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穿越后变成了农家老太太-> 第050章:就这么认定了
第050章:就这么认定了 作者:小窥吃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2-20
  •     转眼,就到了陈三石与方士乾对质的日子。

        陈大石、陈二石都跟着苏映巧一起来了衙站,看着庭审。

        方士乾是被抬过来的,身上缠着绷带,看上去很严重的样子,方父、方母看陈家的眼神都显得怒意汹汹!

        庭审开始了!

        陈三石自然不会承认自己打了方士乾的事实,淡淡地瞥了方士乾一眼,道:“你就是那个方士乾?我们好像并不认识吧?”

        方士乾躺在担架上,被方父扶着坐了起来,瞪着陈三石,道:“陈三石,你就别试图狡辩了,既然不认识,我又何必冤枉你?是我吃太饱了撑着吗?”

        陈三石嘴角挂着个冷笑,道:“谁知道你打着什么主意?或许,确实是你吃太饱,所以撑着了,没事找事!反正,我是第一次见的你!你要是有证据能够指证是我打的你,就拿出来,不然,就是空口无凭!”

        方士乾气愤愤地道:“我身上的伤,就是证据!”

        陈三石嗤笑一声,道:“这算什么证据?我是不是在外面跌了一跤,摔破了头,也可以说是你打的?”

        方士乾就知道这家伙会狡辩,目光看向负责庭审的费全,道:“费大人,我有确切的证据能够证明,我身上的伤,就是陈三石打的!”

        费全正襟危坐,看着方士乾,道:“哦,说来看看?”

        方士乾道:“既然是陈三石打的我,那么,我身上留下的这些伤痕,自然与陈三石的拳头对应得上!”

        闻此,苏映巧心中一跳!

        这家伙,是有备而来啊!

        陈三石也不由皱了下眉头。

        这一点,是他没有想过的。

        看到陈三石脸上发生了些许的变化,方士乾呵呵一笑,接着道:“大人,我们可以去请位大夫过来,让来查验查验!”

        费全点头,便打发了一个衙役去找大夫了。

        很快,就有一位老大夫被请了过来。

        老大夫查验了方士乾的伤,然后还去看了一下陈三石的拳头,比对了一下,点了点头,转头对费全道:“大人,从方公子身上的痕迹看,确实对得上陈三石的拳头。所以,方公子的伤,应该就是陈三石所为!”

        “胡说!”陈三石瞪着那个大夫,怒意汹汹,“天下拳头相似的,多了去!凭什么因为他身上的伤痕与我拳头对得上,就能说明是我打的?”

        顿了一下,道:“我看,你们就是提前串联好了,要一起针对我,是吧?”

        说着,还想冲过去,揍那个老大夫!

        但,被几名衙役拦住了!

        “你想干什么?”

        老大夫吓了一跳!

        陈三石道:“让你冤枉我!”

        几名衙役拉扯着他,将他给拽住了!

        苏映巧赶紧道:“是啊,大人,拳印相似,并不代表就是三儿打的方士乾!或许,是个拳头与三儿差不多的人打了方士乾的呢?”

        方父道:“你们就别耍赖了!我儿与陈三石根本不认识,谁会没事冤枉他?再说,拳印还对得上,这就说明有着很大的问题了!”

        说着,冷了苏映巧一眼!

        费全摸了摸下巴,目光微微闪动,道:“没错,种种迹象,都在表明,就是陈三石打的方士乾!不能因为他咬死不认,就能逃过惩罚!这事,就这么认定了!”

        陈大石急忙道:“大人,这样的判定,还是太草率了,请三思啊!”

        费全道:“现在,有人证,也就是受害者方士乾;有大夫的鉴定,就是方士乾身上的伤痕与陈三石的拳头对得上!”

        “另外,据衙站的调查,在此之前,陈三石与方士乾并不认识,这就也意味着,方士乾并没有诬陷陈三石的必要!”

        “第四,据我们了解,陈三石此前与方士乾的未婚妻苗翠兰有婚约,但因为一些事情而解除。陈三石心有不甘,几次纠缠苗翠兰无果,所以,就心生怨念,想要通过强硬手段,逼迫方士乾退掉与苗家的婚约,这便是陈三石打人的动机!”

        “就这四条,足以证明,方士乾就是被陈三石打的!”

        “所以,本官觉得,这个判定,一点问题也都没有!”

        “陈三石,你可认罪?”

        费全目光阴冷地看着他。

        陈三石咬着牙齿,道:“我不服!我要上诉到县衙!”

        费全板着面孔,道:“上诉?可以啊!但是,你得明白,根据律法,只有五等民及以上的,才有上诉的权利!你一个六等民,我可以驳回你的上诉!”

        顿了顿,跟着道:“更何况,你的所作所为,基本是坐实了的!所以,我的驳回,也是合情合理的!”

        苏映巧:“……”

        忍不住,她还是站了出来,道:“大人,难道,人有冤情,就因为是六等民,就不能上诉伸冤了吗?”

        费全道:“当然可以啊!你们可以选择升级啊!只要你们交了钱,升为了五等民,随便你们去县衙上诉!我也管不着!”

        又道:“别觉得我是在为难你们,最新的律法就是这么规定的,我也是在律法的框架内办事而已,是有确切的根据的!”

        说着,呵呵地笑!

        苏映巧:“……”

        真黑!

        黑透了!

        她心里无奈至极!

        陈三石骂道:“放你娘的狗屁!我看,你就是收了方家的钱,才这么随便捏造几条证据来判定我有罪吧?”

        尽管方士乾确实是他打的,但是,他就是不认!

        见对方的证据并不充分,就判他有罪,他如何能服?

        “大胆!”费全拿起惊堂木,狠狠地拍了一下桌面,瞪着陈三石,“你这是在辱骂本官吗?以下犯上,罪加一等!来人,将陈三石拖出去!重打三十大板!”

        几名衙役一把扣住陈三石就往外面拖!

        “大人!”苏映巧知道这事肯定是没法逆转了,但是,看陈三石被拖出去,还是万分的焦急,“他、他就是一时激动,说了妄语,望、望大人开恩啊!”

        陈大石、陈二石也跟着求情!

        “二十大板!”见他们跪了一地,费全这才将三十大板降为二十大板,以显示自己还是通情达理的。

        陈三石被结结实实打了二十大板,才被拖回来。

        看得苏映巧一阵心疼!

        但,又无能为力!

        见得此状,方家很是满意。

        “陈三石,可否认罪?”费全问。

        “不……不认!”陈三石这是铁了心!

        费全不以为意,道:“你认不认都无所谓,反正,本官手中的证据,已经足以证明你就是打伤方士乾的元凶!根据律法判定,你将方士乾打成重伤,判罚监禁一年,同时赔偿方家三两!”

        陈三石因为被打了二十大板,此刻显得非常的虚弱,道:“大人,我、我不服……这个判罚!哪怕方士乾是我打的,就他目前的伤势,也不足于让我坐一年的牢!更别说赔三两银子了!”

        目光看向方士乾,“他,肯定是……”

        “装的!”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