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此仇,必报 作者:冲冲糕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2-23
  •     “我不会让他好过的。”余念的眼中闪过一抹狠色,敢在她的头上动土,就得付出惨重的代价。

        陆寒川将灯打开,将余念抱起来裹进被子里。

        药效还没有散去,陆寒川的每次靠近都会让她心中的浴火更强烈燃烧,好像要将她吞食殆尽一般。

        陆寒川也看出了余念状态的不对,在看着地上被摔碎的水杯立刻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混蛋!”他咬牙切齿,“你先在这等我,马上就回来。”

        陆寒川将门锁死以防有别人入侵,随后去了浴室放了满满一浴缸的凉水,顺便将入侵的男人困成了粽子。

        做好这一切之后,他才回到余念的身边。

        她一直都在和心中的欲望作斗争,小脸红扑扑的,像一个熟透了的虾子。

        但是当陆寒川靠近的那一瞬间,所有的理智瞬间崩塌,他身上特有的味道让余念丧失了最后一点理智。

        陆寒川将被子掀开,打算将她抱起来,结果余念顺势将他拉到床上,然后,一个青涩的不带任何技巧的吻就落了下来。

        那一刻的柔软让陆寒川心中一颤。

        他翻身将余念压在身下,加深了这个吻,那一刻,两人的大脑均是一片空白。

        该死的美好,让陆寒川久久不能自拔。

        就在余念伸手去扯陆寒川的衣服时,他突然回过神,立刻控制住她作乱不安的小手,随后把她放进了浴缸里。

        泡个冷水澡说不定能够更快的帮她清醒过来。

        “唔。”

        余念打了个冷颤,意识倒也恢复了一点。

        陆寒川的衣服也被余念折腾得全部打湿,“怎么样,好点了么?”

        余念心中的火仍旧烧得旺,但是也不至于到失去理智的情况,她狠狠地捏着自己的大腿里子,都已经青了她也没有放手,试图用这种方式逼迫自己清醒。

        陆寒川虽然心有不忍,但是想想刚才她的疯狂,这也许是唯一的解决措施。

        如果不小心惊动了外面的人只会把小事化大,而且余念现在也是混迹娱乐圈的新星,事业也不能就此止步。

        余念忍着寒意在冷水里泡了足足三个小时,药效才总算消失。

        她猛然睁开双眸,犀利中带着浓浓的杀意,到底是谁干的!

        第二天一大早,当余念房间的门打开之后,一大堆记者早早掐点提前到达,门一开立刻蜂拥而至,生怕错过了什么重大新闻。

        余念伸了一个懒腰,慵懒而又惊讶地看着现场的记者,茫然而又懵懂,“怎么围了这么多人。”

        “余小姐,有人爆料你和别的男人在一个房间幽会,请问您对此有什么回应吗?”

        余念表现得非常惊讶,“这是谁造的遥,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所有的消息都并非是空穴来风,余小姐应该给我们一个交代吧。”有些记者开始胡搅蛮缠。

        余念也不恼,眼睛微微眯起,透着浓浓的危险之色,“交代,你想要什么交代?一大早跑到我的房间门口,我还想知道你们是何居心,故意败坏我的名声?”

        余念冷哼,音调故意拔高了几分,“这事要是被我哥哥知道了,你们觉得还有命在这个圈子里继续混下去么?”

        果然,一听到余念提起哥哥,一些胆子小的记者已经有了退缩的意思。

        但仍旧有一些顽固的记者不肯死心,堵在门口不肯离开。

        “余小姐,想要证明你的清白还不容易,只要让我们进你的房间不就知道了?”

        “凭什么?”余念慌张反对,眼神略微有些闪躲,“你们有什么资格进我的房间!”

        “余小姐,莫非有人举报的是事实,身为娱乐圈的小花,真的偷偷和别的男人约会?”记者仿佛嗅到了八卦的味道,他感觉得到余念在躲避,而且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排斥。

        “就凭你们?”

        “既然没有你又怕什么,大大方方让我们看看啊。”

        “就是啊。”

        记者们互相打着配合,双拳难敌四手,余念怎么会说得过这么多的嘴呢?

        “想要进可以,但是你们必须跟我达成协议。”

        余念没了办法,僵持了这么久还没有结果,再拖下去也不会有什么好的办法,还不如答应。

        “愿闻其详。”记者一看有戏,像苍鹰看见鸡蛋了一样迫不及待往里钻。

        “第一,告诉我是谁给你们提供的线索,第二,如果房间里没有别人,还请各位记者帮我辟谣澄清,第三,我的新歌即将发售,免费帮我宣传新歌。”

        余念条条理理说的很清楚。

        想要进去没问题,答应了这个条件,随便进。

        记者们互看了几眼,余念看起来似乎很有底气,但是万一她是故意炸他们呢。

        “好,我们答应你。”

        其中的一个记者答应了下来。

        “好,请进。”

        这回余念也不阻止,顺便还帮忙把门打开,她就安安静静站在门口,在心中暗自窃喜。

        【宿主,你这招干的太漂亮了】

        【那还用说。】余念心中也得意,她开始倒数,三,二,一。

        “余小姐,是我们错怪你了。”倒数结束,记者们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各个灰头土脸的,像是斗败了的公鸡。

        “怎么,没找到么?”

        “余小姐,您提出的三个条件我们会按照承诺兑现的。”几个记者刚才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又一圈,就快掘地三尺也没能找到别人。

        能找的地方全都找过了,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那就有劳各位了。”余念笑的得意,跟她斗,还嫩了点。

        昨晚在自己意识恢复了之后,药效也逐渐消失,再睁眼就是天亮,她在心中一盘算就知道是别人陷害。

        她联合陆寒川利用早上服务员送餐的餐车作掩护将那男人运了出去,不然还真的着了他们的道。

        余念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冷得让人觉得全身都要被冻住一般。

        无论是谁,此仇必报!

        一出大戏都已经结束了,肖瑾墨才姗姗来迟,“女神,昨晚睡得还好么?”

        “挺好的。”

        余念不动声色地应付了一句,不是她怀疑,是肖瑾墨陷害她的机会确实最大,那人悄无声息进了自己的房间说明肯定有钥匙。

        能轻而易举弄到自己房间钥匙的人非肖瑾墨莫属。

        “小念,你的脸色看起来有些憔悴,要不再休息一会儿?”肖瑾墨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

        “可能这里的气候有点冷吧,有早餐么,我有些饿了。”余念不动声色转移了话题,她并不打算跟他说实话,没这个必要。

        “当然,这边请。”

        他们走在拐角处和陆寒川迎面相遇。

        “陆哥,你怎么在这?”肖瑾墨大吃一惊,怎么他也来了?

        “我来有什么奇怪的么,这里也不是你的专属。”陆寒川万年不变冰块脸,只不过再看向余念的时候稍微有些动容。

        “也不是这个意思,就是觉得有些惊讶。”

        业内谁不知道陆寒川是出了名的拼命十三郎,他可以不眠不休连续工作七个工作日,连着这么久超强的工作积压,陆寒川一战成名。

        可是他现在却放着工作不管反而跑到滑雪场来滑雪,完全不符合他的人设。

        “吃了么?”

        “还没,一起吧。”肖瑾墨主动邀约。

        “好。”

        陆寒川也没客气,余念一直都是冰冰冷冷的,自始至终也没有跟他多说过一句话。

        昨晚的事除了他们两人知道以外,剩下的就是那个被抓的男人和凶手了。

        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余念怒了。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