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穿越架空-> 快穿之黑月光竟是我自己-> 第57章 你真的甘心吗
第57章 你真的甘心吗 作者:冲冲糕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2-23
  •     “我,我只是恰好……”

        “恰好?竟有如此巧合的事?”肖瑾墨明显不信,这个林子晴一向都不单纯,每次她出现,余念都会出现大大小小各种各样问题,不让人怀疑才奇怪。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为什么就不能来滑雪场?”林子晴被肖瑾墨质问,心中明显不快,在陆寒川的面前她还不想这样。

        “你在滑雪场当然没问题,问题是为什么你非得在我们都在的时候出现,而且还和余念出现在同一地点。”

        肖瑾墨脸色阴沉,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还不忘用余光探查陆寒川的表情。

        他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这分明又是林子晴设下的陷阱。

        林子晴也不是傻子,她用一副极尽委屈的表情可怜巴巴地看着陆寒川,寻求他的帮助。

        自己的未婚妻受了委屈,陆寒川自然不能置之不理。

        “瑾墨,你冷静点,子晴的出现只是一个意外,况且她也受伤了。”他开始替林子晴辩驳。

        随他怎么辩驳,反正肖瑾墨是一个字也不会相信的。

        “哼,最好是这样。”肖瑾墨冷哼一声,这才作罢。

        见肖瑾墨的态度如此,陆寒川也不再继续说话,他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林子晴一眼,林子晴被他看得心中有些复杂。

        他们在门口等了很久也没有消息,肖瑾墨紧张的都快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不断的徘徊,生怕余念真的出了什么事。

        大概又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医生才缓缓从病房内出来。

        “怎么样了医生,她还好吗?”

        医生一出来,肖瑾墨就迫不及待的冲了上去。

        “别人身体暂时无碍,她只是受了点皮外伤和冻伤,之所以会昏迷,也是因为寒冷所致。”医生平静的眸子里看不出一点涟漪。

        “寒冷?她不是穿着厚厚的防护服吗?为什么还会被冻伤?”肖瑾墨就更加有疑问了,他们穿的衣服都是一样的,为什么余念会被冻伤?

        “你去看看那套衣服就知道了。”

        医生虽然并没有多说什么,但眼中闪过一抹不屑,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却足够被捕捉到。

        肖瑾墨立刻就明白了那身衣服一定有问题。

        他走进病房将余念脱下的防护服拿在手里反复掂量,果然发现了端倪,防护服的内部的被人蓄意用刀片划开。

        开口的位置十分隐秘,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根本就不会发现,而且一旦风从这里渗透进去,那么最先着凉的就是她的小腹,随后遍布全身。

        难怪余念冻的连连发抖,就连嘴唇都变了色。在那样冰天雪地的环境中不被冻死都算是幸运的,到底是谁竟然下手如此狠毒,这分明就是冲着要余念的命去的。

        “怎么样,余姐姐醒了吗?”林子晴脆生生的声音传来。

        “怎么,她醒了然后你好找新的机会加害于她吗?”肖瑾墨才不管她是什么身份,一开始就很讨厌她,现在也没喜欢到哪去。

        “肖少,我到底做错什么了让你这样误会我。”林子晴的眼角挂着淡淡的泪珠,仿佛下一秒就能哭出来一样。

        但可惜的是肖瑾墨对她这一套根本就不感兴趣,也就陆寒川才会上这个当吧。

        “林子晴,陆哥现在不在这里,你不用跟我装蒜,到底是不是你干的?”

        “我说了,不是我,你凭什么诬陷我。”林子晴死磕到底坚决不承认。

        只要她不承认,肖瑾墨就拿她没有办法,因为他根本就没有直接的证据来证明是她做的。

        “好,很好,我以为最起码你可以敢做敢当,看来我高估你了!”肖瑾墨被她磨得已经彻底失去了耐心。

        陆寒川可以纵容她,但是肖瑾墨却不能。

        他气势全开,一股压迫感袭来,林子晴感觉自己的一双腿像是被灌了铅一样沉重,难以动弹。

        她脸色瞬间惨白,没想到平时玩世不恭的肖瑾墨认真起来,气场也如此强大不过。

        但即便如此她也咬紧牙关,坚决否认。

        “你为什么一定要针对我,是不是余姐姐跟你说了什么?”林子晴委屈极了,宛如风雨飘摇中的花朵。

        “余念从来不屑做这些。”

        “那是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能够相信我呢?”

        肖瑾墨咬牙切齿,一字一句,“你根本就不配得到我的信任。”

        这一句话好像是晴天霹雳一样砸在了林子晴的头上,再怎么说她也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从来没有一个男人敢跟她这样说话。

        林子晴备受打击。

        “肖瑾墨!”陆寒川回来的事后恰好听见他们两个人的对话,他霸气的将林子晴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陆哥,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护着她,难道你真的看不出来吗?”肖瑾墨恨铁不成钢,连他都能看明白的事,为什么陆寒川就是不相信。

        “我说了这件事,只是一个意外,跟子晴没有关系。”

        “意外?”肖瑾墨觉得好笑,他将余念的防护服拿了出来,“如果是意外,她的衣服能够被划成这样?”

        这件事情说出去怕是连三岁的孩子都不相信吧。

        “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的,你希望在此之前,你不要针对子晴。”陆寒川依旧护着林子晴,无论肖瑾墨说什么他都不信,一字不听。

        “你真是无药可救。”肖瑾墨无奈的叹了口气,他瞥了林子晴一眼,随后进了病房,守在余念的身边。

        而屋外的林子晴心中虽然有些感动,但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最起码陆寒川还是愿意相信她的。

        “寒川,谢谢你愿意相信我,我就知道只有你才是真正爱我的。”林子晴下意识地挽住他的胳膊,却被陆寒川无情的抽开。

        “你跟踪我。”

        林子晴一愣,点了点头,“我的确是跟踪了你,但是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多一些和你相处的机会而已。”

        林子晴慌乱解释。

        陆寒川淡淡扫了一眼,随后继续追问,“为什么不肯露面?”

        她跟踪自己这么久,一直没有露面,才会导致今天这样的结局。

        “我…我还怕你看见我不高兴,所以我只敢远远的看着你。”

        “哦?”陆寒川挑眉,“不远千里跟踪我,结果只是看我的一个背影,你真的甘心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