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穿越后变成了农家老太太-> 第049章:可真是难得啊
第049章:可真是难得啊 作者:小窥吃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2-20
  •     看了看母亲塞到自己手中的礼物,陈小花抬起手,将礼物递了回去,道:“娘,你不用送我们什么的,你拿回去吧,我们家什么也不缺,你还是留着家里吧……”

        苏映巧没接,看着女儿,道:“这是送你们的,虽然不值几个钱,但,却是娘的一片心意,你还是收下吧。不然,娘来找你帮忙,都觉得不好意思,心里面也会觉得过意不去,真的。”

        不好意思?

        过意不去?

        这样的话,从母亲口中说出,陈小花有一种很新奇的感觉。

        而且,母亲此时的态度,还挺诚恳的。

        不像装的。

        陈小花在心中叹了口气,道:“娘,既如此,那我就收下了。至于郑家,你知道的,女儿就不请你进去了。”

        苏映巧也不想进去,暗暗庆幸刚到门口就碰到了女儿,不然,进去一趟,遇到了郑老太太,又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小花,不管你们能否帮得上忙,娘都在这里谢过你们了。”苏映巧诚意满满地道。

        说着,告辞离开。

        刚要走,就听得一个声音道:

        “哟,张氏,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好久不见了啊!”

        是郑老太太出来了!

        苏映巧心中咯噔了一下,到底还是没有避开,被碰到了!

        她回过了头,看到郑老太太从门里出来,用一种惊讶与鄙夷的目光看着自己,语气里透着讥诮,“怎么,都来到门口了,也不进去坐一坐吗?”

        跟着数落陈小花,“陈氏,你怎么回事?你娘来了,都不请进来的吗?”

        陈小花低垂着头,没有说话。

        苏映巧轻咳一声,道:“不必了,我就刚好路过,想起多年不见小花,心中惦记,就想过来看看,既然看都看了,也没必要进去了。”

        郑老太太呵呵一笑,看着苏映巧,道:“张氏,就你,会惦记陈氏吗?你今天过来,不会是有什么事吧?”

        目光瞥了一眼陈小花手中的一袋东西,眼里光芒一闪,不由抢了过来,“这是什么?”

        还打开看了,却是十几个鸡蛋,还有两斤的猪肉。

        这样的礼,哪怕是在镇上,也不轻了。

        见状,郑老太太倒是惊讶!

        “张氏,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大方了?可真是难得啊!”她瞥了苏映巧一眼,脸色明显与此前不太一样了。

        苏映巧毕竟不是陈老太太,既然是来找帮忙的,自然得拿出诚意来,所以,尽管心疼,还是花了这一笔钱。

        两斤的猪肉呢!

        穿越至今,还是第一次买!

        换是陈老太太,真要来找陈小花,肯定也会空手过来。

        带礼?

        那是不可能的!

        不占郑家的便宜,就已经不错了!

        苏映巧镇定着神色,道:“也没什么,就是来看看女儿,所以,就带了点东西过来。”跟着道:“我家里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说完,转身走了。

        郑老太太自然不会挽留她,看着她走远,心里琢磨了一会,看向陈小花,问:“她来找你做什么?”

        她不相信,张氏真是来看女儿的!

        那种人,心中会装着女儿?

        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陈小花想了想,没有坦白,低着声音,道:“母亲她,就是来看我而已,没什么事。”

        郑老太太哼了一声,道:“你确定真的没什么事?就她,会平白无故地过来送东西?还是这么贵重的?”

        认识了张氏这么多年,每次上门,她哪次不是空手过来?

        哪怕是偶尔带来点东西,也都是入不得郑老太太的眼睛!

        此外,她也觉得,今天的张氏有点古怪,就身上的那股气息,与以前完全不同,便像是换了个人。

        不仅送礼,竟然也没有跟她吵?

        她倒是有点不习惯了。

        不跟张氏斗上一会嘴,都觉得浑身不舒服。

        然而,张氏竟也没给她争吵的机会,直接走掉了。

        不管郑老太太怎么问,陈小花就是不肯说出母亲来找她的真实原因,主要是担心郑老太太会干涉母亲向她求助的这件事情。

        见问不出来,郑老太太也就懒得问了,转身进了院子。

        陈小花不由松了口气,提着母亲送的东西,也进去了。

        苏映巧去了一趟衙站,想见陈三石,但被衙役拦住,不让见面。

        费全从衙站里出来,看到苏映巧,道:“老太太,想要见到你儿子,后天再过来吧!到时候,你儿子会与方士乾当场对质,谁对谁错,自有定论!”

        苏映巧心里都是担心,道:“既然还没有定论,你们凭什么关押他?”

        费全道:“我也是按律法行事,现在他有打了方士乾的巨大嫌疑,我们自然有权暂时将他关押!”

        跟着摆了摆手,“回去吧!”

        苏映巧争取了一下,都没有成功,只得离开。

        在街上走了一会,意外地遇到了苗母!

        “哟,张氏,是去衙站的吧?”苗母满脸堆笑,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苏映巧瞥了她一眼,根本没心情理她,直接从她的身旁走开了。

        见状,苗母在她身后哼了一声,嘀咕道:“你家老三,这牢坐定了!”

        她是刚从方家出来,得知方士乾并非真的伤得严重,是为了对付陈三石,才故意假装伤得严重的。

        她跟方家讨论了一番,然后达成了一致:

        不仅要让陈家赔钱!还要让陈三石坐牢!

        对苗母来说,这样的结果自然是最好的!

        就陈三石这种混蛋,最好是在牢里蹲着!

        省得老是来纠缠她家的翠兰!

        此外,她还趁着这个时机,将女儿与方士乾的婚事谈妥了,婚期定在两个月后。对她来说,婚期越早,越好!

        免得拖久了节外生枝!

        苏映巧回到家,整个人都显得很忧愁,她觉得,自己是慢慢地进入这个角色了,认同了这个身份,把这些事实上与她无关的人当成了家人。

        不然,她也不会这么忧愁!

        陈大石问:“娘,你去找小花了?她怎么说?”

        苏映巧叹了口气,道:“她说,尽力而为,至于能否帮得上忙,并不确定。”

        陈大石道:“唉,老三还是太冲动了,既然与苗家的婚事告吹,又何必去整这一出,把人打了?”

        他实在不能理解!

        皱着眉头,“听说,要是方士乾伤得严重,他至少得蹲一年的牢!而且,还得赔钱!”

        想想,就为陈三石捏把汗!

        吴氏也不由抱怨,道:“他也是任性惯了!现在闹出了这个事,搞得我们在村里都不好做人了,这钱也不知道要赔多少哦!”

        家里都还欠着宋家二两银子呢,再欠一笔,那还得了?

        她之前与陈三石少了争吵,是因为儿子的行为坏了陈三石的婚事,所以,让她心中多少有些愧疚!

        现在,陈三石自己搞出了这种名堂,将陈家置于不利的境地,她的那种愧疚,顿时又荡然无存了!

        所以,对老三的态度便又恢复到了从前的样子!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