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双姝物语-> 第120章 惊不惊喜
第120章 惊不惊喜 作者:聆汐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21-04-08
  •     上一次这样,是在半个月前。

        那次苏域出差了十来天,一回来就给她打了电话,说想她了,晚上一起吃饭。

        虽说,她更

        与这样的男人谈情说爱,就算是假戏,多少还是会有些真情在里边吧。

        所以,两人这么多天的分离,要说她一点不想,那是假话。

        在得知苏域刚进家门后,她有点坐不住了,离下班还有好几个小时,她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了。

        于是,正上着班的她就毫不犹豫的请了假,直奔苏域的别墅而去。

        她要给苏域一个惊喜!

        结果呢?

        她到了门口,按响了门铃,开门的是苏域。

        只是,两人四目相对的时候,苏域眼里的神情不是惊喜,而是如同这次一般,是惊愕是惊惧。

        苏域把嗓音压到了最低,怒叱:“你怎么来了?”

        或许是久别重逢的喜悦,让她忽略了苏域身上那股不同寻常的情绪。

        “我想给你个惊喜啊,惊喜不?”说着,她就张开双臂想去抱抱苏域。

        “惊喜个屁!”苏域一把将她推开,还第一次冲她爆了粗口。

        这样的苏域太过陌生,跟之前相比,真的是判若两人。此时的他,一点都不温柔,也不帅气,他的脸孔几乎都是扭曲的。

        她被这样的他给吓着了。

        而苏域却丝毫没有安慰她的意思,继续低声呵斥:“我跟你说了多少遍了,来之前要先跟我说一声,你是聋子还是傻子啊?听不懂还是记不住啊?”

        “我就是想给你个惊喜。”她心里很委屈,可嘴上一点都没反驳。

        “我不需要任何的惊喜!这话,你T吗的给我记死了,记烂了。”苏域瞥了她一眼,撂下一句:“我这里还有重要的人接待,你赶紧回去吧。”说完也不等她的反应,推门而进。

        她,被拒之在了门外。

        被拒之外门的她,和今天的想法一样。以为苏域有了别的女人,她正想冲进去捉奸,就在下一秒钟,她从没有关实的门缝里听到了苏域跟一个人的对话。

        具体内容听不太清,但她可以肯定那是个男人。

        是男人哦……那就问题不大了。

        关于那次苏域出乎常态的表现,第二天他就给出了解释,说是他手里的一个大项目出了些问题,十几天的出差也是为项目的事儿奔走。家里的那个男人是他好不容易找来的合作者,千讨好万恳求的对方才答应投资合作。

        这样的理由,她倒也能接受。

        只是让她想不明白的是,两人通电话的时候,他是满心喜悦如沐春风,诉说想念的时候他还厚脸无耻的开了几句黄腔。

        那样的他……

        怎么想,都不会让人觉得他正有一个大项目让他正焦头烂额。

        她心里明显是有疑虑的,可架不住苏域会哄,陪着逛街,陪着看电影,陪着吃大餐,陪着在他的别墅里甜言蜜语挑/逗调/情,亲/亲/吻/吻搂/搂/抱/抱……

        从她第一次踏进苏域的别墅,她就爱极了那里。可以说,她对那里是丝毫没有抵抗力的。

        她喜欢腻在那里畅想,畅想她在这里生活的样子。

        在这些畅想中,心里的那点疑虑,就显得太微不足道了。

        护士出去了,这病房里顿时陷入了沉寂,谁都不说话。单妩不说,苏域也不说,一个坐在沙发里,一个斜靠在床头上。

        单妩盯着苏域看了一会儿,后者难看的脸色丝毫没有缓和的迹象。

        她脸上的表情,几分钟里,从最开始的惊诧,转成委屈,再由委屈转变成无奈,最后成了妥协。

        单家虽说只是平头百姓,可单妩到底是家里的独女,从小也是被爸妈捧着娇惯着长大的,脾气自然也是有的。

        在遇到苏域之前,除了靳楠,她在父母面前都没有低过头。与苏域在一起后,有些事明明是对方的不是,她依然会睁只眼闭只眼的含糊过去。

        身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

        她比谁都明白,为了能把苏域这根“大粗腿”抱牢,有些事儿她必须得让步,有些委屈,她必须得咽。

        单妩低着头暗暗的沉了口气,再抬头时,她脸上已经换成了一副如沐春风般的笑意。

        她起身坐到床边,伸手拉过苏域的手,握在自己手里,笑着解释说:“你看你,怎么说着说着就急眼了呢?你真的误会我了。

        没错,你的社会地位是成为吸引我的一部分,但那只是小到微不足道的一部分,你这个人才是我真正在意的。

        我说这间病房不好,并没有别的意思。

        只是觉得,你进了医院,还动了手术。你的家人长居国外,自然不能第一时间赶回来。而这次偏偏又赶上我出差,也没能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待在你身边。

        在你最难受,最需要人照顾的时候,我没能在你身边关心你陪伴你,我心里就够愧疚了,再一看到你住的环境不怎么好,我心里自然就更不好受了?

        我没能及时赶回来,但看到你在医院里得到了最好的照顾,我不也就心安了些吗?”

        说到这儿,单妩顿住了,她悄眼在苏域的脸上扫了一圈,那张黑的如同被冻过了的墨汁一般的脸,在听到她的这番话后,慢慢的开始缓和。

        原本被单妩握着的那只手,随之也来了个大反转,反手将单妩的手,握在了手心里。

        终于,单妩那颗紧绷的心,到此时也稍稍松缓了一些。

        她继续说:“咱们在一起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了。如果你我真的有了分手的那天,我不会因此而死,但我一定会痛苦万分。

        你说的没错,做生意谁都不敢保证一辈子都顺风顺水,有一夜成功的时候,也有一夜破产的时候。

        你们家如此,我们家亦是如此。

        苏域,如果我们家真到了破产的那一步,你会不会离我而去?”

        问这最后一句的时候,单妩定定的注视着眼前的苏域,她问的极其肃穆,极其认真。

        因为在她的“剧本”里,单家破产是她一早就设计好的。现在她之所以这么问,就是想顺势探探对方的口风。

        而苏域,似乎真的是被单妩的一席话给感动了,她感觉迎视着她的那对眼眸,竟闪现出了一丝湿/润。

        她认为,一定是自己的眼花了,等她要去确认的时候,却被苏域一把抱进了怀里:“我爱不爱你,你会不知道吗?我离得开离不开你,你不知道吗?如果分手,你会痛苦万分,我还不是一样犹如跌进万丈深渊永远都爬不出来?

        小妩,小妩,你听好了,不管你是豪门千金,还是贫民孤女,这辈子我都不会放你离开的。

        小妩,你呢?你呢?”

        苏域说的情深义重,言辞凿凿,单妩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激动的同时也给了对方一个同等的承诺:“我也是,苏域我也是。”

        都得到了想要的回应,情绪是那么的激动,氛围又那么的情意绵绵,到底谁先主动的,已经分不清了。

        只是,晚霞射进来的时候,刚好将拥在一起,吻得难舍难分的两个人笼罩其中。

        单妩与苏域又回到了当初如胶似漆的状态,两次的不愉快,仿佛只是两段不值一提的小插曲,转眼即逝。

        自己这边恢复如常了,单妩就又开始操心靳楠这边的事儿了。

        乔木言这个穷光蛋,她一开始就看不上,可架不住好友不松手啊。

        以前吧,不管怎么说在云海市,乔木言也算是有房一族,那房子小不小的也算是个立脚之地。

        真要结了婚,靳楠那个傻姑娘好歹也算有个安稳的窝。可谁能想到,这个窝靳楠都还没捂热呢,转眼就成别人的了。

        安稳窝没了也就算了,就乔木言老爹那病,不光手术花上一大笔钱,手术之后的后续用药和检查,那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还有就是,即便手术成功了乔木言他爹那也是个废人了。不光自己挣不了钱,还要一个人专门伺候。

        就算乔木言老妈是个免费的保姆,但老两口的衣食住行不花钱吗?

        这所有的一切一切都要乔木言一个人来承担。

        乔木言不是大老板,他就是个打工的。他一个打工仔要承担起这样重的一个家庭,还能给靳楠一个安稳的未来吗?

        乔家,那就是一个火坑啊。

        靳楠嫁过去,那就是真的往火坑里跳呢。

        她能眼睁睁的看着好友跳火坑?

        不能!

        听乔木言和他老妈的谈话,单妩知道乔老爹刚住院不久,手术都还没做呢,也不知道靳楠知不知道这事儿。

        她本来想先打电话探探靳楠的口风,可转念一想,万一这事儿乔木言隐瞒不报,她岂不是成了那个通气的?

        她对她这个好友那是太了解了,以靳楠的性子,一旦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她不仅不会离乔木言而去,反而会竭尽所能的帮乔木言解决后顾之忧。

        所以,她才不要当乔木言的助攻。

        要想把好友从火坑里就出来,就只能从乔木言这里下手。她要以乔木言老爹的疾病为突破口,迫使乔木言对靳楠主动放手。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