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穿越后变成了农家老太太-> 第051章:我,无话可说
第051章:我,无话可说 作者:小窥吃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2-20
  •     “你才是装的!”见陈三石说方士乾是装的,方父立刻回击,“我儿子现在伤成这样,大夫刚才也检查了,怎么可能会是装的?”

        方士乾也道:“陈三石,你将我重伤成这样,连路都走不了,床也下不来,竟然还说我是装的?要不这样,你家的三两赔偿,我不要了!只要你也伤成我这副模样子,你只需蹲牢就好,怎样?”

        陈三石愤怒着神情,道:“好啊!你有种,就过来打我啊!”

        方父道:“这可是你说的?”

        说着,就跨步而来!

        “慢着!”见方父要动手,陈三石道,“我说的是,让方士乾自己来打!不能别人代替他来动手!”

        “只要是他动手,我绝不还手,让他将我打成他那个样子!”他看向方士乾,眼里透着一丝挑衅,“姓方的,有没有这个胆?”

        “三儿,算了……”苏映巧过来劝陈三石,“咱们赔他们就是,你何必要让他打?不过三两,我们会凑银子赔他们的!”

        也是为了让陈三石不那么担忧,她才在三两面前加了“不过”二字,以表示自己并不是赔不起——尽管目前还真赔不起!

        “娘,你担心什么,既然他都伤得起不来身了,还怎么打我?”陈三石呵呵一笑,看了一眼母亲,“我就算是给他机会,他也做不到啊!”

        又转头去看方士乾,扯着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意,道:“我说的没错吧?你根本就是个废物,我站着让你打,你都没种打,还说什么大话?”

        “话说,我还想让你打,然后减免这三两赔偿呢,结果,给你机会,你却不中用啊!”

        “废物!”

        “废渣!”

        “孬种!”

        陈三石说了一堆刺激方士乾的话!

        方士乾心中愤怒,真想将陈三石千刀万剐,都到这种境地了,嘴巴竟还是那么硬!那么犟!那么臭!

        “好啊!”他终于忍不住了,一下从担架上弹跳而起,站了起来,只是三两步就来到了陈三石面前,捏着拳头,“你自己说的,绝不还手,让我打成和我一样瘫在担架上起不来的地步!”

        说着,就要动手!

        抡着拳头,朝陈三石砸了过来!

        然而,陈三石却没有遵守约定,竟是躲开了!

        见状,方士乾立刻拉下脸来,瞪着陈三石,道:“怎么,玩不起了?”

        陈三石哈哈大笑,笑了几声,才停下,目光看向费全,道:“大人,看到了没,他根本没事!”

        又是一声大笑,跟着道:“我就说,他是装的吧?你们居然不相信!现在,见了吧?真伤得那么严重,怎么还站得起来?怎么还有气力揍我?刚刚的动作,可不像是受了重伤的人能做得出来的!”

        “哈哈哈哈!”

        陈三石疯笑着!

        方士乾知道是中计了,一时间,脸黑如锅底!

        他反应还算是快的,“哎哟”一声,就立刻往地面倒去,喊着“疼”!

        方父与方母面色一变,即刻过来将他扶住,道:“儿啊,你怎样了?”

        方士乾故作呼吸困难,道:“爹、娘,刚刚……被这家伙气、气到了,就不知怎么的,竟是忽然能动了,现在,拉到了伤口,所、所以……哎哟,疼!疼死了!”

        苏映巧算是看出来了,这家伙直接装是“刚刚是爆发的”状态了,企图以此掩盖过去!

        “方士乾,你别装了!”陈三石收敛了笑声,恶狠狠地剜着在那里喊疼的方士乾,“大家刚刚都看到了,你还装什么装?当我们是傻子吗?真要是受了重伤,能像你刚才这样蹦跶的吗?”

        方士乾没搭理他,继续在那里喊疼!

        方母还将那老大夫叫了过来,让给检查。

        “大人,方士乾明明就是装的!你要给我家三儿做主啊!”苏映巧走了出来,“他或许有伤,但,根本没有伤得那么严重!根据律法,只要不是伤到起不来的地步,是不用监禁一年的!”

        这个律法,苏映巧其实也不太懂,但,此前,费全在宣判的时候,是捡了相关律法来念了一遍的,被她听到了,所以,知道,只要不是重伤,陈三石是不用坐一年牢的!这也是为什么方士乾要装!就是为了想要陈三石蹲这一年的牢!

        费全自然知道方士乾是装的,但是,他可是收了钱的,怎么可能任着陈三石、苏映巧他们拆穿?

        目光一动,看向那个大夫,问:“大夫,方士乾是什么情况?”

        老大夫道:“回站长,方士乾确实是重伤,刚刚可能是被陈三石刺激到了,所以,就有了短暂的爆发,于是就有了刚才的事情,这是一种很正常的表现。”

        好家伙!

        都是一伙的!

        苏映巧下意识地捏了拳头!

        手心都是汗!

        看着费全的眼神,都不由带着一丝仇视了!

        费全是衙站的头,是为站长,其实就是个连品级都没有的小官!奈何,在这镇上,他就是最大的啊!

        经常收钱办事,不知赚了多少黑钱!

        “听见了没?”费全非常满意老大夫的解释,“方士乾并没有装,他刚刚的行为,只是短暂的爆发,是正常的!”

        陈三石:“……”

        他已经彻底无语了!

        对方收买了站长,这么坑他,他还能怎样?

        民不与官斗,斗也斗不过,他只能认裁了。

        “陈三石,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费全问。

        “呵!”陈三石冷笑,“我,无话可说!”

        自认清局势之后,他都懒得狡辩了,多说无益!解释再多,也不过是在浪费口水而已!不如就这么结束好了!

        “很好!既然无话可说,那这个案子就这么结了!”费全坐了下来,“今天八月初一,监禁一年,那就是到明年的八月初一!至于赔偿,考虑到你们家的情况,给你们一年期限,在明年的八月初一之前还完,这事就算彻底完结。”

        一边说,一边提着毛笔,在一张纸上密密麻麻地写着。

        然后,让陈三石在上面按了个手印,并加盖了个印章!

        费全也是个鬼精,他并不爱过于直接的逼人,毕竟,他深知,狗急了也是会跳墙的!所以,故意说了句“考虑到你们家的情况”,就像是多体恤民情一样!和之前的从三十大板减到二十大板如出一辙!

        在苍末镇混,他还是装作尽可能地“讲道理”。

        判决之后,费全让陈家几人自己私聊了一下,就将陈三石押下去了!

        在被押下去之前,陈三石给了方士乾一个眼神,像是在说:你给我等着!等我出来,有你好看的!

        方士乾则是不屑地回了个眼神,像是并不在意。

        方母走到苏映巧的面前,傲慢着神色,显得有点目中无人,道:“陈老太太,这三两银子的赔偿,记得在明年八月初一之前还完!不然,我们只能到你们家,将相关的财产收来做抵押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