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蠢钝 作者:祁殇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2-27
  •     钱老二在一旁

        他想着赶紧把钱老大撵回他自己的铺子,别在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了。可还没开口,就听得长风答应道:“绝不磨损。”

        这回,连师爷和罗诚都觉得长风这牛皮吹得有点大了。

        使用工具,哪有不磨损的?

        钱老大瞪大眼睛道:“哄鬼呢吧?”

        长风得意一笑:“不信?打赌?”

        又要打赌?

        长风与罗诚耳语一番,罗诚面露喜色。

        “怎么样,你敢不敢赌?”

        罗诚蔑笑道:“若是他没有磨损工具,你们兄弟俩就不能跟他的铺子低价竞争,也不许恶意诋毁。”

        没等钱氏兄弟反应过来,罗诚又带上一句:“其他下作手段也别想。”

        钱氏二人面面相觑。

        过了一会儿,钱老大懵懂道:“你哪有什么铺子?”

        “快了。”

        长风笑道:“可能,你附近,做邻居。”

        钱老大彻底被激怒了!

        这简直是戏弄!是挑衅!是算计!

        钱老二一看大哥的表情,就知道又要发作,赶忙想把他拉开。

        可是罗诚却紧咬不放:“怎的,又不敢赌了?大老爷们怎么这么磨叽。”

        “谁不敢赌,谁是王八蛋!”

        钱老大叫道:“我到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一言为定!”

        长风微笑道,然后又请师爷做他二人的见证人。

        师爷本就好奇长风有什么手段,能不损耗工具,二来,见他将钱老大治得服帖,心中一阵暗爽。

        当下师爷便欣然答应长风。

        答应过后,长风即刻面露喜色,师爷暗道原来也是个没大志的!

        原本他看长风做的那些零件甚为精巧,说是巧夺天工也不为过

        当他听说,长风要替刘县令做一个除草宝的仿品来换取前程时,他还以为长风有什么宏图伟志。

        搞了半天不过是打算开个破铺子,当真是目光短浅。

        师爷看了看长风,又暗暗庆幸:这样也好,若是心太大,反倒不好拿捏。

        师爷见钱老大仍是面红耳赤地杵在原地,冷着脸道:“咱们这就别浪费时间了,赶紧开始吧?”

        钱老大黑着脸,让人回铺子里拿来了长风要的工具,长风一一验过,确认都是全新完好的。

        与此同时,罗诚也接手了钱老二的铁匠铺和一应工具。

        “你这工具也好意思拿出来?”

        罗诚指若只有半截把子的大锤问道:“这让我怎么抡?”

        钱老二阴阳怪气道:“我可不敢把好工具就在这,万一有的人起了贪心,想据为己有呢?”

        他有心挤兑罗诚:“罗诚啊,不是我说你,在我这学了五六年了,什么正经本事都没学到,净学了些鸡鸣狗盗。”

        “那倒是!”

        罗诚笑了笑:“谁让师傅不是正经人呢?别的本事不教,鸡鸣狗盗倒是教得不错。”

        说罢,留下钱老二在一旁干瞪眼,自己准备打铁的材料去了。

        师爷听出他俩之间定有恩怨,趁罗诚不在,将钱老二拉到一旁问道:“他当真是你徒弟?”

        钱老二正愁没法跟师爷告状,见他主动攀谈,心中一阵窃喜,可脸上却是一副苦不堪言的样子。

        “唉,只怪我没有带眼识人,养了这白眼狼五六年,到头来反被他恩将仇报。”钱老二叹了啊口气。

        “这是怎么回事?”师爷大奇。

        “当年他来我铺子里拜师学艺,我见他家穷苦,便收下他在店里学徒,说好学艺三年,管吃管住不给工钱。”

        师爷点点头。

        “这三年里,我手把手悉心教授,谁知这蠢材屡教不会,偏偏笨鸟还不懂先飞,三年里什么也没学会,米饭倒是没有少吃。”

        师爷疑惑,长风怎么找了这么个帮手?

        “三年之后也出不了师,我要赶他走,谁知他哭诉要奉养老母,求我再给他一次机会。我心一软就答应了,就这么又拖了两年,还是出不了师。”

        “啊,这得有多笨,五年都学不出来.....”

        师爷感慨不已。

        连出师都出不了的人,也能打得出除草宝?

        “我念他还算勤奋,便决定让他在店里当个伙计,每月领工钱。谁知他竟然恩将仇报,在我铺子里偷东西!幸好我发现得早,不然店都要被他搬空了。”

        师爷越听越怕,他极度怀疑罗诚这样的人能不能打得出除草宝?

        自己就三天的时间,可容不得再出什么岔子。

        师爷快步走到罗诚附近,正要发问,却见罗诚已经准备动手

        只见他动作熟练地添柴火,拉风箱,一套.动作下来如行云流水一般一气呵成。

        待炉子烧好,他便将铁块放进炉膛里煅烧得通红,再拿出来放在砧子上,准备锤打。

        他一人做两人的活,大锤到位,小锤精细,一派有条不紊

        师爷很是疑惑,就算自己一个外行,也看得出来罗诚哪里像钱老二说得那样蠢钝?

        就在他思量之间,罗诚已经打好一片铁片淬火之后,便拿给师爷过目。

        “我先打了一片刀片,你看看是否合适。”罗诚道。

        师爷仔细一看,心都要跳出来了!

        简直跟除草宝上的一模一样!

        自从听说除草宝无法仿制之后,他便整日仔细研究除草宝,想看看到底难在哪里。

        因此除草宝上的每一个零件他都仔细看过,所以罗诚将铁片一拿过来,他便看出是除草宝前面的刀片。

        不等师爷回话,钱老二先鄙夷地说道:“我都不知从何下手,你还能打得出来?少来丢人现眼吧!”

        师爷没空搭理钱老二,摩挲着刀片,口中喷啧称赞道:“太神奇了,简直一模一样,这手艺,绝了!”

        罗诚看着钱老二冷笑道:“那都得多谢师傅教得好。”

        师爷看着钱老二似笑非笑道:“你这徒弟跟着你学徒也着实不易。”

        钱老二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想到刚才自己跟师爷说的那番话,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呃,没想到,你离开师门还另从名师,这手艺还是很有进步.........”钱老二尴尬道。

        “什么名师,都是自己琢磨而已。”罗诚笑道。

        “噢,那便是有高人指点,那也很好。”

        钱老二皮笑肉不笑。

        另一边,长风也开始打造除草宝的框架。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