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快穿之黑月光竟是我自己-> 第52章 别靠近我,退后!
第52章 别靠近我,退后! 作者:冲冲糕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2-23
  •     而林子晴此刻也从助理那里得知肖瑾墨的行程,据她了解,肖瑾墨目前似乎正在追求余念,如果他们两个人能成对她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林子晴嘴角勾起,随后也买了一张滑雪场的票。

        ……

        约定的当天,肖瑾墨早早就来楼下等着余念。

        “哥哥们,我去玩了,不用担心我。”

        三个哥哥一起送余念,下楼还不忘冷眼警告,“肖瑾墨,好好照顾我妹妹,如果她出了什么事,提头来见。”

        “是是是,你们放心,我一定用生命来护着小念。”肖瑾墨一脸的笑容,带着女神扬长而去。

        殊不知这场旅行根本就没有想象般的那种美好。

        ……

        “要不,你先睡一会儿吧,还有很长的时间才能到。”旅途劳累,肖瑾墨担心余念的身子会吃不消。

        “嗯,好。”余念确实有一些疲惫。

        她头靠着后座,闭上眼假寐。

        许是最近这段时间太忙了,余念没用多长时间就睡着了。

        肖瑾墨则是默默的开着车,为了能和女神单独相处,他特意连司机都没有用,亲自上阵开车,能够享受到这样待遇的也只有余念一个人了。

        花费了小半天的时间,他们总算到了定好的旅店。

        肖瑾墨将车好好停下来之后,侧头看向余念。

        本想叫醒她,但是看她睡得沉也没有忍心。

        余念双眸紧闭,眉毛微翘,就算是熟睡也是美的,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看够了么?”

        肖瑾墨盯着余念看了好一会儿,突然听见她说话,吓了一跳。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他赶紧将视线转移,实在是太尴尬了,他没想到余念已经醒了。

        余念慢慢睁开双眸,眼中一片淡然,冷艳高傲,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既然到了,下车吧。”她熟练的解开了安全带。

        “等下!”肖瑾墨下意识抓住了她的手腕。

        余念突然身体一僵,四目相对,肖瑾墨又默默的缩回了自己的手。

        “别误会,我只是想让你把这件衣服穿上,这里是滑雪场,气候自然要比之前的地方冷很多。”

        他也是担心自己会生病,如此思虑周全,余念又怎么会怪他呢?

        余念的思想并不古板封建,而且也不是什么大事。

        “谢谢。”她道了一声谢,随后把衣服套在了身上。

        一下车,冷风冻得她眼泪都快要出来了,没想到温度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

        幸亏肖瑾墨早有准备让她多穿了件衣裳。

        “快点进酒店吧,一切都安排好了。”肖瑾墨一边快速拉着余念,一边跟她解释道。

        他将余念安排在最好的房间里,“知道你怕冷,所以这个房间特意为你改造,放心吧,绝对不会让你冻到。”

        余念在酒店的房间里转了一圈满意的点了点头,“房间真不错,谢啦。”

        还真别说,肖瑾墨在这方面花了不少心思,就连这里的每一个陈设都是挑选自己比较喜欢的风格装饰。

        “还不止是这些。”肖瑾墨眼中闪过一抹精光,他走到前面打开了墙上的柜子,里面的东西映入眼帘。

        酒,一整面的红酒。

        天呐!

        “这些都是你收藏的?”寻常的酒店怎么可能会有这些东西。

        “我知道你喜欢红酒,但是有关于你的消息实在是太难打听到了,我就把各个牌子的红酒全都搜集了个遍,也不知道你喜欢哪个。”

        肖瑾墨嘿嘿一笑,他在国外的时候就着手做这件事了。

        这些红酒中不乏缺少一些价格高的,当然,还有很多都是特别稀有的年份。

        余念在酒柜前面走了一圈,眼中的喜悦根本隐藏不住,“你这么费劲的讨好我该不会是有什么事想求我吧。”

        “怎么会?我只是想让你在这玩得开心一些而已。”肖瑾墨看见余念露出了笑容就知道自己这番心思没有白费。

        “仅此而已?”余念挑眉,真的有这么好的事吗?

        “仅此而已。”肖瑾墨的眼中尽是真诚。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好,今天先休息,明天我们再滑雪,睡个好觉。”肖瑾墨安安分分退了出去,平时别看他吊儿郎当痞里痞气,但是办起事来相当靠谱。

        余念到目前为止,一直很高兴,也很满意。

        洗了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刚穿好睡衣,门口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谁?”

        余念并没有贸然开门,都已经这个时间了,会是谁?

        “咚咚咚。”

        门那边的人没有回应,依旧死命的敲着门。

        余念顿觉奇怪,遇到这种情况她更不能贸然开门了,透过猫眼,她看到了一个头戴鸭舌帽,身着工装的男人,看起来倒像是酒店的服务员。

        迟迟没有理会之后便也安静了下来。

        她重新回到卧室,刚刚坐到床上就听见了有人闯入的声音,余念立刻提高警惕,随手从桌子上拿起了一个花瓶。

        这里也没有什么太趁手的工具,也就只剩这个可以考虑。

        她站在门口后面悄悄观望,果不其然,她看到客厅闪过去一个人影。

        可恶,是谁?

        这么高级的酒店竟然也能够随便让人闯入,看来安保工作做的还是不够到位。

        余念已经准备好随时给那人来个袭击,当她准备好全力一击的时候,对方似乎早有察觉,一下躲开,顺便还夺走了她手中的“武器”。

        男人的动作很快,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完成。

        余念也不慢,失手之后她迅速回到卧室将门反锁,起码能够保障当下的安全。

        糟了,手机在客厅。

        余念顿时觉得不妙,刚才在打斗之中,手机应该是遗落在客厅了。

        【毛球,帮我查看一下这个房间有没有能够逃得出去的地方】余念依旧沉着冷静,宠辱不惊。

        毛球检索一番给出了明确的答案。

        【没有,这家酒店为了安保工作到位费了很大的力气。】

        余念无语,防贼没有什么用,防她倒是很有效果。

        【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逃出去?】

        【要不,你趁着那人偷偷不注意再袭击一次吧。】

        说的容易,袭击哪是那么简单的事。

        刚才已经失手了,那人肯定会心生警惕,时刻提防着自己会卷土重来。

        她的大脑飞速运转,试图找出一个最优方案。

        可是还没想出来任何解决办法,她突然听到咔哒一声,是门锁转动的声音。

        糟了。

        余念心中暗叫一声不好,下一秒屋内的房门被人打开,余念急忙后退,有些大惊失色。

        没错,那个男人打开了门,轻而易举就闯进了卧室。

        “你究竟是谁。”余念努力压下心中的慌乱,眼神冰冷。

        她悄悄朝床头的位置移动,床头柜上面的烟灰缸是她唯一的翻盘神器,只需要一下,她就能给自己争取到逃亡的时间。

        男人自然看得出她的意图去,步步逼近。

        “别靠近我,退后!”余念心中更慌了,到底该怎么办才能化险为夷?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