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不记恨她吗 作者:冲冲糕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2-23
  •     “小念念。”肖瑾墨快速走了过来。

        “人都到齐了吗?”

        “放心吧,都安排好了,如果真的是林子晴陷害了你尽管戳穿她就是,一切后果我帮你担着。”就凭他肖家的势力,还对付不了小小的一个林子晴?真是笑话。

        余念心中微微有些感动,她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一句多余的话,依旧的高冷明艳。

        当她一出场,记者们的视线瞬间全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仿佛她天生就应该就应该是焦点。

        余念也大大方方的迎着记者们的视线朝最中央的位置走去。

        虽然她现在只是初出茅庐的新艺人,但出道即是巅峰。

        她的作品带来的影响是其他人望尘莫及的存在。

        记者们每次看见她的时候都会眼前一亮,只觉得余念似乎比之前还要漂亮了很多,一身浑然天成的气质更是出众。

        “可恶。”林子晴在心里悄悄的嘀咕,凭什么余念一出场就能够引起这样的轰动?

        而她在会场已经站了半小时有余,都没能迎来这样的对待。

        肯定是她的三个哥哥们暗箱操作,不然以她的作品又怎么能够跟自己相提并论呢。

        一想到她背后的力量,林子晴瞬间不屑一顾,花瓶就是花瓶,早晚有一天会暴露的。

        余念站在全场最显眼的地方,视线从他们脸上掠过。

        而林子晴目光阴沉地站在一个角落死命的盯着她,明天似乎也感受到了强烈的嫉恨,视线相对,空气中仿佛出现了一道无形的火花。

        余念只是勾起嘴角,这一笑倾国倾城,令百花都黯然失色。

        肖瑾墨不动声色的走到了林子晴的身前小声警告,“别以为你做了什么事,陆哥都会替你隐瞒,你总会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肖瑾墨对她的嫌弃丝毫不加掩饰,好像从一开始的时候他就没有给她过好脸色。

        林子晴脸色微变,心中一动,她还真不知道余念这次召集记者们打算做什么?如果真的想要当众揭发自己,那也得有证据才行。

        她自认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绝对不会给余念留下任何的机会可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中始终带着淡淡的恐慌。

        “你凭什么认定就是我做的?”林子晴仍旧抵死不承认。

        “随便你怎么狡辩。”肖瑾墨也懒得和她继续争辩下去,一会儿余念会给出最终的答案。

        林子晴见肖瑾墨如此自信的模样,心中慌得更加厉害,她下意识陆寒川的方向望去。

        陆寒川那会儿把自己赶出去也不知道留下来和余念单独说了什么,但是直觉告诉她,陆寒川一定会维护自己。

        余念站在最显眼的地方,现场的气氛也差不多了,她这才缓缓开口。

        “各位记者朋友们,很高兴在我度假的时候能在这里见到你们。”余念着重咬紧了度假两个字,有些记者羞愧地低下了头。

        毕竟他们是记者,不是狗仔,在艺人休息期间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但是他们却出现了。

        余念淡淡一扫,接着说了下去,“我这次在滑雪场受伤确实不是意外。”

        “嘶。”

        她的这一句话,无疑是在安静的人群中点燃一颗重磅炸弹。

        记者们仿佛嗅到了八卦的味道。

        “余小姐请问是有人刻意针对你吗?”

        “余小姐您找到凶手了吗?”

        记者们的问题仿佛问不完一般,不断的追着余念让她回答。

        台下的林子晴霎时间寒毛直竖,她没想到余念真的会说有人陷害她,所以,她是掌握了什么证据吗?

        “余小姐,有人说是林子晴小姐陷害了您,请问这是真的吗?”有消息灵通的记者,赶紧抓住机会见缝插针的询问。

        被突然点到名字的林子晴身子狠狠一颤,她努力地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幸亏之前戴了口罩,不然还真的要成为众矢之的了。

        “林子晴?”余念眼里的笑意更浓一层,她用近乎挑衅的目光看向陆寒川,这一眼即是挑衅也是警告。

        “你要完蛋了。”肖瑾墨眼看好戏一般的火上浇油。

        林子晴恨红了眼。

        本来她的心情就已经够糟糕了,结果肖瑾墨还老在旁边奚落她,让她更加恼怒。

        余念久久也没有回答,记者们都纷纷猜测她是不是被人威胁了之类的。

        “余念,最好别给我耍什么花招。”

        陆寒川口型微动,虽然在他附近的人都没能听清他说的什么,但是余念光是看他的唇形就已经明白了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随后眸光微转,她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我想各位记者应该是误会了,虽然这不是一场意外,但是跟林子晴小姐没有任何的关系。”

        林子晴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猛然的松了一口气,差点就一口气上不来了。

        “余念小姐,您说的是真的吗,可为什么有人听说你受伤的时候,林小姐就在现场。”记者不依不饶,有种要刨根问底的势头。

        “她在现场的确不假,但那是偶然,我之所以会受伤,也不是因为她的缘故。”云念耐着性子解释。

        “难道你就不怀疑是林子晴小姐搞的鬼吗?她害您和您的丈夫离婚,您真的不记恨吗?”

        记者的这个问题问得十分犀利,不知道是谁将这个消息散播了出去。

        本来隐婚的事就很少有人知道,离婚就更没有人知晓,但是他却偏偏在这的场合将这个新闻爆了出来,居心叵测。

        陆寒川的眼神倏的冷了下来,他的身上散发着肃杀的气息,仿佛随时都可能爆发一般。

        余念显然也是被打了个猝不及防,不过她也没有太大的反应。

        “我想我们的私事应该没有义务向大家汇报,今天各位记者朋友关心我的身体,不远千里而来,我向大家表示感谢,同时也希望你们帮忙澄清这件事跟林小姐无关,至于其他的,恕我无可奉告。”

        余念落落大方,对于和陆寒川有过婚姻一事,只字未提。

        她只一个眼神,肖瑾墨就立刻会意。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