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穿越后变成了农家老太太-> 第062章:净收突破两百
第062章:净收突破两百 作者:小窥吃吃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3-08
  •     之后几天,苏映巧都正常出摊。

        客人也越来越多。

        每天,都是还没中午就卖完了。

        因为她自身能力有限,能带来的花生就那个量,再多,就带不来了,她可没那么大的力气背太多的量。

        遇到这个难题,她不由想:

        三儿在就好了!

        这家伙要是在,她肯定会将他拉来给自己做苦力,反正留着他在家,也不会老实干活。

        可是,嗐……

        想想就有点难过。

        生意尽管变得火热了,但是,她每天的量,就这些,所以,挣到的钱,也没什么变化,基本固定死在了某个区间。

        之后,她倒是将陈旦旦拉来了,这小子虽然还小,但也是能帮带一些货的。

        然后,她终于突破了一天两百文的净收入!

        之前都是一百五十多、一百六十多的净收!

        “张姐,这是你的孙子啊?”谢春娥

        苏映巧笑道:“是啊!老大的小儿子,今年十一了。”

        跟着让陈旦旦唤谢春娥为“谢奶奶”,虽然觉得这样称呼好像并不太好,毕竟对方才四十多,但她与谢春娥确实是同辈的。

        另外,她这个身体的年纪,也才四十九呢!

        早在三十多岁的时候就已经升级为奶奶了!

        谢春娥一看陈旦旦,就觉得这孩子是个调皮捣蛋的主,有点意外。她一直觉得,张姐那么有能耐的一个人,是应该能将每一个孩子都调、教好的,看样子,事实与自己的想法有点出入。

        不过,她也不是很在意。

        孩子嘛,调皮点也正常。

        她还拿了个包子,送给陈旦旦。

        陈旦旦一点也不客气,接过就吃,连谢谢也不说,还是苏映巧敲了他的脑袋,他才说谢谢的。

        见状,谢春娥不由哈哈笑。

        陈旦旦第一次跟苏映巧出摊回来,晚上,吴氏就将他拉到某个角落,询问奶奶今天挣了多少。

        陈旦旦摸了摸脑袋,想了想,没想起来,道:“这个,我没注意看呢,反正,好像挣了挺多铜钱的,至于有多少,我就不知道了。”

        吴氏想了想,便道:“明天跟奶奶去,可要看好了。”

        陈旦旦皱眉,有点不解,道:“娘,你想知道奶奶卖了多少,去问她不就好了吗?干嘛让我看啊!”

        吴氏拉下脸来,道:“让你看就看,小孩子家家,问那么多做甚?”

        陈旦旦:“哦……”

        于是,第二天,他就在一旁数着奶奶收了多少个铜钱。

        但数着数着,也会数岔,所以,最终,又有些迷糊了。

        晚上回来,母亲又找他问了,他便说:“应该有一两百个铜钱吧。”

        具体的不清楚,大概的数,他还是有个底的。

        吴氏问:“是一百还是两百?”

        陈旦旦回答:“两百左右吧!”

        闻言,吴氏满眼欣喜,“两百左右?”

        要是每天都有这个收入,岂不是五天就能挣一千文了?

        不由怀疑,母亲这阵子去卖盐煮花生,估计都已经卖了两千多文了!毕竟,都过去十二天了!

        这个时候,已经九月的下旬了。

        苏映巧清点了最近所挣的钱数,两千多文是没有的,倒是净挣了一千八百二十八文,与两千文其实差距也不大了。

        再去摆摊一天,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就能挣到赔偿宋家的那二两了。

        不过,真挣到了这一笔钱,她也是不打算立马偿还的。

        她打算恶心一下宋家,拖到约定期限的最后一天,再还掉这一笔钱!

        关于苏映巧去镇上卖花生的事情,村里也渐渐知道了,但因为陈家嘴巴关得很紧,所以都没人知道陈老太太卖的这个“花生”是从哪里来的。

        苏映巧前阵子去山上,将大部分的野花生都采挖回来了,只留了小部分不动,人们因为都在忙着地里的活,倒是没有人注意到她的这个举动。

        即使看到了,也没放心上。

        毕竟,陈老太太以前没事就经常进山,很是平常。

        至于她采挖花生回来,是用背篓装着,上面再盖着树枝,人们想看也看不到她背篓里装了啥。

        在知道了她去镇上卖“花生”之后,她的一举一动,倒是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陈老太太最近在镇上卖的那个花生,好像挺多人买的。我昨天路过,还去看了一下,居然卖两文一份,一份还没多少呢!”

        “我也去瞧过,还尝过呢,话说,味道还挺好的,难怪那么多人会买。”

        “两文一份,那么多人买,肯定能挣不少钱吧?”

        “那还用说吗?一天,少说能够卖个一两百文!”

        “那么多啊?啧啧啧!”

        “要是每天都能这么卖,那不是很快就发财了?”

        “也不一定,成本这些,肯定也花了不少钱吧?”

        “她这花生是哪里来的啊?从没听说过这个东西,最近也没见她去哪里,怎么就凭空冒出这个东西来?真是奇怪!”

        “我也觉得奇怪!简直就是无中生有!”

        “陈家这口风把得真是挺严的,前天我还试探地问了吴氏,但是她就是闭嘴不说,怎么问都不肯透露,捂得死死的!真是拿他们家没办法!”

        “这种挣钱的路子,人家怎么可能会轻易透露?又不是傻!”

        “就是,换是我,我也不会透露!自己闷声赚大钱不好吗?”

        “我看,就是他们家踩了狗屎运,才去哪里捡到这玩意来卖的!指不定,还是因为陈三石去蹲了牢,带走了家里的霉运,然后运势就起来了!不过,这种好运,我觉得,也是持续不了多久的!迟早还会倒大霉!”

        “呃,还真有这个可能……”

        “如果真是陈三石带走的霉运,那么,陈三石日后要是回来,不就是等于把霉运又带回来了吗?”

        “到时候就知道了,现在说什么也都只是瞎猜!”

        “要等陈三石出来,那还得是到明年的八月呢!”

        关于陈三石降刑至三个月,村里还都是不知道的。

        苏映巧也听到了村民的议论,感觉花生的事,迟早会暴露,村民早晚会知道她是从山里挖出来的。

        吴氏甚至建议,干脆将山里的野花生都挖掉算了,省得以后人们知道了真相,过来跟他们抢生意。

        换是陈老太太,肯定这么干了!

        一不做二不休,将山上的花生全都挖个干干净净!

        绝不会给别人一丝挣钱的机会!

        但苏映巧就是苏映巧,她不是陈老太太,她感觉这么做,挺缺德的,有点下不来手。山上的东西,本来就属于公共的,而不是属于某一家的!

        她要是这么做,良心肯定难安!

        她倒是有一个想法,留下种子,明年自己种植好了,至于山上的,以后就不管了,随便村民们怎么去挖吧。

        她觉得,一旦村民知道她卖的这个花生就是从附近的山头挖来的,那么,以后,这些野花生迟早会被挖绝!

        所以,她必须做好应付这个可能的准备。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