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老参 作者:单丹丹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2-26
  •     裴静秋扑哧一下,实在没忍住,让红袖出来震场子,不会出来骂人的,怎么上来就说了废物?

        “一个个都打起精神来,福晋这会儿可是过来

        杨氏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本就没有什么话语权,现在替太子妃承担这些事情,一张脸蛋儿瘦了不少。

        也许是因为裴静秋来了,孙氏在产房里叫的声音没那么惨了,安静了不少。

        一个小宫女端着一盆血水,夺门而出,脸上慌慌张张,吓得不轻。

        “过来,本宫问你几个问题!”

        小宫女面如土色,跪在地上头都不敢抬。

        “孙氏情况如何了?开到几指了?”

        小宫女结结巴巴地说道,“回福晋的话,具体情况奴婢也不知道,只听小主叫的惨,好似胎位不正。”

        裴静秋咯噔一下,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胎位不正可是要命的事情。

        “院子里主事的是谁叫过来!”

        小宫女得了吩咐,赶忙去找人。

        没过一会儿就宫女便带着一位有了年岁的嬷嬷过来,一张脸长得老长眼睛还不大。

        “老身给福晋请安!”

        陪静秋白白手脸上啊,收了收神色,一副威严的样子,问道:“孙氏情况如何,新来的接生婆子可是有经验的?”

        嬷嬷心里掂量着回答,这婆子是太子找来的,替换了原先准备的,谁知道福晋不是憋着火呢?

        “是个有经验的,十里八村都是有个好名声,但凡有什么都找她!”

        裴静秋心里有些烦,自我反思,不觉得自己哪里做得不对。

        从未干涉过这府中女人之间的争宠,但凡不危害到孩子,她都不会管。

        怎么所有人都那么防备她呢?

        “你是老了还是不中用了?本宫问你孙氏現在的情況如何?”

        嬤嬤攥攥手,斟酌道:“小主胎位不正,说是看到孩子的腿了。”

        裴静秋脸色不好,赶忙吩咐道:“去将我库房里的千年老参拿过来,不行给孙氏用了,吊着命。”

        “福晋,那是您给自己准备的,怎么……”

        “叫你去你就去本宫,还没生呢……”

        红袖肉乎乎的疼,这千年老身可是用来保命的,自家主子怎么这么轻易就给了别人,给别人也就算了,偏生给了……

        ?

        这是脑子怀孕怀傻了吧。

        “进去看看,孙氏怎么样?”

        血水一盆一盆地往外端,裴静秋心里看着也发怵。

        俗话说生一次孩子进一趟鬼门关,从阎王手中要人,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可谓是一命换一命。

        管事嬷嬷不敢说别的,孙氏非归为主子,可归根就底是一个可怜人,全然依附太子的宠爱活着。

        横竖都是可怜人。

        屋子里满满的血腥味,裴静秋一靠近就会反胃,本就害喜的严重,闻不得。

        “去把太子寻过来,到时候万一真出了什么事情,有个拿主意的人。”

        裴静秋心里觉得难过,生孩子对女人来讲太危险了,作为一个母亲九死一生。

        小太监得了吩咐,跑这边去寻太子了。

        杨氏站在一旁,完全没有之前管家时候的神气了。

        “杨氏,你且过来!”

        裴静秋心里压着一股火,看着站在一旁无甚大用的杨氏,并想吩咐几句。

        “不知福晋有何吩咐?”

        “吩咐?”裴静秋冷哼一声,“孙氏的孩子还不到月份儿,今日怎会突然发动?”

        “这妾身也不知是为何呀!”

        “生孩子的事情管不好,出了事情也不知道去寻找缘由,就知道将本宫叫来给你擦屁股,那要你有什么用?”

        孙氏肚子里的孩子不足月份儿,一向老老实实谨小慎微,从不会随便踏出自家院子一步,今日可到好好,光明正大去花园子里走?

        杨氏吓破了的,哪里见过这种场面,最近管着府中的大小事物不假,可事事都有章程。

        横竖再不济,也有女官和管家,事情只要认真仔细些,并不会出什么大差错。

        可若这有心人耍心眼子,那可就不一定。

        “还在这愣着干什么?不赶紧去查一查,有什么蛛丝马迹!”

        裴静秋看着就烦,怎么能这么笨?

        怪不得太子是个草包呢,周遭人都是个笨蛋,也不知道柳皇后脑子进水了吗?选的什么玩意儿。

        裴静秋在外面坐着,心里有些焦躁,也不知道去寻太子的人回来没有。

        说曹操曹操就到,就在裴静秋心里烦的时候,夜北玄回来了。

        “太子!”

        夜北玄点点头,一脸的风尘仆仆,嘴中就要哈吃喘气儿的。

        “现在情况怎么样?”

        归根到底也是条生命,太子心里还是很在意。

        “情况不太好,算是在里边儿待了有一个时辰了,臣妾差人娶了一株千年老参给孙氏用了,不知道人怎么样……”

        裴静秋觉得有些累,便将事情的前前后后林林种种全都说给太子听,具体什么情况让他自己想去吧。

        “可是吩咐人去查了?”

        裴静秋点点头,有些担忧的说道,“这件事情不妨太子来查,横竖这些女的就是查起事情来并不利索。”

        “具体如何?等孙氏自己来说吧。”

        裴静秋呵呵呵,这说的什么狗屁。

        孩子这都早产了,摆明是有人耍手段,好端端的孙氏干什么平白无故去花园里散步?

        裴静秋翻了个白眼儿,心道瞎说什么大实话,这一切最容易的事情可不就是等孙氏生了孩子自己说吗?

        太子心里不痛快,生个孩子至于叫的那么大声吗?

        夜北玄皱着眉头,看谁都不顺眼。

        临冬的时候事情也多,既要防着北厥来袭,又要看着自己这些如狼似虎的兄弟。

        现在办什么事情都不顺畅,父皇自打入了秋就一直咳嗽,前几日还吐了血……

        “太子怎么这幅神色?”

        裴静秋脸上的嫌弃满满当当,就差直接动手表达自己的不满了。

        夜北玄脸上是有些不耐烦,可自己太子妃这是什么意思?

        “太子妃,可是有什么问题?”

        裴静秋冷哼一声,“殿下的心也太冷吧,孙氏在里面算得上位殿下出生入死,殿下一脸漠然,甚至有些不耐烦了?”

        周围来来往往有不少伺候的人,太子和太子妃的对话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

        “太子妃,自重!”

        “殿下说笑了,臣妾如今怀着身孕,本来就胖。”

        裴静秋的话说出口,到了夜北冥那里,完全变了味道。

        夜北玄脸上的神色稍微好了一些,他觉着裴静秋吃醋了。

        大齐只有这个传统的太子大婚需要在太子妃那里呆过三天,每月的正月一还有十五都要在太子妃那里过夜的,可这女人像茅坑里的臭石头,又臭又硬……

        明明看着很聪明,做事也利索,心胸就是不太行。

        心胸实在是太大方了,争风吃醋都不会。

        每每想到这件事情,太子总是有一种挫败感,明明是娶了个娇妻,怎么就像供了个奶奶。

        “太子妃,这是吃醋了?”夜北玄挑挑眉毛,继续说道,“静秋,孤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但是孤跟你保证,只要是你生的孩子孤都喜欢。”

        裴静秋听着听着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浑身冷的不行,只希望着孙氏动作能快些。

        “殿下,慎言!”

        气氛有那么一丢丢尴尬,裴静秋不觉得有什么,反正都不在乎谁管太子怎么想。

        好在,终于生了,屋子礼仪安静,接着就有小丫头出来回禀。

        “恭喜太子,恭喜太子妃,小主生了生了个小阿哥。”

        哦,呵呵。

        哦,告辞。

        “即是生了,那就好好养着,好在没有白费本宫那一颗千年人参。”

        呼呼……好心疼。

        希望能有人再送自己一颗。

        红袖将自家小姐刚刚说的那番话全然记在心里,心想着今天晚上就告诉王爷,让王爷早早的准备。

        ……

        太子一看太子妃走了,自己转身也想走,可又觉着直接走了,忒不是个……

        就在夜北玄想这想那的时候,裴静秋已经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快去快去给本宫准备些吃的,我这会儿心慌的厉害。”

        本就怀了身孕,头三个月最是不稳,今日又遭遇了这么一桩事情,心里怎么会不慌呢?

        “小姐要吃什么?”如意站在一旁问道。

        脸上带着一丝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讨好。

        “这会儿水萝卜下来了,去菜园子里拔几个,本宫想吃个水萝卜丝儿。”

        得嘞,喝粥,吃炒萝卜丝儿,顺带着用一个大馒头。

        裴静秋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汤婆子,也不知道自己生孩子的时候会不会这样。

        小厨房那人弄得很快,加上是太子妃要的,自然手脚麻利,赶紧的做好。

        饭菜还没端进屋子,坐在屋子里养神儿的裴静秋便远远地闻到了香味儿。

        要么说冬天是个好时候呢,这水萝卜长得白白胖胖,放点儿醋,这么一炒甚是好吃。

        要是有粉子就好了,也不知道小厨房的人敢不敢放。

        裴静秋自觉扫兴,严阵以待,看着饭菜端过来。

        “小姐这潮水萝卜丝放了些醋,微微放了点辣椒,若是辣了奴婢吩咐小厨房重新做。”

        裴静秋眼中闪过一抹亮色,赶忙说道,“不用不用自制不用,这会儿正想吃些辣的东西接接口,甚好甚好。”

        裴静秋吃得心满意足,大馒头放在汤水里,滋味儿正好。

        太子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一副场景,太子妃吃的开心的不得了,似乎是院子里有人生孩子这件事情对她没有任何妨碍似的。

        “奴婢给太子请安!”

        叶北玄带着一身怒气,在其周遭翻涌,这会儿有人请安,好不容易大显威风,赶忙说道:“滚!”

        裴静秋放下筷子,好整以暇的看着,发火儿的太子,淡淡的说道,“你们几个到底听谁的?还不服侍本宫用饭?”

        青杏觉得自己很难。

        如意也是这么觉得的。

        碧果吓得不敢说话。

        玉梨觉得太子殿下好帅。

        “娘娘,莫要生气,您如今肚子里有了宝宝,不可随意置气。”

        话虽是对裴静秋说的和眼神,却不自觉地往太子山上飘,一眉一眼满满的娇嗔,那意思太明显了。

        红袖呵呵,眼睛进虫子了吗?搁那儿眨巴眨巴干啥呢?

        裴静秋不是个傻子,如今看太子这态度摆明了是要找事情。

        “得得得,你们几个出去,这里不需要你们伺候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